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2023年的对外贸易数据,我突然产生一个念头,那就是从现在到未来,从产业维度看,减少对外逆差主要是减少集成电路逆差, 从地区维度看, 减少对外逆差主要是减少对台湾地区的逆差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海关的官网查看2023年的贸易数据,

2023年中国大陆总共出口为3.38万亿美元,进口为2.5568万亿美元,也就是顺差有差不多8232亿美元,差不多八千亿美元的顺差多一点。

我国出口很少是自然资源,基本上制造业产品,而进口则已经是自然资源为主了,这就显示了中国制造的强大竞争力,通过进口矿产和原材料再出口工业产品赚取利润。

这八千亿美元的顺差主要来自哪里呢?

在以前毫无疑问美国是我们的第一大顺差来源,那么在2023年还是不是这样呢,我用海关数据查了一下,

2023年对欧盟的顺差有2194.8亿美元,注意这个欧盟是不含英国的,我看了下对英国一个国家的顺差也有578.56亿美元;

2023年对美国的顺差有3361.3亿美元;

可见这个欧美加起来顺差就超过6100亿美元了,而且美国依然是我国第一大顺差来源地。

当然了有人会问那加拿大呢?2023年我国对加拿大贸易规模并不小,但是总体是平衡的,我国有11.7亿美元的顺差。

对欧美以外其他所有国家的顺差中,

东南亚,印度和非洲是我国获取顺差的三大来源

2023年我国对东南亚十国的顺差为1356.3亿美元,对印度为991.43亿美元,对非洲顺差为634.7亿美元。

注意啊我国对印度的出口顺差比对非洲还多,印象中我们觉得非洲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但其实2023年印度和非洲总人口差不多,都是14亿人左右,而若是看经济总量的话,印度比非洲还高一些,因为印度人均高于非洲,而且从目前情况看,印度未来增速会还会高于非洲地区。

所以印度经济的持续发展,会带来对全球格局的很多改变,从数字上也可以看出来,而印度目前的对华不友好,则意味着其经济发展一边是中国制造出口的机遇,另一边却又是对我国战略安全的风险。

加强对印度的研究,是很有必要的。

东南亚,印度,非洲是我国对发展中国家的三大顺差来源,那拉美,俄罗斯,中东呢?2023年我国对拉美是基本贸易平衡的,我国仅有大约10.84亿美元的顺差,我国一边向拉美出口大量工业品,一边也需要拉美的铜矿,铁矿,大豆等各种物资。

像巴西在过去的几年一直是我国的第二大铁矿石进口来源国,仅次于澳大利亚,当然注意虽然我们一直说澳大利亚和巴西近乎垄断了中国的铁矿石进口,占比达到八成,但这里面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铁矿石就占了中国所有铁矿石进口的六成,差不多三倍于从巴西进口,澳大利亚是发达国家中对我国最为重要的自然资源进口国了。

另外中国的大豆大部分是从巴西进口的,和铁矿石类似,中国大豆进口也是主要来自两个国家--巴西和美国,其中巴西是大头,一个国家占了差不多七成,而美国占了两成多。 2023 年头9个月中国大豆进口总量为7780万吨,同比提高14.4%。 其中从巴西进口5487万吨,同比提高18%; 从美国进口2008万吨,同比提高8%。

对拉美贸易大体是平衡的, 而对俄罗斯也是类似的情况,2023年我国对俄罗斯贸易出现大幅增长,对俄罗斯出口按照美元计算增长了46.9%,达到1109.7亿美元,但总体来看我国为逆差181.67亿美元。

而对中东地区的贸易,海关官网上并没有把中东作为一个地区单独列出来,只是列了各个国家的数据,不知道是为什么。

海关没有列出来,那我就自己算,我计算了对中东这几个主要的国家沙特+阿联酋+伊拉克+科威特+卡塔尔+巴林+埃及+黎巴嫩+约旦+阿曼,

2023年总出口为1494.25亿美元,总进口为2103亿美元,逆差为608.7亿美元,可见从中东自然资源的进口金额还是超过了我国对中东的出口金额。

这总共3600亿美元的进出口贸易,沙特+阿联酋就占了差不多2000亿美元,占了五成多接近六成。

2023年我国对沙特出口428.57亿美元,进口643.7亿美元,逆差有200多亿美元;

2023年我国对阿联酋出口556.86亿美元,进口392.9亿美元,顺差有100多亿美元;

当然,中东还有两个国家以色列和伊朗,不过我国和这两个国家贸易金额都不大, 2023年我国对以色列出口149.85亿美元,进口 83.95亿美元;

2023年我国和伊朗的贸易金额更是非常低,对伊朗出口100.76亿美元,进口仅为45.815亿美元,合计进出口才100多亿美元,想来跟伊朗长期被美国制裁有很大关系。

因此总体来说,2023年我国的出口顺差大部分仍然来自欧美(欧盟+英国+美国),而对发展中国家顺差三大来源是东南亚,印度,非洲, 其中自然资源相对较为匮乏的东南亚和印度是我国对全球发展中国家的最大的两个顺差来源。

2023年我国对东南亚+印度+非洲三大地区顺差之和有差不多3000亿美元,低于对美国顺差3300多亿美元,但已经高于对欧盟+英国的顺差之和2700多亿美元,其中尤其是东南亚,随着东南亚经济的快速增长,我国对东南亚出口和顺差还有较大继续增长的潜力。

当前对东南亚的出口顺差是发展中地区中最高的,因此东南亚经济的蓬勃发展对我国是有利的。

接下来看进口逆差,上面已经说了对全球各地区的情况,对欧盟,英美,东南亚,印度,非洲我们都是较大顺差,对俄罗斯,拉美则是大体平衡,对中东有个300多亿美元的逆差。

这么看下来全球绝大部分地区都已经看过了,那中国大陆的逆差主要来自哪里呢?

2023年我国逆差超过200亿美元的国家和地区仅有8个 ,其中3个来自中东,分别是阿曼(逆差274.79亿美元),沙特(逆差215.13亿美元)和伊拉克(211.67亿美元),这个就不说了,上面已经说了对中东我们总计有六百多亿美元的逆差,这个也很正常,毕竟不管是工业还是日常生活,都需要大量的油气资源。

另外有两个是来自拉美,2023年我国对巴西有633.14亿美元逆差,是中国大陆2023年的第三大逆差来源地,这个也说了,我国大约七成大豆进口和两成的铁矿石进口来自巴西,另外对智利有235.34亿美元逆差,我国从智利大量进口铜矿石,查询海关网站2023年我国进口 铜矿砂及其精矿总共花了601.08亿美元,而智利是我国最大的铜矿进口国, 不过我国对整个拉美是大体平衡的。

另外还有三个逆差来源,有一个是瑞士,注意瑞士并不是欧盟成员国,2023年我国对瑞士的逆差高达480.28亿美元,是中国大陆第四大逆差来源地, 这里面我国从瑞士进口最大头是珠宝贵金属,占了从瑞士进口的差不多七成,实际上就是大量购买瑞士的黄金作为外汇储备。 这个具备一些特殊性,毕竟储备黄金是保证 外汇安全的手段之一。

还剩两个逆差来源了,澳大利亚是中国大陆2023年第二大逆差来源地,高达815.74亿美元,这个大家都知道澳大利亚主要是向中国出口自然资源,煤炭,天然气,铁矿石等等,实际上连锂矿这种东西,2023年我国从澳大利亚进口都占到了总进口的八成,这是用于手机电池,电动汽车电池的重要原料,老天爷赏饭吃,这也是澳大利亚的天赋所在。

那么谁是中国大陆2023年的最大逆差来源地了,答案就是我国的台湾地区,2023年对其逆差高达1308.64亿美元。

而且在中国大陆的前八大进口来源地中,中国大陆从其他七个都是进口自然资源为主,唯独对台湾地区进口的几乎都是工业品。

实际上如果我们把观察目标从逆差200亿美元以上放宽到100亿美元以上,则总共有16个国家和地区,除了前面的八个之外,

分别是俄罗斯(181.67亿美元),卡塔尔(172.61亿美元),马来西亚(154.78亿美元),安哥拉(147.64亿美元),秘鲁(134.69亿美元),爱尔兰(129.95亿美元),韩国(127.64亿美元),科威特(119.41亿美元)。

可以看出逆差前16位中,只有台湾地区,马来西亚,爱尔兰,韩国四个是工业品进口地区, 这里面如果单看工业品,中国大陆对马来西亚也是顺差,因为从往年的情况看,中国大陆从马来西亚进口尽管第一大商品是机电产品( 而中国从马来西亚进口机电产品里面第一大商品竟然是集成电路,马来西亚有英特尔,AMD等公司的半导体封测厂,英特尔的马来西亚封测厂就有15000名员工,因此中国大陆也从马来西亚进口不少芯片, 实际上马来西亚是中国大陆2022年进口芯片的第三大来源地),

但总体而言,中国大陆从马来西亚进口超过四成是包括油气资源在内的各种矿产品,以及石油相关制品,还有贱金属等等。

马来西亚是中国大陆主要的石油进口国之一,2023年上半年我国从马来西亚进口石油高达2560万吨,仅次于从俄罗斯,沙特,伊拉克的进口,超过了从安哥拉,卡塔尔,阿联酋等国的进口。

再说爱尔兰,软件业和制药业是爱尔兰最大的两个支柱产业,

2021年计算机服务出口额高达1700亿欧元,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占爱尔兰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70%,主要企业有英特尔、IBM、微软、惠普、戴尔、苹果、甲骨文和爱立信等,另外谷歌,Meta,LinkedIn、 Amazon、PayPal、eBay和Twitter等社交平台巨头在爱尔兰投资经营。

其中,戴尔、微软和英特尔作为爱尔兰三大软件出口企业,占据了该国软件出口的大部分份额。

而在货物出口方面,由于 全球前十位的制药公司基本都在爱尔兰有工厂, 2021年爱尔兰药品出口675亿美元,是其第一大出口商品,占出口总额的35.5%,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爱尔兰当年 集成电路出口达111亿美元,占比5.8%。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21年中国自爱进口的集成电路、药品分别为77.6亿美元、51.7亿美元,占中国自爱进口总额的44.1%和29.3%,集成电路竟然是中国从爱尔兰进口的第一大商品

我相信2023年的 中国大陆从爱尔兰进口结构 相比2021年变化不会很大, 芯片和 药品仍然会是 造成我国对爱尔兰逆差的两大商品。

还有就是韩国了,和马来西亚,爱尔兰一样,韩国对中国出口的第一大商品也是芯片,主要是三星和海力士生产的NAND FLASH闪存和DRAM芯片。韩国也长期是仅次于台湾的中国大陆第二大芯片进口来源。

根据集微网的统计,2022年我国从韩国进口芯片总额竟然高达846.2亿美元,而查询海关数据,当年我国对韩国逆差为370.457亿美元,可见我国对韩国的逆差主要就是来自于芯片。2023年我国对韩国的逆差下降到127.64亿美元,也是因为电子产品市场不景气,我国对进口韩国芯片需求下降所致。

最后说下台湾,台湾对中国大陆出口的第一大商品也是芯片,但是我还是要说,即使考虑到芯片这个因素,台湾地区2023年对中国大陆高达1300多亿美元的顺差还是太离谱了。

根据台湾官方的统计,2022年台湾地区对中国大陆出口里面(注意这里只是统计了台湾直接出口到中国大陆1211.36亿美元,未统计从香港转口到大陆部分),把芯片(37.63%)+内存(memory,8.07%)+固态硬盘2.37%合计为48.07%,把 其他还有晶圆之类的相关产品加进来,芯片相关产品虽然占了台湾对中国大陆出口的一半,但仍有50%是其他产品。

我认为台湾制造的竞争力尤其是半导体产业竞争力确实很强,但我并不认为台湾制造的竞争力相对中国大陆能强到这个地步,

毕竟连日本2023年和中国大陆的贸易都是总体平衡的状态(中国对日本有29.52亿美元逆差), 中国对德国是56.42亿美元逆 差 ,对韩国的逆差也才100多亿美元, 对美国更是巨额顺差。

对台湾的逆差之大不仅是独一份,而且考虑竟然还几乎都是工业品进口带来的,这就是独一无二了。

造成巨额顺差的原因除了台湾本身半导体产业竞争力强之外,还有两个,

其一是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善意和友好

对台湾进口商品总体采取不设限和优惠的态度,就以 ECFA为例,对台湾来说是收益巨大的。
台湾获得第一个收益是关税减免,该协议2010年签署以来,截止到2020年6月底,累计给台湾出口到中国大陆的商品减税高达64.8亿美元,而台湾方面对中国大陆进口减税仅为6.7亿美元。
换句话说,台湾从中获得了64.8-6.7=58.1亿美元的直接收益,按1:7的汇率简单换算达400亿人民币,这可是直接的净利润。
相当于每个台湾人从中获得1700多人民币的红包。

到2022年底,大陆海关统计总计对台湾企业减免关税达到560.6亿元人民币,约合85.2亿美元。而根据台湾地区海关统计,台湾地区对大陆降税产品267项,关税减让金额是306.1亿元新台币,约合9.7亿美元。

这一来一回就是相差接近500亿人民币的关税减免了,到现在2024年1月估计都可能600亿人民币了。

台湾获得第二个收益是对大陆出口增加。
关税减让只是直接收益,截止2020年6月,台湾享受ECFA关税减让的累计出口金额达到1004.1亿美元,相比之下中国大陆出口台湾享受ECFA优惠的累计金额仅176.8亿美元。
如果没有关税减让带来的价格优势,那无疑台湾的出口也会减少,因为大陆进口方完全可能会采购本土或者其他进口产品,有的台湾工厂也可能因此而迁移到大陆生产。
假设如果没有ECFA减少20%出口,则意味着ECFA让台湾因此获益累计增加了200亿美元的出口。

台湾获得第三个收益是大陆市场开放
另外就是台湾有超过1500家企业根据ECFA优惠政策在中国大陆提供服务,获得中国大陆市场带来的收入。
而对比之下中国大陆企业允许入台服务的仅300余家。

总之,这是一份台湾累计受益数百亿人民币甚至上千亿人民币的协议,体现了中国大陆的巨大善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点则是台湾对进口中国大陆商品的各种严格限制

2022年由于佩洛西访问台湾等事件,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农产品进口施加了限制,台湾对大陆农产品出口从从2021年的11.2亿美元下降到了2022年的6.8亿美元。

台湾方面媒体就口诛笔伐,认为这是中国大陆限制台湾进口的证据,但实际上台湾是一直限制中国大陆农产品进口的,各种进口限制的农产品高达800多种,中国大陆对周边的香港,日本,韩国,越南,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以及大洋彼岸的美国都每年大量出口农产品,

2022年对美国,香港和日本农产品出口都高达100亿美元以上,对韩国出口也有60多亿美元,对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农产品也出口也在50亿美元左右,

唯独对台湾出口极少,台湾甚至不在中国大陆农产品出口目的地的前十位,而台湾属于农产品严重逆差地区,高度依赖从岛外进口农产品,每年农产品逆差高达一百多亿美元,结果从中国大陆进口占比极低。

同样的还有台湾的通信网络市场,即使是日本,韩国这样的市场,都有大量采用华为的通信设备建网,但在台湾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商务部2023年12月15日发布对台贸易壁垒调查报告,根据《对外贸易壁垒调查规则》相关规定,认定台湾地区对大陆贸易限制措施构成贸易壁垒,对大陆相关产业和企业造成负面贸易影响。

调查显示,台湾地区对大陆相关产品长期采取贸易限制措施,且禁止进口大陆产品范围近年来呈现扩大趋势,截至2023年11月共对大陆2509项产品禁止进口。

比如新冠疫情期间中国大陆出口暴增的疫苗,台湾就不准从中国大陆进口;中国大陆满街跑的电动两轮车,台湾也禁止从中国大陆进口,同样禁止进口的还有纯电动和混合动力公交车;

比如中国大陆出口的拳头产品船舶,台湾也禁止从中国大陆进口油轮,杂货船等等;

再比如家电产业的空调,冰箱,洗衣机等也大量限制从中国大陆进口

这个限制从2001年加入WTO开始,累积下来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想一下中国大陆会损失多少出口,我们就假设对台湾农产品出口达到对日本,香港,美国的出口水平,一年就是超过100亿美元,达到韩国,越南,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的水平一年也有五六十亿美元,十年下来光是农产品出口就能多出多少,更不要说那么多工业品了。

不过幸而由于对岸自己不断的走向台独,终于让中国大陆内部的意见逐渐走向一致,对台单方面让利的时代在逐渐结束了,前不久12月月份商务部公告从2024年1月1日起终结了12项台湾输入大陆化工产品的关税优惠就是信号,预计等赖清德正式就任之后,随着对岸台独势力的发展,中国大陆也会随之做出反应。

毕竟从目前的逆差情况来看,缩小对外逆差基本主要是缩小集成电路逆差,或者说就是缩小对台贸易逆差了。

往期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