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北京,在一辆拥挤的公交车上,乘客们都在干自己的事情,有的人在打瞌睡,有的人在聊天。

公交车靠站了,上来了一个女子,她的手里还拿着一瓶液体,大家并未注意到这个女子。

女子上车后,东张西望,然后来到了一个女孩子的面前,柔声问道:“你是不是叫张晴晴?你爸爸是不是张二群?”

小姑娘乖巧懂事地点了点头,问这位女子是谁,对方的嘴角上扬,然后拧开了手里的瓶盖,猛地将里面的液体泼向了小女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瞬间,一声惨烈的尖叫划破了汽车,乘客一阵慌乱,坐在晴晴身边的几个人还被液体溅到同样受了伤,这时车里充斥着皮肤烧焦的味道。

“是硫酸,是硫酸啊!”

原来,这个女子泼出去的液体居然是硫酸,很快晴晴倒在了血泊中,躺在地上拼了命哀嚎。

司机反应过来后,立马停下车报警,周围人堵住了女子的去路。

女子并未逃跑,等到警察来了之后,女子在众人愤怒的眼神中淡定自若地跟警察走了。

没过多久,女子向张晴晴泼硫酸的案子开庭了,张晴晴的父母看到她后,冲她怒吼:“你有什么冤仇冲我来,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女儿?法官,我要她坐牢,我要她赔钱。”

女子反唇相讥:“让我赔你女儿脸,可以,你先赔我儿子命。只要你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怎么样都行。”

原来,这个女子叫做韩浪,是一个苦命人。

1981年,韩浪出生在重庆一个贫困的家庭里,由于家境贫寒,因此韩浪没读几年书就不得不外出打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外打工期间,韩浪认识了前夫,两个人结为夫妻,生下了儿子亮亮。

可是好景不长,前夫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让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无法好转,也让韩浪感到失望透顶,最终韩浪选择离婚,带走了儿子亮亮。

之后,韩浪带着亮亮来到了北京打拼,母子俩相依为命,乖巧懂事、懂得体贴妈妈的亮亮成为了韩浪的精神支柱。

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懂得帮自己分担压力,韩浪感到很欣慰,生命也有了寄托,可是谁都没想到的是,恶魔会出现在了这对母子的身边。

在2005年4月24日这一天,亮亮失踪了,一开始韩浪没当回事,以为儿子出去玩了,可是等了很久,韩浪也没见到儿子的踪影,只好出去找。

韩浪找了一晚上,也没找到儿子,她感到十分害怕,赶紧打电话报警,此时的她以为儿子被拐卖了。

警方还没开始调查,附近的人就提供了线索,说是在井里看到了一具形似小孩的尸体,听到这话,韩浪感到晴天霹雳。

当韩浪赶到井口时,看到了脖子上有着青紫掐痕、已经失去呼吸的亮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随着警方调查,真相很快浮出水面,原来,张二群的儿子跟亮亮玩耍的时候发生了争执,从小到大被父母娇生惯养、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张二群儿子为了争夺玩具,怒急攻心失手将亮亮掐死了,然后13岁的他为了遮掩这件事情,就把亮亮抛到了井里。

得知真相后,韩浪对张二群的儿子恨之入骨,恨不得让其为亮亮偿命,可是他只有13岁,无法承担刑事责任,只是被送到少管所强制教育了3年。

杀人犯不用承担责任,这已经让韩浪感到怒不可遏了,更让其失去理智的是,法院判处张二群赔偿13万,张二群却推三阻四,说自己没钱,一分钱都不想赔偿。

韩浪忍了又忍,希望对方赔钱让经济困难的她安葬了亮亮,可是张二群欺负韩浪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单亲妈妈,不仅一分钱不赔偿,还对失去了儿子的韩浪百般羞辱,最终,韩浪忍无可忍了。

于是,韩浪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张家最有出息的大女儿当作了复仇对象,最终法院判定韩浪入狱13年,赔偿张家36万,以及赔偿其他受害者12万。

张二群还感到不服气,认为判轻了,气得法官脱下了法袍,对他们怒吼:“说这话之前,先问问你的良心!”

父母无德,祸害子女,要不是张二群夫妻俩无德,不教育好自己的儿子,韩浪也不会遭遇丧子之痛。要不是他们厚颜无耻,拒绝给予韩浪一个交代,他们的女儿也不会惨遭毁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