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青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从小成绩一直成绩优异,上大学后发现周围同学成绩也不错,而且好像他们也没有用大量的时间在学习上,这让阿青感到担心,害怕自己没有优势,她暗暗告诉自己,需要更加努力学习,一定要超过其他同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百度APP畅享高清图片

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自己的成绩不升反降,为此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学习能力,烦恼、焦虑、越想就越焦虑,在课堂上时很难集中注意力,导致无法继续学业休学在家。阿青妈妈不知所措,在官网预约了面诊时间后,带着她一脸愁容地找到我。

阿青自小家境优越,深得父母宠爱,学习成绩也好。但是当她遇到困难时,尤其是随着学习成绩的下降,她体验到了挫败、沮丧、焦虑、担忧、烦恼等很多其他情绪,这些情绪充斥着每天的生活,她很想摆脱情绪的影响,结果却是渐渐迷失了方向,她需要先尝试理解这些情绪。

我:“你越来越能了解自己的情绪了,那么让我们放慢脚步去思考一下,这些情绪是如何产生的?”

阿青:“当我一人独处时,或者知道自己成绩的时候,就会感觉很失落,想到自己的成绩逐渐下滑,就无法集中注意力在学习上了。”

我:“对你来说,这些失落的情绪意味着什么呢?”

阿青:“我觉得自己没有指望了。”

我:“哦,没有指望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阿青:“我是一个失败者。我之前做出的努力好像都是徒劳,学习不再是让我觉得很胜任的事情了。同学们都比我聪明,我自己很笨。越想越难过,甚至又开始担忧未来,我无法继续做任何事情。”

我:“稍等,请问沮丧和失败者是怎么联系起来的?”

阿青:“哦,好像本来没什么联系,这是两回事儿。”

通过对话,阿青逐渐认识到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是她的病理性记忆导致的想法。其实情绪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一种传递的信号,促使她跟自己产生更多连结。

我:“当你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并且感到沮丧的时候会怎么做?”

阿青:“我觉得自己好难过啊,好像不是我自己了,我希望赶快离开那些情绪。”

我:“是的,很多人都不希望坏情绪出现在我们身上,因为当体验到这些情绪时,我们变得不理智或者失去掌控感,如果我们无法及时摆脱这些情绪的困扰,都是敬而远之。”

阿青:“那我该怎么办呢?”

我在潜意识状态下找到了阿青的病理性记忆。阿青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没考好,她妈妈非常恼火,拿着试卷走进女儿房间,站在阿玲的桌边开始责骂。她感觉害怕和委屈,担心成绩无法让妈妈满意。我对阿青的病理性记忆进行重组,阿青逐渐学会识别委屈、烦恼的情绪,当这些情绪发生的时候,她能够情绪稳定和平静下来。

我鼓励阿青尝试继续做自己的活动,或者做其他开心、愉快的活动,体验不同活动带给她的新情绪,从而替代和改变原来的情绪,帮助她找到应对情绪的行动。她发现,通过场景重建干预后,她发现可以思考一些题目,她能集中注意力看书了,找到了收获感,她体验到了内心的放松感,就不再感觉那么烦恼了,她可以继续学习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忆重组干预一个多月后,阿青顺利地返回了学校,她发现自己能够恢复平静的时间变多了,她又可以有更多时间投入到学习课程之中了,她的成绩又恢复到原先的水平了。阿青妈妈反馈说,女儿这段时间基本情绪稳定,很少再像以前那样出现焦虑了。看到阿青能够重新回到原先的人生轨道上,能够从容面对未来的挑战,我感到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