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度面临流动性危机的万达,似乎一直在寻找买家。

10月份刚卖出销售额排在前十的周浦万达广场,近期万达再传正与险资谈判出售万达广场补充流动性的消息。

虽然被频繁摆上货架,但一些项目的情况看起来并不乐观。知情人士向《凤凰WEEKLY地产》透露:“一些万达广场项目总在帮着商户付租金。”

此前《凤凰WEEKLY地产》通过多个万达员工了解到,一些万达广场为了满足全口径指标,会让员工垫付租金,甚至是刷信用卡垫付。

“公司甚至还组织过统一办理信用卡。”一位万达广场员工表示。

一份万达某北方城市公司内部的《员工成本管控优化方案》称,2024年计划通过副总监岗、编制优化、岗位合并、岗位低配、双店管理等方式进行编制和成本控制,计划全年节约支出721万元。

自救的砝码

万达今年已经多次出售万达广场,买家都是险资。

2023年5月,万达旗下的上海松江万达、西宁海湖万达和江门台山万达三个购物中心被大家保险接手。

5个月后,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退出上海万达广场置业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上海家昇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芜湖浦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联手接盘该公司100%股权,后两者均为险资机构大家人寿保险间接持股公司。

上海万达广场置业有限公司旗下主要资产正是万达在上海的第二个城市综合体项目——开业于2009年9月的周浦万达广场。

从第三方数据来看,2019年、2020年,周浦万达广场分别实现销售额24.3亿元及21亿元,位列万达广场销售额的前10位。

2023年上半年,万达广场新开业12个,累计开业484个。2023年上半年总租金收入263.2亿元,同比增长4.5%;净租金130.1亿元,同比增长7.2%;可比万达广场净租金同比增长3.8%。出租率98.2%,租金收缴率100%。

100%租金收缴率的真实性曾遭市场质疑。此前有万达员工在社交媒体揭露万达广场数据造假,其中也包含了为了完成全口径垫资的行为。不过之后万达方面公开回应称并没有数据造假行为。

但从内部多个员工对《凤凰WEEKLY地产》的反馈来看,上述爆料员工的经历并不是孤例。

万达电影第一大股东易主

被摆上货架的不仅是万达广场。

12月6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王健林拟将其合计持有的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投资”)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儒意投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王建林第四次出让万达电影的股权。

7月份,万达投资分别转让1.8亿股、1.77亿股万达电影给陆丽丽和莘县融智兴业管理,总转让价格分别约为21.73亿元和23.36亿元。

随后的7月23日,万达文化又转让其持有的万达投资49%股权给上海儒意,转让总价款为22.62亿元。

上述转让,让万达获得了67.71亿元的资金。但同时,在影视行业逐渐复苏的时候,也让万达失去万达电影大股东位置。

完成此次收购后,上海儒意将100%控股万达投资,通过万达投资间接持有万达电影约20%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中国儒意的前身是马斯葛集团。2015年,恒大集团和腾讯控股收购该集团后更名为恒腾网络集团。2021年1月,恒腾网络宣布正式完成对儒意影业以及南瓜电影全部股份的收购。2022年2月,恒腾网络更名为中国儒意。

截至2023年7月4日,腾讯控股方面为中国儒意第一大股东(间接持股)。

近几年上海儒意先后投资电影《你好,李焕英》、《送你一朵小红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等,电视剧代表作则有《北平无战事》、《芈月传》等。

腾讯和万达是老朋友了,从当初的“腾百万”到之后联合苏宁、京东、融创,战略投资万达商业,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在万达的关键节点,腾讯总能及时出手相助,王健林的朋友圈还能够发挥作用。

不过,对于中国儒意来说,万达电影还算比较不错的资产。根据万达电影三季报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万达电影的营业收入约为113.47亿元,同比增加46.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1.1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11.0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37.96亿元,同比增加127.69%。

2023年1-9月,公司国内影院实现票房62.2亿元(不含服务费),同比增长67.6%,较2019年同期增长5.2%;观影人次1.5亿,同比增长68.7%,较2019年同期增长3.7%。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6.92亿元,同比增长1340.97%。

另外,王健林并没有完全退出万达电影,第二大股东莘县融智兴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对万达电影的持股比例约为10.21%,而该公司穿透股权显示,王健林、王思聪父子是第一大股东。也就是说,老王将退居万达电影二股东位置。

一位万达内部人士告诉《凤凰WEEKLY地产》:“影城已经开始更换高层了,未来万达电影的执行总裁陈洪涛可能会离开。”

角力中的危机

尽管今年已经多次抛售资产和出售电影股权,但目前看,万达的流动性危机仍未解除。本月珠海万达商管申请上市的对赌日期即将来到,尽管王健林还苦苦维持着资本市场的信誉,但却付出了巨大代价。

近期,大连万达商管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万达地产国际有限公司于2014年1月发行的6亿美元债,将于2024年1月到期。

万达对上述债券进行还款计划调整,计划在1年内分四次还清,不涉及到其他公开债的调整,且未来也不会调整。还款来源于稳定的租金收入和珠海商管分红,还款计划经过严格排布,能100%实现。

在债券公告中,万达承认“公司再融资面临一定困难,且万达商管子公司珠海商管年底前获批上市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万达公开自己面临的危机,王健林能够出的牌也不多了。一边要维持流动性,保证信用,一边要让监管看到万达满足上市的条件,还要让投资人看到自己的价值,几股绳子正在一起角力,而它们都套在了万达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