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赖汉英,曾天养率领太平军由水路挺进,迅速包围了南昌。为了补充兵员,太平军四处掠夺青壮年男子冒充壮丁。其中有一小校叶凡抓住了一女子,由此引发了一段奇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女子名叫如烟,是丰城柳家的姑娘,嫁给了邻村老沈家的儿子。

作为山东的人叶凡虽然早已成家,有了妻室,但是他看如烟长得闭月羞花,成鱼落雁,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毫不犹豫霸占了她。

南昌被围,手下只有一千余名清兵的江西巡抚张芾焦急万分,立马派人向湖北按察使江忠源求援。江忠源得知消息后,立马率领四千多湘军赶往南昌。

江忠源一到南昌,南昌城内守军数量便一下子上升到五千人,张芾就将全城的兵士调度权交给江忠源。

江忠源迅速进入角色,对全城的防御做了周密的部署,率领清军一次又一次打退了太平军的进攻。

太平军在围困南昌九十四天后,赖汉英得知清军援军从四面汇集过来,为了不被前后夹击,不得不下令撤退。在撤退的时候,叶凡顺便将如烟带回了家中。

如烟为了逃回老家,与丈夫团聚,对叶凡百般讨好,曲意迎奉,还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如烟趁着叶凡远征,悄悄对某甲老婆陈氏说:这日子太艰苦了,我恨不得身上长出翅膀来。

如烟成功勾起了陈氏的好奇心。陈氏好奇地询问如烟:妹妹,你为什么有如此感慨呢?

如烟微微一笑,说道:我前夫出自书香世家,名门望族,腰缠万贯,富甲一方。当初我逃难的时候,悄悄将几斛金珠埋在了一颗歪脖子树下,如果能将金珠带回来,我和姐姐从此以后将衣食无忧。

陈氏一听,眼前一亮,惊呼道:妹妹此话当真?我现在就通知当家的,让他派人去取!

如烟耐心地解释道:金珠是我亲自埋藏的,旁人怎么找得到?

如烟说完,故意唉声叹气地探讨了一番,从此不再提及此事。

有一天,陈氏忍不住了,再次向如烟提及此事。如烟微微一笑,为难道:我思前想去,想要拿到这些金珠,非得我亲自跑一趟不可。只是我一介妇孺,要远行,必定要男扮女装。一来一回几个月时间都过去了,可我那嗷嗷待哺的孩子,又该交给谁照顾呢?

陈氏一听,大喜过望,拍着胸脯保证道:妹妹尽管去,你的孩子我将视如己出,亲自抚养他。

如烟故意做出为难的样子,陈氏见她这样,更加确信她所言非虚,殷情地催促她出发。

于是如烟选择好日期,剃去头发,留成男子式样的大辫子,换上靴和长裤,腰间挎着弓和刀,带上两个随从,骑马朝南奔去。

三人渡过章江后,离如烟夫家就只有几十里路了。晚上几人住在旅店里,如烟殷情地买来好酒好菜,热情地招呼随后。三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喝得不亦乐乎,没用多长时间,两个随从就喝得酩酊大醉,呼呼大睡。

夜深人静后,如烟悄悄从床上爬了起来,手起刀落,杀了两个随从,然后快马加鞭直奔老家。

如烟走到自己家门口,她就用马鞭子打着家门大叫开门。她原来的丈夫从窗缝里往外看,见是一位年轻的军官,吓得不敢出门。

乡里的几位前辈胆怯地上前询问,如烟说:我现在有其它事情处理,不关你们各位前辈的事。

这时大门开了,如烟到院中下马,非常神气地盘腿坐在屋中间,大声喊着丈夫沈迟的名字,让他赶快出来。乡里的人怕有别的缘故连累自己,都一起催促他快点出来。

沈迟没办法才低着头,弯着腰出来上前施礼,吓得伏在地上不敢起来。如烟说:你还认识我吗?

沈迟赶快回答说:小人不认识将军。

如烟急切地又问:你抬起头来仔细瞧瞧,看看是否认识我。

沈迟连声推辞说不敢,只是斜着眼微微瞅了一下,便吓得手足无措。

如烟叹息说:“你真不认识我了?”

于是如烟推开面前的桌子上前抱起丈夫,大声痛哭说:我不是将军,我是你的妻子,被别人抢走的如烟呀!

随后,如烟边哭边详细地叙述了自己巧妙摆脱叶凡的情况。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烟逃脱牢笼的故事被人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十里八乡。本地的亲戚朋友不断前来沈家探望,大门都被挤破了。

大家都祝贺沈迟再得媳妇。县令听说了此事,特颁发公文并给以奖励。绅士中知书达理及贤能者,都夸赞如烟有胆有谋,争先恐后做诗赞美她,都称颂说:“奇女子,奇女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章改编自张潮《虞初新志》中的名篇“奇女子传”,如烟女子不忍舍弃自己的丈夫,却舍弃了自己的亲生骨肉,真的值得称赞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虎毒不食子,可见人皆有爱子之心,而令人遗憾的是,这并非一条颠簸不破的定律,文章的如烟既是如此。

对此大家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交流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