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星光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他是中国最低调的北京贵族,

拥有最为显赫的身份,

却过得一贫如洗。

去世前,

他捐光了自己所有的财产,

今天,

他的真实过往被揭开,

两大怪癖,看呆世人。

他叫,溥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是人间逍遥客,

奈何生在帝王家。

溥任的来头真不小,

出生于北京什刹海北岸摄政王府,

父亲是醇亲王载沣,

他们这个府里出了两个皇帝,

一个是光绪帝,

溥任的二伯,

一个是宣统帝溥仪,

是他的大哥。

身为皇族贵胄,

从前而言一定有享不尽的荣华,

可惜,溥任出生的时候,

清廷大厦已倾落败不堪。

降临在这样穷途末路的帝王家,

对他而言,显然是一种不幸。

溥任自幼便旁观冷暖世态,

父亲载沣夹在动荡的时局中,

处处举步维艰。

一边是日本挟制溥仪,

一心妄想的“回光返照”,

一边是革命形势大好,

一派如火如荼。

载沣心知肚明,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

碾碎了旧时代,

任谁都无法螳臂当车,

人间变幻不容逆转。

一家人索性闭门不出,

什么监国摄政王的威风,

全都不要,

任它尘归尘,土归土。

1932年后,

远在东北的溥仪请载沣前去,

载沣看到溥仪处处受制于日本人,

整个气都不打一处来,

怒斥其当人家的儿皇帝,

活得没有一点骨气。

日本人不管怎么拉拢,

载沣都不为所动,

装病回到了北京,

也算保住了最后的气节。

周总理后来评价:

载沣在辛亥革命爆发后,

主动辞去监国摄政王的职位。

他没有做任何阻拦历史进程的事,

包括后来,

也没有主张对革命武力反抗,

也没有站出来反对宣统帝退位。

他的这些表现,

顺应了时代的潮流,

和人民的意愿,

客观上有利于革命。

溥仪

父亲载沣的种种行事作为,

应对各种复杂势力的谨慎小心,

深深影响着儿子溥任。

这种影响,

也促使他长成了一个“怪人”。

清廷虽已不复存在,

但革命党并未为难皇族们,

他们的家底依然庞大,

日子仍是老百姓无法企及的优渥。

金樽清酒斗十千,

玉盘珍羞直万钱,

溥任天生含着这金汤钥,

他有足够的条件可以纵情声色,

当时的京城里,

不知有多少皇亲公子哥儿,

过着奢靡的生活。

可溥任怪就怪在,

他从未沉醉于这种浮华,

也从未放纵过自己一次。

作为在父亲身边时间最久的儿子,

他做人低调慎微,

做事更是异常低调。

这种独特的性格,

让溥任在后来的凶险时事中,

为中国保住了一份珍贵的财产。

溥任20来岁时,伪满洲国覆灭,

两个哥哥溥仪和溥杰,

均不知所踪,

父亲又急又忧,一下子病倒。

偌大个醇亲王府,

也只有溥任来勉力支撑。

当时的局势不容他行差踏错一步,

醇亲王府在各方势力中,

像一块肥肉,

日本人虎视眈眈,

国民党也十分觊觎,

他们都想将这处地方占为己有。

溥任惶恐不安,如履薄冰,

代表父亲出面,

与之小心周旋。

一方面这座王府是祖宗基业,

断不能让日本人占了去,

另一方面,

国民党特务也时常上门骚扰,

对待他们十分凶狠,

他暗下决心,

断不能将王府交到腐败之人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想起那段艰难的岁月,

溥任仍是心有余悸,

他整日不能安眠,

为王府的归宿犯愁,

为一家老小的生存犯愁,

他绞尽脑汁,

终于想到个保全醇亲王府的办法。

那就是开办学堂,

把王府作为办学之地,

一来可以堵住那些人的利欲熏心,

二来也能造福寻常百姓。

虚弱的父亲知道了他的想法,

说了四个字:此乃良策。

其实,

办学堂一直就是溥任的梦想,

这又是他的一大“奇怪之处”。

看看其他的贵族子弟,

有的继续寻求权位富贵,

有的追逐功名利禄,

有的声色犬马挥霍无度,

也就是溥任,

一门心思读书,

也一门心思想教人读书。

他卖掉了王府里不少家具,

添置了桌椅板凳作为上课所需,

开设起了竞业小学,

自己当起了校长。

当时在不少人眼里,

爱新觉罗仍是高高在上的贵族,

可溥任却能弯下腰来,

去贫苦人家招收学子,

给他们说分文不收。

混乱的世道,

其实溥任很是清醒,

读书,是救中华的一条出路,

让更多人读书,

让更多人开智,

让更多人,

为中华之崛起而努力!

那十余年,

战乱和威胁并存的世道里,

溥任拼命保护着这方读书净地。

新中国成立后,

他们一家还在忧心,

赖以生存的府院会不会被没收。

没想到的是,

市里决定,醇亲王府,

依然是载沣家族的私有财产,

不过考虑到急需一批办公用房,

便对溥任说,如果他们同意,

由市里出钱买下这座王府。

父亲载沣高兴地说,

这样的政府,

就是他们所期盼的!

1949年,由溥任出面,

将醇亲王府出售给高级工业学校,

一家人搬到了另一处宅院。

同时,感念国家对他们的宽厚,

溥任把王府珍藏的7000多册古籍,

40多件金印、银册等珍贵文物,

全都捐赠给了文物局,

还将一大批图书,

捐给了北京大学,

连自己创办的竞业小学,

也一并都交给了国家。

这些东西的价值,

实在是难以估量。

淡看王权富贵,

视身外之物如云烟,

对溥任来说,没有什么,

比他的教书事业来的更重要。

国家给他安排了教书工作,

捧起书本,耳畔是读书声,

这便是他的梦寐以求。

新的时代,他给自己改了名字,

叫金友之,

爱新觉罗的过往,

终究烟消云散。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溥任的余生,

就是这句话最好的践行。

他在三尺讲台上,

发挥了自己所有的光和热,

为所有莘莘学子,

为祖国的未来。

在学生眼里,

金老师精于教育,兢兢业业,

不曾落下一堂课,

不曾请过一次假。

改革开放后,

新的时代新的包容,

古董市场都那么火热,

当年的满清皇族,

也变得“奇货可居”。

民间冒出不少人,

以爱新觉罗氏后代自居,

凭此身份大肆宣扬,

财富、声名,滚滚而来。

溥任,

作为货真价实的贵族之后,

却是低调到了尘埃。

他每个月赚50多块钱,

养活五个子女,

不管日子有多艰难,

向来闭口不谈皇家事。

不过,这位“皇弟”的日常,

还是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

他两大怪癖好,

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

一个是只要出门一趟,

必须要去书店看一遍,

不然绝不回家。

另一个是每次出门,

一定要在路上捡石头

花的,圆的,扁的,

不管什么样子的,

都要揣在手上琢磨个没完。

有人就笑他,

四爷(溥任排行老四),

您老过去什么没见过,

到底是落魄了,

几个破石头都迷呢。

溥任可不管别人怎么看,

这些个特殊的癖好,

是绝计不会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晚年,溥任的书法作品,

着实让他大火了一把。

到底是帝王家的出身,

铁画银钩,颜筋柳骨,

苍劲有力,尽善尽美。

他的这些作品,

还有他珍藏的一些清史古籍,

放在拍卖会上,

随便哪一样都是个天文数字。

可溥任甘守清寒。

他所居住的几间旧平房,

年久失修,

本来可以将书画所得用来修缮,

他却将大量款项捐献给公益事业,

只靠不丰的退休金节俭度日。

1983年,

溥任捐了清康熙帝御题澄泥砚、

咸丰帝御笔书法;

1994年,

他自己的书法作品在日本售出,

他带着钱漂洋过海回国,

全都捐给了贫困基金。

1996年,

他赴密云县视察民族教育,

捐款设立“友之奖学金”。

同年,

他赴韩国举办书画展,

自己买了一身廉价的西装,

却把卖书画的钱全捐给了国内。

1997年,

他又捐了《清史稿》等珍贵古籍。

他把自己一颗心,

都扑到了新中国的教育事业上,

因为他说过,比起从前,

夹裹于各方势力的胆战心惊,

新中国带给他的日子,

才是真正的好日子!

而他回报祖国的,

除了自己倾其一切的捐献外,

就是把自己的孩子,

培养成了国家栋梁。

他的大儿子金毓嶂,

是著名的地质学家,

在地质领域、

能源利用方面,

对中国有着卓越非凡的贡献。

他的二儿子金毓荃,

从事大气保护的工作,

对环保和气候变化等,

同样做出了杰出的成就,

在世界范围内,

都有很大的影响。

他的小儿子金毓岚,

接过父亲的衣钵,

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教育,

桃李满天下。

有人说,溥任这个家庭,

他们身上流淌着是皇族的血液,

但更是家国的血液,

一家人心怀天下,使命在肩!

2015年,低调无比的溥任走了,

那个风雨交晦的年代,

属于爱新觉罗的,

最后一段传奇和记忆,

在这世间永远的消散。

两袖清风做赤子,

一代皇弟是平民。

溥任,讷于言而敏于行,

勤俭低调是他的品格,

谦和内敛是他的本色,

克己奉公是他的执着。

从天潢贵胄的王爷,

到普普通通的百姓,

他这一辈子,

只求一句平平淡淡才是真,

却活出了一种不平凡的人生。

其淡泊名利,其奉献家国,

其一生传奇,

直到今天,

仍值得我们回味,追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