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2002年4月4日,随着一声正义的枪响,为害一方的济南“黑老大”徐宗涛终于被执行死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家喻户晓”的犯罪团伙

20世纪90年代,徐宗涛这个名字,在山东济南可谓是家喻户晓。

徐宗涛出生在山东济南的一个普通家庭。小时候,他不喜欢读书,很早就辍学了。辍学后,为了生存,徐宗涛开始做小买卖——在大街上贩卖小商品,例如酒、衣服、电视机。虽然从早忙到晚,但生活仍捉襟见肘,甚至有时候还入不敷出。

转眼间,徐宗涛已30多岁,但仍一事无成,生意毫无起色,而看着他人住大房子、拥有自己的小汽车,他心理开始严重不平衡。

若徐宗涛就此能发奋图强、努力学习生存技能,通过勤奋、诚实的劳动赚钱,也许会成为一段佳话。但是,他却动起了歪脑筋。

他认为,仅仅通过做小买卖,无法实现迅速“赚大钱”的理想,但由于他无一技之长、没有学历,而且不想通过努力学习掌握更多的生存技能,于是,他打算通过向其他小商贩收保护费的方式聚敛钱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在早年做小买卖期间,认识了很多游手好闲的社会无业青年。徐宗涛有了向其他小商贩收保护费的歪念后,便与其认识的社会无业青年商量,结果一拍即合。

崭露头角,恶贯满盈

一开始,徐宗涛的手下手持刀具、木棍等凶器定期向小摊贩收保护费,每次每户收几百元。有的小摊贩不给,就会引来徐宗涛手下的威胁恐吓乃至拳打脚踢。徐宗涛及其手下心狠手辣,小摊贩们不敢惹徐宗涛,时间久了,小摊贩们慑于徐宗涛的淫威,都乖乖地交保护费。

后来,徐宗涛认为小摊贩的“油水”太少,为了快速聚敛更多的钱财,开始向有固定摊位的商户收取保护费。

仅在一年的时间里,徐宗涛“黑社会”集团所实施的犯罪就达四十余起,非法敛财达一百二十多万元。

经过几年的火拼,徐宗涛“黑社会”集团不断吞并济南的其他小型“黑社会”,逐渐在济南发展壮大。

父亲被杀引发火拼

左亮是济南地界上如雷贯耳的“黑社会”人物。一开始,徐宗涛和左亮两个团伙各自发展各自的,井水不犯河水,但随着徐宗涛集团开始在济南“横着走”的时候,开始触左亮的利益。

眼见徐宗涛不断蚕食自己的地盘,丝毫不给自己的面子,左亮心想:“你这个徐宗涛,无名小辈,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老子一定要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于是,左亮指示手下针对徐宗涛的住处开始踩点儿,并逐步摸清了徐宗涛的作息规律,准备突袭到徐宗涛的家里杀了徐宗涛。

眼看时机成熟,这天,左亮带领手下晚上行动。也许是徐宗涛病不该绝,当天晚上徐宗涛并不在家里,躲过了一劫。但是,虽然徐宗涛本人不在家,但徐宗涛的老父亲在家。左亮心想:“没逮着你徐宗涛,那就拿你老爸开刀!”

徐宗涛父亲当时瘫坐在地上,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左亮。左亮右手拿起手枪,瞄准徐宗涛父亲,说:“老不死的!别怪我心狠,是你儿子欺人太甚。要怪就怪你儿子吧!”,话音刚落,左亮就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徐宗涛父亲就倒在了血泊中。

徐宗涛得知其父亲被左亮杀死后,悲痛欲绝。徐宗涛紧握拳头打在桌子上,大喊:“左亮!我要你血债血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天,徐宗涛根据线人提供的消息得知,晚上左亮在某酒楼吃饭。徐宗涛当日晚上就带着一干手下埋伏在那个酒楼里面。左亮在酒楼里面露脸后,徐宗涛及其手下就拦住了左亮。

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左亮一见到徐宗涛,就知道大事不妙,赶忙说:“兄弟,有事好商量!”,徐宗涛及其手下二话没说,上去就将左亮砍倒在地,之后,徐宗涛亲自将左亮的四肢砍断。

末日疯狂,最终迎来法律的审判

除掉左亮后,徐宗涛的势力如日中天,更加肆无忌惮地收取保护费,并将保护费的收取对象扩展到批发市场、海鲜市场,甚至钢铁工厂。

徐宗涛要求这些商家每个月必须上缴1万元的保护费,否则就拳打脚踢。

到2000年,徐宗涛集团已非法敛财达1亿元。但徐宗涛没想到的是,他的“黑社会”集团行将覆灭。

1999年3月19日,徐宗涛的手下黄勇指使手下当街杀人。公安机关随即成立专案组,通过侦查该起命案,最终彻底捣毁了徐宗涛“黑社会”势力。

2000年11月,法院最终判处徐宗涛死刑立即执行,2002年4月4日,徐宗涛被执行枪决。

我国《刑法》第294条规定:“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可以并处罚金。”

上述案件中,徐宗涛组织、领导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并通过该组织实施了一系列犯罪,徐宗涛首先构成了“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徐宗涛及其手下属于典型的共同犯罪。

徐宗涛从一名普通公民,堕落成一名黑社会头目,一切根源,在于他目无法纪。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徐宗涛本应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通过合法途径获得财富,在任何情形下,都不能通过违法犯罪手段聚敛不义之财,否则,付出的,很可能是生命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