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先从一组数据说起吧。

1、2023年第一季度,我国入境人口5.2万人,其中香港澳门4万人,外国人入境约1万人,2019年同期数据是370万人;

2、2023年5月美国到中国的航班是每天4~6个航班,2019年同期数据是一个月3000个航班,平均每天100个航班;

3、2023年第一季度外商总投资金额为49亿美元,2021年第一季度是1021美元;

4、西安交大研究生牛忠楠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和熬夜导致的过度劳累引发脑溢血死亡,时年24岁,父亲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他只有22元存款;

5、我整理我父亲的遗物,拿着他的几张银行卡跑了一圈下来发现我爹给我娘留了301元遗产。

6、在延长了父亲的生命七年之后,我的存款依然高达我父亲的100倍,并拥有一辆排量390毫升的摩托,虽然我目前无房无车,但已经很知足,也很快乐。

这些数据从大到小、从远到近说明了什么?我不知道你是否跟我一样惴惴不安?大概半个月前我因为要去火车站接人,专门让出租车师傅从南大街穿行东大街,走最繁华的商业街区,因为我想看看那些商铺的营业情况,东大街已然早已风采不再,加上三年蹂躏,更加萧条,而放开后的今天,穿行于期间,我竟然有悲从中来的伤感,就连最繁华的昔日的骡马市改建的新商业街,也歇业了,至于大大小小的店铺,更是关门的无数。我心里说:何以至此?何以至此?!一路唉声叹气,引起了师傅的关注,师傅问我怎么了,我说了自己的难过之处,师傅说:我们这一行也不行了,有时候跑一天就挣个饭钱和电费,再这样下去,我就回老家了……我说您回老家种地么?他说:种锤子地!种地一年累死累活看能落下三千元不?还有几万块存款,我天天睡觉打麻将,饿了吃口饭,花不多少,反正就是个混吃等死么……

我本想劝他不要这么消极,想想自己活成这个B样,晨昏颠倒,人不人鬼不鬼,哪有资格去开导别人?于是闭嘴不言了。

今年的双十二,有媒体报道称淘宝取消了双十二的促销,这已经是一个重磅的消息,但是,没有最重磅,只有更重磅。

2017年,巅峰时期的阿里巴巴,高光时刻的马云在阿里云峰会上公开表示要在未来三年投入一千亿元,打造“达摩院”,定位于基础科学研发和创新性技术研究 ,引起了科学界的震动,因为阿里取得的巨大商业成就和马云个人超群的商业才能,人们普遍看好“达摩院”的发展。

2017年9月,世界顶级量子计算科学家、密西根大学终身教授施尧耘加入阿里巴巴,担任阿里云首席量子技术科学家。此后,施尧耘陆续邀请了量子计算公司D-WaveSystems高级科学家邓纯青、两次理论计算机最高奖项 " 哥德尔奖 " 得主马里奥 · 塞格德(Mario Szegedy)等顶尖科学人才加入该实验室。

2018年,阿里巴巴成为继IBM、微软、谷歌和英特尔之后,全球第五家启动量子硬件研发项目的大型科技企业。

成立八年以来,量子实验室确实取得了不俗成果。2018年2月,达摩院推出了具有11个量子比特的云量子计算服务,成为全球第二家提供处理能力超过10量子比特的公司。5月,达摩院量子实验室宣布研发出当时世界最强大的量子电路模拟器“太章”,击败了谷歌要在全球发布首个高质量72比特量子计算机的计划。

2020年12 月,“太章2.0” 及一系列量子应用案例发布,成为全球为数不多能对谷歌公司“量子霸权”发起挑战的科技公司,2020年全球十大量子计算公司中,阿里巴巴也成为中国唯二上榜公司之一。

2023年11月26日,达摩院把已经投入重金建设了6年的量子实验室设备捐给了浙江大学,员工则被“双向选择”。

有人说这些事马云已经说了不算了,他2019年10月10日就已经退休了,是的,马云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但他只是不再担任董事长了,而阿里巴巴施行的是合伙人制度,让只持有5%股份的马云依然是最大的个人股东、董事、永久合伙人和合伙人委员会委员,依然可以掌控阿里巴巴。

是的,量子实验室只是达摩院的一个机构,但整个达摩院,也不再是往日的那个达摩院了,我今天问一个在中科院工作的朋友怎么看待达摩院量子实验室被捐赠的新闻,他沉默了一会儿跟我说了两点:第一、马老师原本可以为基础研发做贡献,但现在彻底躺平了,不过不怪他;第二、当下更加不适合创新型的创业人才,比如“石墨乙烯驾驭者”曹原,即将远赴美国……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我特别赞同:马云是中国全球竞争力的代表人物。

马云确实比较特殊,他不仅有过人的商业天赋,更有国际视野,并且拥有很多政要朋友,从印度总理莫迪到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及从克林顿之后的历任美国总统,都和马云有交往,其实在如今这样一个环境,我们更需要马云这样的人,对内可以提供就业,对外可以参与国际对话,官方不好出面的事情,让民营企业家做传话筒,打前阵,就算有些波折,话不至于说死,路不至于走绝。

马云是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和特别顾问,阿里集团执行总裁迈克尔·埃文斯曾是高盛集团副主席,跟川普有过合作,川普任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是马云的朋友,川普的女婿库什纳则和马云以及谷歌和Facebook的高管在曼哈顿共同投资了一个地产交易平台:Cadre

除此之外,马云跟挪威总理索伯格、比利时首相米歇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印度总理莫迪、俄罗斯总统普京等多国政要均有交集,不过跟芮成钢不同的是,马云没有到处宣扬:我的朋友XX总统……

2017年1月马云身负重托拜访川普,承诺5年内在阿里平台上增加和中国本土同等数量的美国商家,将为美国带去100万个工作岗位,其实马云那时的计划远远比这个大得多,按他的预想,未来20年内,阿里将要解决全球1亿个工作岗位,服务于20亿消费者,让1000万中小企业盈利。

我看马云是无法实现他这个想法了。

马云当年创办阿里曾经遭到无数人嘲笑,连100万的销售额也被视为是牛皮吹到天上,但后来他仅凭一个双十一就突破了千亿销售额,所以我并不觉得他这个为全球解决1亿就业的目标看起来是那么可笑。就像马斯克,刚创业的时候谁看好他?从马云到杨元庆,都看不起他,但是如今的马斯克活成了他们可望不可即的样子,这里面固然有马斯克本人的天才,但如果不是在美国,也许马斯克也早已经该退休了吧?

李嘉诚90岁才退休,比马云大10岁的王健林还拼搏在一线,更大年纪的宗庆后也没退休……但是马云,还有比马云小、跟马云差不多的张一鸣、黄铮、刘强东、丁磊、钟睒睒……要么退休,要么半退休……想来令人有锥心之痛:这些企业家其实正处在年富力强可以开疆拓土的大好时光。

我们需要更多像马云这样的可以和国际接轨的思维、和国际对话的做法来提振我们的经济,善待民营经济,善待民营企业家是保持经济活力的唯一重要因素:民企靠自己努力才能活下去,没有任何退路,所以必须不停努力,不像有的企业(其实是行业),不管亏盈人家都能四平八稳地到点儿下班。

保民企就是保就业,保就业才能稳民心,民心稳则信心增,有了信心和希望,人们才有了往前奔的劲儿头。

希望就是烛火,房间里再黑,只要点起来,即使再微弱,都能给人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