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21岁、潮汕人、身材瘦小——这是广州芳村“金融茶”崩盘后,涉事茶商对广州市昌世茶茶业有限公司(简称“昌世茶”)“董事长”陈世鸿所作出的描述。

这个刚过20岁的年轻人,在本次“金融茶”事件里成为众矢之的,涉事金额超过5亿元。如今位于广州芳村茶叶批发市场的昌世茶门面大门紧闭,门口拉起警戒线,玻璃门上贴着街道的协调纠纷通知和公司的“辟谣声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昌世茶”发布的声明

距离昌世茶不到100米的何方方茶行的老板何方方,最初认为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来头不小。“我以为他是很有实力的富二代。”何方方提到,昌世茶成立时举办了很隆重的仪式,前期每天都在群里发很大的红包,中秋节还送了月饼,“把关系打理得很好。”

何方方加入了这场由陈世鸿出面的击鼓传花游戏。

所谓“金融茶”是一种类似期货的玩法,茶商以一定价格购入一定数量的茶叶,厂家在微信群里做出承诺,某个品牌的茶叶具有很高的收藏和投资价值。在过往的玩法里,一定时间后,厂家会承诺以更高的回购价回收茶叶。茶商会被拉进一个微信群,群里每天发布茶叶价格的最新动态,营造出一种正在赚钱的气氛来。

但在本次暴雷的事件里,昌世茶没有承诺回购,只是茶商通过发布的价格,以为会一直涨。

何方方在茶几上依次排开4片茶饼。两周前,这些以“昌世”开头的茶饼还是抢手货,买入价高达5万以上,现在每提市场价只有两、三千元,给何方方带来了约20万的亏损。

推出新品牌,派枪手分车票再回购,加盟商锁仓……芳村茶叶批发市场的茶商王志文观察了昌世茶几个月,认为这家公司跟以往的金融茶品牌无异。11月29日,他花重金买下昌世茶第五批也是最后一批产品,第二天晚上枪手没有如期再群里叫价,这个由炒作和投机心理堆砌而成的茶叶泡沫局一夜之间崩盘。

加盟商刘源告诉界面新闻,牵涉其中的加盟商有300家左右,“加上散户,牵涉的人头过千,金额有约5亿元。这是今年芳村第四次暴雷,前面三次金额加起来都没这次多。”

所谓的“加盟商”是指有合同,跟公司客服对接的参与者;而散户则跟“枪手”买卖,没有合同。枪手是固定的发货(行内叫“分车票”)的茶行——群里有谁在分货,就知道枪手是谁。

图为广州“昌世茶”的“董事长”陈世鸿,现年21岁

陈世鸿和李业聪是谁?

事实上,日常交易中茶商不能直接接触到陈世鸿。何方方只在众人聚集在昌世茶门店讨说法时见过陈世鸿一面,“他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没有年轻人遇到重大困难的模样。他很淡定,说只是一时跌倒,还会东山再起。”

陈世鸿的“淡定”还表现在,门店爆发冲突后,街道协调双方展开协商。昌世茶要求加盟商需要提前“预约取号”,根据号码顺序跟陈世鸿及其律师一对一协商。加上合同条款做得滴水不漏,何方方逐渐认为,“背后没有一个团队支撑是做不到的。”

但陈世鸿的身份存疑,他并非昌世茶的高管或股东。天眼查APP显示,昌世茶的法人为陈文帆,股东分别为陈文帆(持股60%)和刘嘉豪(40%),两人并未任职其他企业。

从业时间更久的刘源则认为,陈世鸿只是一个“替死鬼”。“他是请回来的挂名董事长,背后还有真正的大老板。”刘源指出,另一个老板是李业聪,“只在开张当天露过面,以广东万基拓展实业集团的代表身份出席。”

李业聪是刘源打款账户的户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盟商认为李业聪才是老板,图为李业聪参加活动发言(资料图)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万基拓展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万基拓展”)位于广东清远,2010年成立,是一家房地产公司,法人为周淑芬。股东为关朗基和清远市金海湾豪庭房地产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1%和49%。

李业聪没有出现在万基拓展的“董监高”名单里。12月12日,界面新闻致电万基拓展,对方表示“这里没有这个人,没听说过”后随即挂断了电话。而据《经济观察报》,更早之前,万基拓展曾称李业聪是该公司一名员工,不是高级管理人员。说法前后矛盾。

界面新闻留意到,不管李业聪是否万基拓展的高管,他和这家公司有着密切的关系。天眼查APP显示,万基拓展、金海湾豪庭和清远市万顺源房地产有限公司的登记电话均为同一个,而万顺源房地产的法人正是李业聪。

图片中间的为万基拓展总裁关智超,右边的为万基拓展副总经理周勇泉

李业聪还跟万基拓展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周勇泉、监事周绍基多次共同经营公司:万顺源房地产由李业聪、周勇泉分别持股90%和10%;清远市百通商贸有限公司由李业聪、周绍基分别持股20%和80%;清远市顺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清远市新顺源装饰设计有限公司的法人均为李业聪,前者由周绍基100%持股,后者由周绍基担任监事。

天眼查app截图显示,李业聪和周勇泉共同持有万顺源房地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眼查app截图显示,李业聪、周绍基有几家共同经营公司

万基拓展的地产生意

万基拓展为什么要替昌世茶站台,并否认李业聪的存在?目前并无明确线索将金融茶和万基拓展联系起来。

但昌世茶暴雷的同时,万基拓展也承受着房地产下行的资金压力。万基拓展的大部分项目位于三四线城市,正是去库存难度最高的区域。

以万基拓展在四川内江的一个项目为例,2020年,万基拓展在四川内江市资中县启动万基·资州尚府项目。根据官网介绍,项目总投资超6个亿,总占地面积105亩,在2021年7月开启销售。

万基·资州尚府的销售情况并不理想。该项目的中介陈静告诉记者,该项目都是别墅,修一栋卖一栋,一期已经完工,分为一批次和二批次,计划是12月底交房;二期也在开始动工。

据陈静介绍,一期开售两年以来,目前二批次还有很多存货,“别墅的销售本来就比住宅慢,而且前两年疫情影响了进展,今年才大面积施工。”

数据显示,今年1-10月,内江市房地产开发下滑17%,商品房竣工面积和销售面积反向变动,前者增长37.1%,后者下滑18.7%。

万基·资州尚府计划在今年12月31日交房。2022年下半年以来,万基·资州尚府开启了前期物业和测绘公司招标,三批次商业工程也在同年11月动工;资中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一份10月的公告显示,万基·资州尚府将配建幼儿园建设项目,这意味其对外应付账款将增加。

“接下来还要建贵族幼儿园、商业街、广场和文化馆。”陈静表示,开发商正在加紧周围配套的建设。

但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是,资中县的楼市并不吃香,内江市的楼盘销售集中在东兴区和市中区。据内江房产信息网,截至12月12日,本年住宅签约7663套,这两个区占了7299套,占比超过95%。

共谋的赌局

一个“00后”把一群混迹茶业超过10年的茶商耍得团团转,背后离不开芳村长久以来的金融茶投资逻辑。

在茶叶圈里,茶叶分为“消耗茶”和“金融茶”。消耗茶又叫“口粮茶”,用于日常饮用。金融茶用于收藏和炒作,交易标的为普洱茶,属于投资品。

一如资本市场,普洱茶也衍生出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以及发行方、投资者、经纪人、行情报价系统以及交易平台。

图为芳村茶叶批发市场 拍摄:张熹珑

“发行销售的过程,称之为一级市场。发行销售完毕后,散户之间的买卖,称之为二级市场。发行时也可以一次性都卖给一个或几个大的代理商或者批发商,然后由代理商或者批发商在二级市场炒作买卖获利。”上海华万律师事务所律师郝大海向界面新闻分析指,这几乎是和虚拟货币发行、邮币卡诈骗一样的游戏。

昌世茶的对外宣传也很浮夸。据观察者网,昌世茶“董事长”陈世鸿一度被称为“茶界少帅”,产品以“茶叶少帅若只打江山,那也只是成吉思汗之流”为营销文案。但这些浮夸的文案其实也没有在多大程度上取信于茶商,这些在商海里浮沉多年的茶商真正相信的是另一套逻辑,并激发了他们的赌性。

“谁会去喝这个茶?送人也不要,就值几百块而已。我们拿几万块钱,等于理财,到时候收利息,”何方方说,“只是给你一个实物,没有东西的话就不一样了,就是传销了。”

她是第一次投金融茶,“我们也是一直在观察。这个店开张后,每天都有人来签约。公司也一直有让枪手回收,确实有人赚到了。”

据《经济观察报》,茶商打钱的收款账户有三个,除了和“万基拓展”有关联的李业聪,还有昌世茶的股东陈文帆,以及一个名为陈棒磊的人。事发后,陈世鸿解释,李业聪是自己的朋友,自己的账户不方便使用,所以用了李业聪的账户,而陈文帆是自己的亲戚。

前期,昌世茶设定了不低的门槛,车票的量大概都是500-600提,要求茶商有经验或有关系,“很多人都没拿到。”还有茶商想加入加盟商,也被拒绝了。这给何方方“他们做得很不错”的感觉。这种“饥饿销售”的反响很好,“随便拉个群,500个人一下子就加满了。”

一方面,这个圈子“人传人”属性非常强。王志文称“市场一些有分量的老板也在玩”这也吸引了他入手第五批产品。此前,王志文主要投资大益茶,他工作的茶行的柜子上码了好几箱大益茶,“有老板自己投资的,有客户要的。”

另一方面,加盟商也有连带属性。加盟商有“锁仓”的规则,需要买若干提茶叶存放在发行方,一年内慢慢“减仓”。“如果我介绍人来,可能锁仓的钱会更快减仓。”刘源说。

每个茶商都知道这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同时无不侥幸认为自己不是最后一棒。

昌世茶的招商简介显示,加盟商分为5个等级,首次配货在8万至150万元不等。刘源属于“授权体验馆V1”,需要配货20万元和押金2万元。锁仓规则要求发行方一年内不会崩盘,否则配货金额全数覆没。加上手上的十几提茶,刘源的亏损达到70万。

“我知道这是一个赌局,但没想到一夜之间庄家不玩了。”刘源说。

还会再玩金融茶

刘源提到,出事后陈世鸿跟其他老板暂时没有被警方带走,陈世鸿有露面跟加盟商“预约式协商”,也有待在昌世茶门店,“下面关了灯,二楼还有人,市场下班后可以看到里面二楼有灯光。”

12月10日下午,界面新闻留意到昌世茶门店一楼仍有人在走动,市场下班后,两名陈世鸿雇的“安保人员”在门店附近经过。

金融茶江湖的规则也从根本上决定了茶商维权道路的艰难。大量散户只跟枪手交易,并不直接与发行方老板对接,属于二级市场交易。而若干个枪手对接不同的散户,也降低了其聚集维权的可能性。而且昌世茶也颠覆了以前的“玩法”,暴雷后只愿意跟加盟商回购茶叶,不管散户。

也就是说,散户跟昌世茶不存在任何白纸黑字的商业关系,除非枪手一起“反水”,否则散户很难维权。但何方方也遇到一种情况,枪手答应了配合,但录口供时又给出了另一套站在公司立场上的说法。

至于加盟商,虽然有一纸文件,但只简单地注明了加入时间、押金和配货金额,没有包括回购在内的承诺。

昌世茶从7万元高位跌至几千元 拍摄:张熹珑

何方方所在的报警群有480多人。“前几天还很活跃,但后面没人吭声了。”她明白昌世茶也是在打心理战,“有些人做这个生意不会让客人知道,有的私了、有的割掉,想着亏了就做生意赚回来,没有那个精力跟他耗。”

中闻律所合伙人赵琮律师向界面新闻分析道,昌世茶的行为是否具有刑事可罚性,重点需要查明昌世茶是否暗中操作产品价格,如参与价格炒作、承诺高价回购、自卖自买、找“茶托”抬价等明显引诱茶商购买产品的行为,使购买者对产品的升值空间及预期利益产生错误认识。

“昌世茶承诺高价回购茶叶产品、吸引投资兴趣,违法聚集大量资金,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非法吸收资金数额在100万元以上、或非法吸收资金对象在150人以上、或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即应追究刑事责任;若昌世茶在炒作价格时具有对资金的非法占有目的,谋划高价出售茶叶后直接‘卷钱跑路’,则可能构成集资诈骗罪。”赵琮说。

自2021年以来,芳村茶叶市场已经出现多起“金融茶”崩盘事件,亦有多家主体因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但暴雷事情仍不断。

赵琮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无论是“昌世茶”们还是受损的茶商们,大多未将茶叶视为农副产品,反而重视其金融属性,甚至作为“期货产品”交易,对特定品种茶叶的未来价格进行预估,按照自身判断买涨或买跌,衍生出多个茶叶产品交易平台。此类交易平台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缺乏监管,交易的公平公正及透明性无从保证,茶叶现货数量完全由厂商决定,大幅增加了交易风险。

滋生这种暴雷,源源不断的市场需求也是重要原因。“这种事情是要杜绝的。”刘源口中的杜绝,不是指这种带有投机色彩的交易,而是不给任何缓冲的行为,“半年之后肯定又会来一个仓市,出了这个事,对于整个行业是负面的。”在他看来,屡屡发生的暴雷事件,也不会阻挡投资金融茶的热情。

王志文也表示会继续玩金融茶,“以后主要投大益茶,这种小牌子就不试了。这也是理财的一种方式,有人炒股、有人买基金,我们玩金融茶也无可厚非。”

12月12日,昌世茶发布了一则声明,强调了不会“跑路”,并就“不实言论”报了警。

但在这则声明里,连陈世鸿的名字都是错的,被写作“陈世洪”。

抑或从头到尾,也没有人知道到底哪个hóng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