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21年4月18日,提前获释的周正毅,在上海外滩万达瑞华酒店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花甲宴”。

为昔日沪上大佬捧场的社会名流中,有六位来自东方卫视的主持人,分别是陈蓉、程雷、高源、朱桢、倪琳以及海燕。

他们均是沪上知名主持人,其中美女主持陈蓉,不仅是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获得者,还是东方卫视的制片人和总导演。

其余几位也是响当当的金牌电视主持,无论大型晚会还是各档栏目,都是毫无争议的“一哥”“一姐”。

此次参加周正毅的寿宴,他们并非以主持人身份前去,而是以私人身份应邀参加。

觥筹交错间,程雷激动地说:“和周先生相识,说明我慢慢混得上档次了!”

其他主持人也争先恐后上前献媚,为“周公子”挣足了面子。

寿宴结束后,现场视频被人发布到网上,几位主持人谄媚的形象令人大跌眼镜。

不等舆论发酵,六位主持人直接被东方台辞退。

据说,当时还有一位沪上著名谈话类男主持也接到邀请,兴致勃勃赴宴途中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吓得当即掉头返回。

一人办宴会,六人遭殃,这让刚出来的周正毅又“火”了一把。

寿宴上的程雷有句话说得没错:“周公子,多年前在上海滩就已赫赫有名。”

上海滩风云人物周正毅,曾为上海首富,在黄河路有一家“阿毛炖品”酒店,食客非富即贵。

风头无二时,他曾在花费上亿港元买下豪宅,并与香港多位女明星传出绯闻。

旗下的“农凯系”曾是全国有名的投资公司,曾拥有4家上市公司,并参股国内众多金融机构。

他曾两度入狱,待遇各不相同。

一进宫时,在提篮桥监狱服刑,曾获得超级待遇,吃的是四菜一汤,住的是装有空调、电话、电视、影碟播放机、音箱、冰箱、沙发的“单人间”。

二进宫后,周正毅被转入青浦监狱服刑,生活与其他犯人无异。

据说,入狱前的他还背了百亿巨额债务,可坐了十多年牢,他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反而还赚了30亿。

因其发家背景同样是在黄河路开酒家,身边同样有对他死心塌地的“红颜知己”,一度有人将周正毅视为热播电视剧《繁花》中“宝总”的原型人物。

不过,即便融合了多人故事的“宝总”,经历依然不及周正毅那么传奇。

从某种程度来说,周正毅可谓上世纪90年代上海金融与房地产市场最直接的参与者和见证者,背后至今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2

与很多人想象的不同,在上海滩呼风唤雨的周正毅既不是什么“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曾经只是上海滩普普通通的“小瘪三”。

1961年4月18日,周正毅出生在上海杨浦区的杨树浦路。这里曾是上海老工业区,四周工厂林立,到处是乱搭乱建的棚户区。

周父曾是上海电站辅机厂的生产科科长,母亲是苏州人,泼辣能干,曾在定海路开设小馄饨摊兼卖外烟补贴家用。

1977年,16岁的周正毅初中毕业,但是在他自己写的简历里,却一直以“小学文化”自居。

应该说,周正毅在学历这件事上倒是实事求是,没像他日后招摇撞骗的模样。

中学毕业后,周正毅顶替父亲的名额进了上海电站辅机厂下属的一个集体企业,当了个小会计,可连基本的出纳知识都搞不清。

总是出错的他觉得厌烦,便辞职创业,在自家附近开了一间香烟小卖部,主营烟酒和一些南方批发来的饰品。

小卖部生意很稳定,但赚得有限。

于是,他兼做外币生意,在当时上海的华侨商店门口做过“打桩模子”。

所谓“打桩模子”,就是站在银行和华侨商店门口,不断地询问行人是否要换外币的外汇“贩子”,社会地位极低。

1986年,上海兴起一股到日本留学淘金的风潮。

20岁出头的周正毅经不住诱惑,前往日本留学。没啥文化的他,“留学”自然是假,打“黑工”是真。

“留学”期间,周正毅通过将国内当时风靡日本的“章光101生发水”走私出境,并委托姐夫在上海租了一个柜台帮他售卖走私来的电子产品,赚取了第一桶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拼死拼活干了三年多,周正毅终于挣了五十万人民币。

回到上海后,周正毅开了一家当时生意还比较火爆的美通饭店,开始经营桑拿和卡拉OK。

那时,能说会道的周正毅极有女人缘,很多朋友都有这样的评价:

“周正毅这个人,对女人的魅力无穷。十个女人碰到周正毅,九个要昏倒,我们也搞不懂,女人就是肯为他花钞票,哪怕是他刚认识的女人,这点本事,你不服都不行。”

与周正毅关系最密切的是一位名叫毛玉萍的女人,她可以说既是周正毅的女友,也是他的贵人。

毛玉萍年龄与周正毅相仿,年轻时颇有姿色,酒局中、生意场上各种迎来送往极为娴熟。

据她自己说,她是八十年代后期持单程证到香港一皮革厂当女工,月收入一万多港元,以此积攒了第一桶金,从而返回上海滩创业。

但也有传言,她是那时闯深圳的风尘女子,在风月场所积累的第一桶金,靠着两个干爹支持返回上海滩。

传言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毛玉萍与周正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出身社会底层、极富冒险精神、早年外出闯荡、艰辛赚得首桶金。

正是这些相同的经历让俩人惺惺相惜,走到了一起“搞钱”的路上。

1993年,两个人合资在黄河路127号买下一栋5层旧楼,斥资千万开了后来闻名整个上海滩的“阿毛炖品”。

饭店从服务员、大厨到食材,都是国内最顶级的。

为了吸引顾客,周正毅还将自己那辆大红色的法拉利停在饭店门口。

那是上海当时第一部法拉利348 GTS,引发不少路人驻足观望,噱头十足。

3

黄河路地处上海人民广场北侧,与沪上金融街九江路相连,四周皆为上海各类政府机构。

因为绝佳的地理位置,黄河路曾是90年代上海政商界不二选择的“公关美食街”。

正如《繁花》里所说:“人们在这里吃的不是饭,而是机会。”

鼎盛时期,这条755米长的小马路上开了近百家饭店:大香港、金八仙、来天华、笠笠、大上海、粤味馆、苔圣园……生意火爆到上午十点营业到次日凌晨五六点才打烊。

街上每家酒楼都有鱼翅、鲍鱼、帝王蟹、东星斑、澳龙等山珍海味,一顿饭花费万元根本不在话下。

新闻曾报道,1994年春节,黄河路放炮仗耗费就高达数百万元。

而当时,上海的上班族每月的工资还不到1000元……

总之,《繁花》中描述的各种奢华场景,都曾在黄河路真实出现过。

开“阿毛炖品”其实是毛玉萍的想法,她结交的人脉要比周正毅的狐朋狗友档次高许多。

当时,毛玉萍与时任中银上海分行行长的刘金宝以兄妹相称。

据说,在刘金宝在上海任职期间,结识的很多上海滩名流,都是由“妹妹”从中牵线搭桥。

毛玉萍觉得周正毅的美通饭店在黄河路不够台面,便有了开设高档酒楼的想法,得到刘金宝的支持。

“阿毛炖品”数千万的投资究竟有没有刘金宝的助力,现在已经很难说清。

但开业后,刘金宝将这里作为中银上海分行的接待饭店,还不断拉来沪上银行大佬与政府官员捧场,这是事实。

尽管“阿毛炖品”的菜价不菲,可顾客每天爆满,而且非富即贵,这让周正毅和毛玉萍不仅赚足了钱,还搭上了许多政商界与金融界的人脉。

回顾周正毅的发家故事,1995年是其人生发达的真正里程碑。

1995年2月23日,万国证券预期市场将下跌,立即大量做空327国债。

在国内外资金的推动下,春节过后的国债期货交易量大幅放大,327国债期货合约的价格从1月30日的132元上涨到2月23日的147.50元。

此时,万国证券被迫补仓,其在327国债期货的空仓部位面临灭顶之灾。

为了拯救万国,管金生决定最后一搏,却最终无力回天,导致万国证券亏了60亿元。

周正毅当时压多方胜,因此大赚一笔,成为当年“327国债案”中获利最多的一方,彻底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还是这年,周正毅看准机会,趁着国企职工股上市流通的高潮,用几块钱的成本价大量收购职工股。日后,他等这些职工股上市后涨到几十元便套现离场,轻松又赚了几个亿。

不用说,仅有小学文化的周正毅即便有投资天赋,可如此熟练地操控金融杠杆,又毫不费力以低价买下上千万的职工股,背后少不了出入“阿毛炖品”各类高人的指点和支持。

有意思的是,周正毅那时还点拨了一位“拜把兄弟”去黄浦区去收购即将上市企业的职工股。

陈良军是上海一名普通干部,但他的哥哥却是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的陈良宇。

周正毅很早就在酒席上认识陈良军,知晓其背景后,与毛玉萍百般迎合。

他们曾多次登门拜访陈家父母,并以干妈、干爸之称,每次登门必是厚礼一份,却从不问陈家大哥的事情。

陈良军听从周正毅建议后,立即和母亲联手购买大量职工股,母子都发了一笔股票财。

陈家母子非常感激周正毅,两家关系日益紧密。陈良宇也经常从家人口中夸赞周正毅,日久天长,逐渐将周正毅视为自己人。

与此同时,再度得到高人指点的周正毅以“阿毛炖品”为抵押,通过贷款大量收购上海的烂尾楼,随即通过营销公司包装再转手卖出,获利均超过亿元。

有庞大的政商人脉,又有“阿毛炖品”这样日进斗金的现金流,周正毅从昔日的“小瘪三”摇身一变成为上海滩的资本大佬。

4

1997年,刘金宝调到中行香港分行担任行长时,周正毅成立了上海农凯集团,其中奥妙颇多。

当时,周正毅以正艺装饰发起设立资本金为1亿元的农凯集团,由上海市农委审批同意建立,间接持股不到5%的周正毅被选为董事长。

随后,周正毅“以小博大”,利用各种关系募集资金将农凯集团的其他发起人的股权收入囊中,让他在农凯集团的股权占到67%,将其占为己有。

农凯集团本身经营业绩平平,但资产膨胀速度惊人。

周正毅一顿操作猛如虎,通过交叉控股、重复投资等方式虚增资产,然后再利用股权质押、信用证等方式向银行融资,融资得来的钱再去并购货真价实的优质企业,迅速打造出令人咋舌的商业帝国。

农凯集团扩张关键是如何通过银行的授信放贷审核一关,毕竟银行是有着严格的授信审批、风控管理制度。

可这对经常出入“阿毛炖品”的金融大佬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其中,刘金宝自然“功莫大焉”。

彼时,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港股一片惨淡。在刘金宝的授意下,周正毅和毛玉萍杀到香港。

他们利用银行资金做庄炒股,在股市上到处兴风作浪,一时间竟创造出几只妖股,简直赚翻了。

与此同时,周正毅还趁香港楼市低迷,低价收购了很多烂尾楼,在装修之后又高价抛售,又赚得盆满钵满。

“农凯系”风头正盛时,同时拥有四家上市公司,还是多家金融机构的第一大股东,周正毅的“上海首富”之名也自此传出。

那个时期,周正毅还涉足电解铜行业,伦敦期货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无往不利。

周正毅分别在这两处市场进行套价,然后赚取中间差价,四年里一共获取了近百亿元的利润。

因为频繁高调炫富,周正毅时常成为香港媒体的头条新闻。

到香港不久,周正毅立即买下价值上亿港元的渣甸山别墅,成了刘銮雄的邻居。

这时的周正毅在香港俨然“财富新贵”,2000年的时候,以第94名登上胡润富豪排行榜,一年后的排名便上升到了第41名。

2002年,《福布斯》杂志将他列为内地富豪榜第11名,只是周正毅对此还不服气,认为自己拥有400亿美元身家,至少可以跻身前十。

彼时,周正毅收购了两家空壳的香港上市公司:盈荣和建联,此举才真正让周正毅跻身香港财经界重量级人物之列。

那时期的周正毅春风得意,除了不断购买豪宅和奢侈品,还与杨恭如、章小惠、江希文等女星均传出绯闻。

据说,毛玉萍得知周正毅背着自己私会杨恭如时,醋味十足的她冲到某高级餐厅,当着周正毅的面掌掴杨恭如。

此事让周正毅在香港面子大失,有意回到上海,寻找新的机会。

2002年,在香港资本市场上玩得风生水起的周正毅回到了上海,机会还真给他等来了。

这年,陈良宇就任上海市长,提出上海要“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正式开启上海城市开发的序幕。

5

当时上海市中心静安区东北部一个地块被列入了拆迁计划,涉及建筑面积4.3万平方米,事关上万户拆迁居民利益。

为了加快项目推进,上海政府出台了一项政策:旧城改造过程中,开发商可以享受“土地出让金为零”的政策,但拆迁居民应就地回迁。

从表面看,这是政府让利给开发商,最大限度维护拆迁户利益。因为政府收入为零,相应地拆迁户获益就会更多。

可妙就妙在,相比今天开发商必须支付巨额土地转让金,土地转让金为零政策其实等于给了开发商史上最大的金融杠杆。

对于胆大的开发商来说,“土地出让金为零”的政策完全就是“零元购”,通过抵押土地融资,再进行拆迁开发,过程堪比空手套白狼。

上海政府也不傻,能给这么优惠的政策,是由于拆迁区域人数众多,而且是闹市区的上海市民,无论拆迁还是谈判都并非易事。

因此,条件是很诱人,可大部分开发商都有些犹豫。

周正毅知晓后,立即出面承揽了这个项目。以他的性格,凡是有利可图的事情,干了再说。

他首先找到股票正套牢的陈良军,以一万股农凯系股票作为“酬劳”,请他出马参与项目。

陈良军也确实“给力”,没有经过土地招拍挂程序,便通过运作将地块转让给了周正毅名下的“香港佳运投资有限公司”。

事实上,这个香港公司就是个“皮包公司”,既没有登记,也没有法律要求的“外商投资批准证书”。

更厉害的是,“香港佳运投资有限公司”又迅速与政府签订一个《委托拆迁及大市政设施配套合同》。

简单说,就是周正毅神奇地将本该他承担的拆迁任务又踢给政府,只需支付9个多亿的拆迁费即可,远低于市场预估的30亿。

说起来这样的操作在日后很多城市开发中屡见不鲜,只要拆迁资金准时到位,很多项目即便开发过程有问题也能及时补救。

遗憾的是,当时上海政府太相信周正毅的能力了,或者说各方利益低估了他的贪婪。

周正毅本想在上海房地产市场继续玩“以小博大”的把戏,没想到却玩脱了。

周正毅盯上这个地块,除了希望借此在地产开发上赚钱,还想通过土地抵押向银行贷款,以缓解正面临的资金链紧张问题。

由于资本市场四处腾挪,周正毅的“农凯系”逐渐出现了大量资不抵债的情况,情势危急。

本来周正毅已将静安地块作抵押,从银行贷款出10亿元,完全可以用来支付全部拆迁费用。可他偏偏将全部资金用于在香港收购上市公司、填补“农凯系”的资金空缺。

按照他的想法,有陈良军站在台前,上海政府完全会给面子,帮自己“擦屁股”,稳住拆迁户。

可当时负责拆迁的政府也很头疼,上万拆迁户,9.4亿拆迁资金根本不够原地回迁,便想把一大部分居民拆迁到城外安置。

钱没有到位,安置办法也违背承诺,导致了部分拆迁户的强硬反弹,令政府十分难堪。

周正毅本想寄希望通过在香港大举收购上市公司来获取资金,可与他合作的中银香港分行因大量违规贷款,已被有关部门盯上。

6

周正毅为了打通自己在港股市场的通道,收购了原本隶属于李嘉诚旗下的和黄以及爱立信公司的建联。

收购前,周正毅将建联抵押给中银香港分行,从而获取了21亿元港币的贷款。

也正是这笔巨额贷款,周正毅被警惕的香港金融界举报,从而引起了相关机构的注意。

2003年5月22日,时任中国银行香港总裁的刘金宝接到“紧急回京开会”通知,随即被“双规”。

五天以后,纪委人员赶赴上海,对周正毅采取了强制措施。

但是在陈良宇的关照下,周正毅一案由上海审理,而没有被异地审理。

2004年6月,周正毅在上海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虚报注册资本,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不过,相关部门避开了其以诈骗手段获得土地和银行贷款的事实。

周正毅当时在提篮桥监狱服刑时,获得了普通犯人难以享受的特权。

比如他进监狱时用的是化名,绝大多数的监狱干部都不知道他就是周正毅,这让他有机会悄悄进行很多私下活动。

同时,他既不用参加每天早晨5点半的出操,排队打饭也由其他犯人代劳。

周正毅“会见”亲朋好友也不用去专门的“会见大厅”,由此有了“周正毅在监狱开董事会”的传闻。

甚至,因为嫌牢房太热,他还自掏腰包给监狱每间牢房都装了空调。

用当时看管他的一位干警的话来说:“周正毅在监狱里享有的待遇之好,我从警那么长时间都没见到过。”

入狱后还能如此高调,答案不问自明。

周正毅首次出狱三个月后,专职看守他的监狱干部俞金宝被双规。

其实,周正毅能在监狱过得这么滋润,除了被他收买的干警,也少不了背后位高权重的大哥们照顾。

可惜,那些大哥也自身难保了。

2006年5月,在监狱过了三年舒服日子后,周正毅提前释放,就在他自以为可以高枕无忧时,香港廉政公署对他发布了二度通缉。

三个月后,周正毅被法院怀疑涉嫌一起社保基金案,再一次被“请”到上海市看守所“喝茶”。

这一次,谁都帮不了他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彼时,陈良宇已经落马,那位被他自始至终都只承认为“女友”的毛玉萍,刚被香港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其他几位“好大哥”,由于将人民的养老钱,变成牟取私利、资本积累的金融工具,由此引发震惊全国的“上海社保案”,相继落马。

虽然周正毅与社保案并无直接联系,但是他的案件涉及了社保案中一些重要人物,他也有脱不开的干系。

2007年11月,因行贿与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周正毅被判16年有期徒刑,被关押到上海青浦监狱服刑。

因表现良好,他先后获三次减刑,最终在2020年出狱。

周正毅出狱后,立即高调对外宣称自己“百亿债务已还清,我已经对赚钱绝对不感兴趣了”。

他的说法虽然得到部分债主的验证,但真假难辨。

不过,周正毅对自己如何能在监狱中还清巨额债务,不肯吐露半字,为自己再次增添了几分神秘光环。

说起来,周正毅或许与“宝总”一样,有着敢打敢拼的性格,但他缺乏剧中人物见好就收的能力。

他出狱后不惜重金大摆寿宴,原指望可以继续大干一场。不料,却害惨了沪上几位著名主持人,成为上海滩人人避之不及的“瘟神”。

时至今日,周正毅个人相关的10家公司均显示已注销,平日除了偶尔拍点短视频,再无掀起风浪的能力。

繁华的上海滩,资本和财富每天都在升腾翻涌,每朵浪花都有可能掀起滔滔巨流。

有的人喜欢伫立潮头,有的人习惯深藏水底,有的人来去如过眼云烟,有的人扎根屹立不倒。

当历史的洪流远去,最终都是一粒粒随风飘远的砂砾。

本文作者:海边的风声君,经风声岛独家授权万小刀网易号发布。写明星、写八卦,有凭有据;形象正、影子斜,皆由自取,欢迎关注@万小刀网易号。

参考内容:

1、从地痞到“上海首富”:牢里炫富,给所有犯人装空调,周正毅出狱230天已还清百亿债务,和讯

2、周正毅出狱219天,靠什么还清百亿债务?趣解商业

3、《繁花》里的黄河路,到底是怎么没落的?真叫卢俊团队

4、周正毅从穷小子到上海首富,再到阶下囚,“戏剧人生”不值得羡慕,财经国际

5、“落马”富豪周正毅刑满释放,中国青年报

风声岛

这里有三局:政局、商局、时局。

274篇原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