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三十七年(公元1609年)四月十三日,朱翊钧认为南城兵马副指挥使冉逢阳的儿子冉兴让少年老成,为人可靠,于是将自己最疼爱的第七女、寿宁公主朱轩媁下嫁给了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证明,朱翊钧的眼光不错,朱轩媁和冉兴让成婚后,恩爱异常,白天没啥事,晚上净啥事的。

这惹得朱轩媁身边嬷嬷梁盈女十分不满。

朱轩媁,刚新婚燕尔就这么迫不及待地秀恩爱吗?

梁盈女想干嘛,冉兴让心里门清。

对梁盈女这种节操比猪唱歌的本领还差,脸皮比航母的甲板还厚的无赖,冉兴让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冉兴让为了不多生事端,选择了忍气吞声,每次都用三瓜两枣贿赂梁盈女,才得以进入朱轩媁的房间温存。

是梁盈女,让自己不能做一个好丈夫。

一天,朱轩媁十分想念冉兴让,于是宣他前来叙旧。

冉兴让到达后,发现梁盈女和太监彭进朝等人正在喝酒赌钱,害怕打扰了他们的雅兴,没有知会,就蹑手蹑脚进入了朱轩媁的房间。

冉兴让和朱轩媁正在温存的时候,喝得酩酊大醉的梁盈女一脚踹开了房门,闯了进来,揪着冉兴让的衣领,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人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大晚上的,欺负人都欺负到闺房里了,再不表示一下就太没面子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也不能忍,朱轩媁不打算再忍下去了,开始拿出主子的身份,指责梁盈女。

按理说公主都发话了,该是打住的时候了,谁知道梁盈女胆大包天,压根没有职业操守,不懂得尊重主子,开始用“小狐狸精”、“浪蹄子”之类的污言秽语怼朱轩媁。

这梁盈女,骂人还真是直接,羞得朱轩媁都想上吊自杀了。

梁子就此结下了。

无数历史事件向我们证明,姜还是老的辣,人还是老的奸。

梁盈女、彭进朝等人自知大事不好,于是恶人先告状,抢先发难,跑去朱轩媁的生母郑贵妃那里吹起了耳边风,添油加醋地编排了朱轩媁和冉兴让小两口的许多坏话。

真是忽悠死人不偿命!

告状之事,讲究先声夺人,迟来一步的朱轩媁找母亲郑贵妃为她主持公道,连续让太监通报了三次,郑贵妃都避而不见。

到了这个时候,朱轩媁才意识到,坏了,想要母妃主持公道,结果连面都见不到,见了个寂寞,此时纵有满腔委屈,说与谁人听?

不能忍,绝对不能忍,谁忍,谁是王八蛋!

驸马冉兴让听说此事后,有句MMP不知道能不说,恼羞成怒地跑去找朱翊钧理论。

冉兴让这个年轻人似乎忘了一句话,冲动是魔鬼!很快,他就为自己的不成熟付出了代价。

真以为我们是老好人啊,坏我们好事,那就别怪我们不折手段。

冉兴让刚刚走进宫门,就被几十个手持棍棒的太监团团围住,将其衣服帽子扯烂以后,开始拳打脚踢地群殴。

冉兴让好不容易才摆脱太监的纠缠,冲出包围圈,逃出了长安门。

冉兴让满脸血污,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光着脚,一瘸一拐地走在大街上,惹得路人指指点点。

冉兴让觉得自己无能,太无能,现在何止是下不来台,简直是社死。

这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不用猜也知道,这事是梁盈女、彭进朝找人干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朱翊钧得知此事后,恼羞成怒,罢免了冉兴让的官职,让其到国学好好反省三个月,至于梁盈女,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只是被调到其他地方当差。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冉兴让是一个可怜的人,过得惨淡极了,未来没有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