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槐序姑娘,这里有最美古诗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间何物催人老,半是鸡声半马蹄。

出自王九龄的《题旅店》

王九龄:清代诗人,武英殿大学士王顼龄之弟,为人恬静有雅量。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王九龄中进士,累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

这首诗作于旅途之中,大意为:这世间何事能让人变得苍老,唯有家乡的鸡鸣和路途上的马蹄声。

王九龄这首诗写得很通透,故乡的鸡鸣,暗喻闲逸的田园生活,而路上的马蹄则指红尘内的奔波。人脱于初心,忙于世俗,就会加速苍老,因为想要的东西会越来越多。

内心的宁静与平和,是年轻的秘诀,所以不要锱铢必较,毕竟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

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

出自邵雍的《清夜吟》

邵雍:北宋著名的隐士,理学家、文学家、数学家,精通易经,为时人所敬。司马光、富弼、王拱辰、张载、程颢、程颐这些儒学大家,都对其推崇备至,晚年曾轮流守护邵雍在病床前。

这首诗是邵雍的代表作之一,深具禅理,诗文大意为:

皓月当空,微风拂过碧水,如此清幽淡雅的意境,世上又有多少人能体会到呢!

人心中有山水,自然有诗和远方,万物有灵,皆须用心体会。世界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世人忙碌,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一路向前奔波不停,往往忽略了身边的景色,还总以为前方有更妙曼的风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出自杜荀鹤的《小松》

杜荀鹤:晚唐著名诗人,早年隐居不出,“一入烟萝十五年”,后谒朱温而得官,因此遭到时人诟病。实际上,当时朱温已经降唐,而杜荀鹤过世后,朱温才灭了李唐王朝。

杜荀鹤这首诗,写得很现实,源自于人海沉浮后的感慨,借小松而喻人心,大意为:

世上的人,从来都意识不到,一棵小小的松树将来可能参天,非得要等到它高耸入云,才承认他是个人才

世有千里马,难寻伯乐,所以人未成功之前,要学会苟着,不可太张扬,否则就会招妒。大多数人都看不到你的优点,除非有一天你能证明自己。

而这个过程,就是韬光养晦。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出自刘禹锡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写下这首诗的时候,刘禹锡已经结束了前后近23年的贬谪生涯,他和白居易在扬州偶遇,这也是他们人生第一次相见。

为此,白居易为刘禹锡接风洗尘,席间作了一首诗,为刘禹锡抱不平。

刘禹锡向来豁达,因此有“诗豪”之誉,所以就回赠了白居易这首诗。

人是要学会乐观的,苦也一天,乐也一天,为何不过得开开心心,那些你以为过不去的坎,慢慢都会变得风轻云淡。

正如刘禹锡所言,枯木总有逢春的一天,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沉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松树千年终是朽,槿花一日自为荣。

何须恋世常忧死,亦莫嫌身漫厌生。

出自白居易的《放言五首 · 其五》

白居易这首诗,作于白居易贬江州的路上,此前元稹贬江陵时,曾写过“放言五首”,所以白居易酬唱。

因武元衡被刺案,白居易越级议事,被排挤出朝,遭遇贬官,此时他对人心和人性有了新的认知和见解,故作诗抒怀。

松树活了一千年,也会慢慢枯死,木槿花虽只开一日,却也有自己的芳华。世人何必贪生怕死,因为遭遇不公平就厌恶生活,须知生与死都是一种幻觉,唯有活在当下才是所得。

白居易这首诗,真正的用意是讽刺朝中那些弄权之人,他们贪慕富贵,因此放弃了原则,这样的人即便长命百岁,也没有什么价值。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生命不只有长度,还有温度和厚度。

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出自岑参的《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

岑参这首诗,作于唐玄宗天宝十三载,公元754年,为第二次出塞,赴北庭。当时哥舒翰任河西节度使,高适和严武为幕僚,岑参途经凉州时,高适和严武为其饯行,酒宴之上,岑参写了这首诗。

岑参中进士后,仕途并不顺利,多为下僚,数次入幕,他并不想远赴北庭去过军旅生活,奈何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这首诗岑参也是自我安慰,相逢一醉,不管明朝。

这自然也是达观的心态,人先把眼前的日子过来,才能有更加明媚的未来。生活中让人忧烦的事很多,你会有操不完的心,只有把心态摆正,才能过得顺畅。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出自王维的《终南别业》

写下这首诗的时候,王维已经进入了人生末年,宦海沉浮40载,终于如愿以偿,隐于林泉。自31岁妻子过世后,王维就开始绝彩衣、食素食,早有归野之心。

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在经历了“安史之乱”后,他又被绑在了官场,正所谓:我笨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留红尘。

王维一生清透,很早就开始礼佛,因此他笔下的诗也都空灵、悠远。公元760年,王维致仕,辞掉所有官职,以此换弟弟王缙复职归京。

次年,王维隐于辋川别业,山水为伴,明月清风,这两句诗就是最好的人生态度。

遗憾的是,这一年7月,王维就与世长辞了,临终前他给所有人都写了信,安然离去。

我昔未生时,冥冥无所知。

天公强生我,生我复何为。

无衣使我寒,无食使我饥。

还你天公我,还我未生时。

出自王梵志的《道情诗》

王梵志:有隋入唐的诗僧,白话诗的鼻祖。早年王梵志富裕,妻子儿女对他都好,后来家道中落,妻儿也开始厌弃他,所以他离家出走,流落长安后落发为僧。

这首诗被誉为“天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三个问题富有很深的哲理,至今也没有人能解释清楚,诗文大意可解为:

我没出生之时,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上天非让我出生,意欲何为?没有衣服穿,没有饱饭吃,饥寒交迫,既然如此,还是让我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吧,我想要回未出生之前的生活。

王梵志这首诗,并非抱怨,而是在思考人存在的意义,你总得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才能活得潇洒自如。放眼古今,很多人的一生都是庸庸碌碌、无所作为,百年之后就和从没来过一样。

诗人意指的,就是人不要听天由命,要活出自己的颜色。

毕竟几人真得鹿,不知终日梦为鱼。

出自黄庭坚的《杂诗七首 · 其一》

黄庭坚这首诗,作于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此时他在叶县任县尉,期间第一任夫人孙氏,带给了他很大的打击,因此诗风偏悲沉。

乐观,是一种态度;悲观,是一种远见。

“毕竟几人真得鹿”句,化用了《列子·周穆王》中蕉鹿梦的故事;

“不知终日梦为鱼”句,引用了《庄子·大宗师》中,孔子和颜回的对话:且汝梦为鸟而厉乎天,梦为鱼而没于渊。

故诗句大意可解为: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像“梦中得鹿”那般幸运,既有权势又可富贵?一切都是一场虚幻的梦而已,只是世人看不清,皆活在想象之中。

黄庭坚在诗中的慨叹,是劝世人不要执着于名利,那些都是生命的附属品,一旦陷入名利之争,就会为自己筑起一道围墙,如井底之蛙般,过得虚无空洞。

真正通透的人生,是追求内心的富足与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