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他表示与美国一直有信息交流

据参考消息网报道,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10日表示,伊朗和美国在以色列对哈马斯长达4个月的战争期间一直有信息交流,包括黎巴嫩真主党的信息。

在结束访问黎巴嫩的新闻发布会上,阿卜杜拉希扬表示,“在这场(巴以)冲突期间以及最近几周,伊朗和美国之间交换了信息。”阿卜杜拉希扬说,美国已要求德黑兰与真主党沟通,要求对方“不要全面卷入这场针对以色列的战争”。同时,阿卜杜拉希扬也警告称,以色列不得采取任何措施对黎巴嫩发动更广泛的战争,否则那将是以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最后一天”。

报道称,真主党几乎每天都在黎以边界与以色列军队交火,支持其盟友哈马斯。真主党还发誓,如果以色列对黎巴嫩发动全面战争,它将“战斗到底”。

至于巴以局势的走向,阿卜杜拉希扬表示,伊朗和黎巴嫩都认为,“战争不是解决方案,我们绝对从未寻求扩大战争。”他表示,政治解决方案是结束加沙冲突的唯一途径。目前,伊朗正与沙特就巴以冲突的政治解决方案进行谈判。

此前报道

媒体:拜登的报复行动只是一场戏 之前或已与伊朗沟通

图为拜登资料图,美军在2日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民兵组织采取军事行动报复

直新闻:3名驻约旦美军士兵遇袭身亡一周后,拜登政府在2日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民兵组织采取军事行动报复。对此您有何分析?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记得《孙子兵法》中说过,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而且用兵贵在神速,讲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然而,拜登政府的这次军事行动,却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

首先,拜登在采取军事行动之前,已经反复“昭告天下”,尤其是告诉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民兵组织“我要对你们动手了”,并且给了长达一周的时间让他们去“准备挨打”。做完了这些措施之后,拜登“终于”选择在了本周末动手了,这显然是为了避免吓到全球尤其是美国的金融市场。

其次,在打击的对象方面,拜登政府并没有将矛头对准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地方武装的军事人员,而是对准了包括指挥和控制中心、情报中心、火箭和导弹以及无人机仓库在内的相关设施。而且我相信,这些地方武装组织并不傻,不仅早就撤离了军事人员,甚至连重要的军事设施也都搬走了。这也就意味着,美军其实是热热闹闹地“打了个寂寞”。

因此,我认为,拜登政府的这一军事行动,更像是在演一场“报复大戏”给世人看,尤其是给美国选民看。因为只要有美国大兵在海外出现了伤亡,美军就必然会采取军事报复行动,这已经成为了美方的红线与规定性动作,在这种情况下,假如拜登政府仍然选择当“缩头乌龟”,那在今年底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拜登基本上就可以洗洗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伊朗国旗资料图,拜登政府并不想激怒伊朗

直新闻:您认为,拜登政府的军事报复行动,对伊朗能产生多大程度的震慑效果?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由于美方已经将伊朗认定为包括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巴勒斯坦哈马斯以及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部分地方武装的幕后支持者,再加上在上周末发生三名美军士兵遇袭身亡事件之后,美国国内弥漫着一股强烈的对伊朗开战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不对伊朗“有所表示”,不仅难以向国内选民交代,更应付不了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人排山倒海般的政治声讨。但是,拜登政府又不想激怒伊朗,尤其是不想挑起一场新的中东大战。

所以我认为,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为了小心翼翼地拿捏好其中的平衡,就选择了一种“打擦边球”的方式,也就是将打击的对象与范围仅仅限定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基地,并没有扩大到伊朗境内。拜登政府认为,这样做,既可以回应国内有关“教训伊朗”的呼声,同时又能避免伊朗暴跳如雷。

或许是因为觉得这些措施还是不太保险,为了以防万一,在军事打击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基地之后,拜登政府还对伊朗采取了一软一硬两手策略。硬的一手是,明确警告伊朗,美军的军事行动不会是一次性的,接下来还会有后续行动。同时,虽然美军这次没有打击伊朗境内的军事目标,但后续不能排除。软的一手是,由拜登本人亲自发表声明说,美国在中东或世界任何地方并不寻求冲突,我们只是针对袭击美军的行为采取报复行动。

我本人甚至不排除一种可能,在美军采取这次军事报复行动之前,拜登政府已经跟伊朗进行过私下的沟通。而从伊朗一开始就否认策划与支持了上周针对美军的袭击,以及伊朗支持的一个主要民兵组织真主党旅日前发表了暂停袭击美军的声明来看,伊朗显然也是想息事宁人的。

图为美军战机资料图,据悉美军此次的军事行动由多架美国飞机实施,其中包括从美国派遣的多架B-1轰炸机

直新闻:您认为拜登政府在这次军事报复行动中显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原因是什么呢?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与之前特朗普执政时期对外界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对叙利亚政府军发动空袭,又甚至是特朗普当年突然下令杀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相比,拜登的这次军事报复行动,尤其显得缩手缩脚、前怕狼后怕虎。

实际上,相比特朗普,拜登要显得更加老谋深算,更加注重所谓的“下大棋”与“谋大篇”“布大局”。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处理上周末三名美军士兵遭无人机袭击身亡事件中,拜登显然是做了“既要”“又要”两个方面考虑的。也就是,既要采取军事报复行动以安抚国内的人心尤其是避免影响自己的民意支持率,又要避免让事态扩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因为跟军事报复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民兵组织相比,拜登心目中显然有几个更加重要的大局。这几个大局就是,第一,不能破坏当前以色列与哈马斯正在进行的和平谈判;第二,不能影响到正处于胶着状态的俄乌战事;第三,不能让美国早已实施多年的“印太战略”重新走回头路,也就是重新将战略重心倒回到中东。而一旦美军采取的军事报复措施操作不当,尤其是激怒了伊朗,引发了新一轮的中东大战,那巴以冲突就会无从结束,俄乌战事就会朝着有利于俄罗斯的方向发展,同时“印太”局势也将出现美国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知道,跟特朗普相比,拜登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为了心目中的所谓“大战略”。他特别能忍,心中始终装有“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意识。这也正是拜登的难缠之处。

作者丨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