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混乱的砸碗声和脏话此起彼伏,饭堂里鸡飞狗跳。只见几个新兵正手忙脚乱地在和面,有的面揉太硬,有的放太多水,搅得一团糟。

“我去,这帮新兵是从猪圈里走出来的吗?”副连长看不下去,大声质问。“包个饺子都不会,简直丢人现眼!”新兵们脸上火辣辣的,无地自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8年,冬至那天。副连长看到炊事班往队部运了好多面粉,就提议开展包饺子比赛,哪个班先包好先吃,奖励三天大米。这下全连沸腾了,谁不想多吃点好吃的呢。

然而问题就在新兵班,他们全都是刚入伍的新兵,一个个都是家里的娇养小公子,平时除了操练就是写训练,什么家务活都没干过。现在不会包饺子就成了他们的致命弱点。

“张青书,你小心点,别把水放太多了。”战友方致远提醒道。“知道啦,我又不是白痴。”张青书不服气地回嘴,他才是这班成绩最好的,可不允许自己在包饺子这事上出丑。

哪知他一着急,面团就揉太硬了。其他几个战友也各有各的问题,搞得一团糟。

“哈哈,我早说吧,新兵就是新兵,包个饺子都不会。”头顶红色袖标的黄玉龙叉着腰嘲笑道。“要不,你们把我请去女兵宿舍看看,我给你们示范一次什么叫精湛手艺!”

黄玉龙是三月份入伍的,比他们这批新兵早进几个月,就没大没小地自称“老兵”。他平时最爱找新兵的麻烦,这会儿看他们出糗,更是幸灾乐祸。

“黄玉龙,你以为你多牛?我看你也就那样!”张青书不甘示弱。“要不我们就比一比?谁包得好,谁就是大师傅!”战友们也纷纷起哄。

“好!有种!走着瞧!”黄玉龙二话不说就加入战局。哪知他刚开始包,面团就掉到了地上。其他战友哈哈大笑,黄玉龙脸上无光。“这、这是磨合期!等我进入状态,你们就会大跌眼镜!”

黄玉龙一向自尊心很强,这会儿被新兵嘲笑,心里没道理。“看我捡面团都能包得比你们好!”一声怒气冲冲的宣言,黄玉龙又搓起了面团。

这回他可谨慎多了,生怕再丢脸。一个饺子团了又捏,总算包得有点形状,赶紧招呼众人过目。“噗”的一声,围观的战友又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啥玩意儿,头那么大身子那么小......”

黄玉龙这会儿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班长赵长发看热闹不嫌事大,提议道:“既然咱们不会,不如去女兵宿舍瞧瞧?我听说她们都会包饺子的!”

这一提议立马受到众人响应,大家都想去女兵宿舍凑个热闹。黄玉龙一听有女兵,眼前一亮。想到那几个标致的女战士,他二话不说就去了。

谁曾想军营不比学校,赵长发提议纯属开玩笑,根本没这个规定。结果黄玉龙刚摸到女生宿舍门口,就被警惕的指导员逮个正着。

黄玉龙被毫不留情地揪到队部,一顿批评教育后,直接被关了禁闭。“我的天呐,黄玉龙这回可闯祸了!”张青书他们虽然不喜欢他横行霸道的作风,但毕竟同吃同住一个班的,还是有些担心。“会不会除了禁闭,连俸禄都要扣了?”

“这还轻的。”方致远一拍大腿,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听说啊,之前隔壁连有个兵去女兵宿舍偷窥,结果直接开除军籍,变成民用人员从队伍里赶出去了!”众人听了都是一愣,接着纷纷摇头感叹兵法果然严明。

张青书他们虽然对黄玉龙没好感,但现在也不再趁机取笑他了。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也说不准人生的风浪。“咱们还是赶紧去包饺子吧!”张青书提议。“我看女兵那边包得挺快的,也许我们可以去请教一下?”

“行!虽然丢人,但总比黄玉龙这个下场好!”大家异口同声。一时间,女兵宿舍那边传来了脆快悦耳的手法声,夹杂着轻快活泼的笑声。这头,男兵们却都忐忑不安,生怕自己再出什么纰漏!

女兵班长林心媚一边指导着女兵们包饺子,一边不忘灌输给她们“兵哥哥姐姐要在包做饭上当好表率”这样的思想。果然,女兵们手脚麻利,一个个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生怕耽误了第一锅饺子的机会。

“再快些,再快些!”女兵排长胡茵贤边包边催促,“咱们必须抢在男兵前完成任务,不能输!”一时间,食堂里都是女兵们忙忙碌碌的身影,饺子一个个鼓鼓涨涨,其乐融融。

终于,女兵们率先完成了包饺子的任务,第一个把饺子下进了沸水。这时,张青书他们才磨磨蹭蹭地端着碗过来,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锅里的饺子一个个白嫩可爱,跟自己包的简直是天壤之别!

“啊这!”副连长刚好过来检查,看到女兵班包得那么快,立马露出了赞许的表情。“女兵们辛苦了!看来要向你们学习呀!”女兵们得意地笑了,男兵们却都没脸见人,脸红到了脖子根。

好不容易熬到女兵们的饺子煮熟,副连长亲自尝了一个,立马连连称赞:“太好吃了!这手艺也太好了!”说罢还让记录员给女兵班加了五天的好菜奖励。女兵们高兴坏了,谁还记得男兵们正手忙脚乱地在那边包饺子?

“再快点!面都干了!”班长赵长发催促道。张青书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让饺子下锅。谁知火候没掌握好,面又干,这一下饺子太多太烂,全锅煮糊了!“我去!这也太笨了吧!”副连长一脸鄙视,“下次让你们去炊事班帮工!”

“也别灰心,起码吃到了饺子馅嘛。”班长安慰道。众人面面相觑,也只能委委屈屈地开始大快朵颐。可惜味同嚼蜡,一点都不好吃!更惨的是,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全连的人都在笑话他们。

张青书他们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心里还是难受。“唉,要我说咱们还是去炊事班蹭点手艺吧!”方致远提议,“不然以后怎么办嘛。”张青书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于是第二天开始,他们就去了炊事班。

起初炊事班的人也嫌弃他们笨手笨脚的,但渐渐发现张青书几个学东西确实很快。尤其是张青书,不一会儿就能炒出几个下酒小菜。大家品尝后都竖起了大拇指:“牛逼啊!”

于是张青书就成了炊事班的常客。有空就去炒菜当心意,换取更多烹饪技巧。没过多久他就完全融入了厨艺兵的行列,手艺大增。这在后来的转业创业中,都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数年后,张青书退役回到老家,决定自己开饭馆谋生。当年糗事的战友们听说后,都前去劝他别冒险。谁知张青书头几天就凭借独门手艺吸引了不少客人,生意红火。

有一次,部队来了新兵到本地训练。张青书把他们请到饭馆吃饭,还给他们讲当年笨手笨脚包饺子的糗事。没想到新兵们听完后,都对他这个成功的转业老兵另眼相看。

从此,张青书的故事就传遍了部队。每个到这儿训练的战士,都要去他的饭馆听他讲那段令人捧腹的往事。有人还戏称他是靠包饺子创业的!想不到人生的奇迹就是这么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