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下班也很难啊

❄️

今天的武汉又不一样了。

不仅冻雨如约而至, 还直接下起了“霰”(xiàn)。

有多少人头一回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念这个字?

早上一推窗,树上没白,车前挡也没白,还以为这一回比上回差点意思呢。好家伙,一上路就知道厉害了。

这个上班路也太难了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眼看着老司机们纷纷开起了碰碰车,菜鸟们老老实实踩着漫天白去挤地铁。

脚底触感不是雪也不是冰,咯吱咯吱响,没有着力点,脚底生霰堪比说话烫嘴,真想直接跪地爬两驱改四驱啊。

一路上,心里那句话像小鹿般砰砰乱撞——

○就“霰”在

这个班非上不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大家的朋友圈

面前白茫茫一片,人在路上走不动道,车在桥上碰碰响,虽然武汉继续不一般,但我还是要出门上班。想到这灵魂微微一震,这个天气,这个班,是非上不可吗?

不敢开车的光谷打工人把地铁11号线列车塞成豁了馅儿的饺子,还有人在上班路上当推车侠,誓要把591从南湖开(推)到光谷……

早上出门上班的亲们,都几点到的公司?

且不论想不想去上班(确实不咋想),在上班路上扑愣的人越多,就越是给市政交通、城市保障雪上加霜堵上添堵对不对?

本来咱上班是为了拯救地球,结果一个不小心就得路上趴窝等人拯救。

你看看,这路上大冰盖子根本就铲不动,只能铲雪车爬犁上坐几个工人压秤,肉身铲雪除冰,降妖除魔。事情都到这份上了。

极端恶劣天气下,先给那些为保障城市运转、道路通畅而奋战在岗位上的好汉们致敬。辛苦了!

其他的人,能居家办公干吗不居家?办公室少了卑微一个我地球就不转啦?

图片@豆豆先森ONE

“图片拍摄者表示,看他的车轱辘印就知道他很艰难”

圈圈圆圆圈圈,轮子走出了心率不齐的架势

“在东北生活快三十年,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自己像是被发配”

给东北老铁整不会了,咱只擅长雪里走,雪下装散弹,霰里走,也走不了几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武汉“霰”眼包

“为了迎接冻雨冰雹和霰,出门特地穿了两条加绒秋裤”

方便摔

“为应对本次低温雨雪冷冻天气,湖北引进造价不菲的航空涡扇热吹雪车神器,热度最高可达750摄氏度,“霸气”十足吹化路面积雪、吹干结冰路面”

吃过亏,下血本升级装备了

“广东网友:什么时候可以来武汉看冻雨及周边啊?”

旅游新项目,尔滨的冰雪已经不再满足南方小土豆了

“冻雨这东西专往湖北这地方薅,下不完,根本下不完”

“武汉的公交车什么大风大浪大暴雪没见过啊,滑着给你滑到站”

图片@河の流水账

“这是谁的共享单车冰封王座?武汉真是个四季分明的城市,夏天烫屁股,冬天冻屁股”

○“霰”学现卖

霰(xian),是继冻雨之后,武汉人要学习的又一个知识点。

简单说,“霰”是一种白色小冰粒,属于固态降水,比较小众,连天气预报都很少单独提。

因为“霰”一般下一会儿就算了撤了,紧接着就是下雪什么的。

谁知道霰就爱在武汉一直下一直下呢。

从长相看,“霰”和“雪”很不一样。六边形的雪花唯美,球状的“霰”俏皮。下雪总是很安静,而霰落地噼里啪啦。还会反弹,难怪树上都没有积雪呢,原来都弹弹弹开了。霰硬度比冰雹弱,又称软雹,是松脆易碎的冰粒。

○诗句照进“霰”实

OK,学了物理,再来文艺一把。

白居易《秦中吟》:

“夜深烟火灭,霰雪落纷纷。”

宋璟《送苏尚书赴益州》:

“我望风烟接,君行霰雪飞。”

寒山《诗三百三首》:

“垂柳暗如烟,飞花飘似霰。”

韦应物《再游西郊渡》:

“携手更何时,伫看花似霰。”

王维《崔九弟欲往南山马上口号与别》:

“山中有桂花,莫待花如霰。”

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中写道:

“雪霰糁遥天,饥鹰下高树。”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有: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霰”雪纷纷何所似

文采不够,不能像诗人一样对霰吟诵浪漫主义,网友们主打一个写实。

“我看这像小米锅巴”

“我看这像干燥剂”

“我看这像西米露”

“我看这像白砂糖”

“我看这像公主的钻石眼泪”

“我看这像河南的尿素”

“我看这像小汤圆,元宵就它下锅了”

图片@曾熙来。用midjourney致敬坚守岗位的人们

年前一场冻雨打得武汉措手不及,这次武汉人本打算反转剧情,交个高分作业。中小学延迟开学,铲雪车随时待命,沿街大树剃板寸,小区物业紧急演练铲冰……冻雨当前,严阵以待。

结果来的是霰,多多少少,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

列车临时停运、景区关门……与此同时武商mall、汉商银座、武汉K11等多个停车场免费开放,收留无处可逃的私家车们。菜价也还算平稳,朴朴小哥还在路上扑腾……

怎么说,保持有序,尽量吧。

昨天下午,霰降临之前,我去了一趟解放公园,园区工作人员还在忙着张贴警示语,确保公园内每一座拱桥前后都有标识。

公园寂静,街坊们裹着毛线帽,在被修剪过的树下热闹下棋。湖边柳树抽出了新芽,大鹅和小鸭子在水中扎猛子,有几个红领巾小学的学生在湖边玩软蛋射击,他们应该是全武汉最兴奋的一群人,26号才上学,还能玩几天呢。

梅花与小草裹上冻雨冰糖,眼看着春天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