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楔子:

明朝成化十八年,内阁次辅刘吉遇到一件尴尬的事情。原来,刘吉奉旨到江南巡查,路过浙江淳安时,想起已经告老还乡的前内阁首辅商辂住在淳安,于是主动登门拜访。刘吉到了商辂家之后,商辂出于礼貌,让自己的儿孙们都来拜见当朝次辅。

接下来,刘吉看到商辂儿孙众多,一个接一个地向他行礼,他带的二十多份见面礼竟然不够。《明史·商辂传》云:

叹曰:“吉与公同事历年,未尝见公笔下妄杀一人,宜天之报公厚。”

意思是,刘吉对商辂感慨道:“我之前也曾和你共事多年,从来没见你妄杀一人,如今你儿孙满堂,看来是你有了福报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成化年间,商辂和刘吉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宰相”。刘吉入阁17年,尸位素餐,不办实事,他和万安、刘珝并称为“纸糊三阁老”。

商辂是刘吉的前辈,他入阁19年,品格端方,坚守正义,实乃贤相,当时有个说法是“我朝贤佐,商公第一”。

本文,博史君将通过史料,来和大家分享明朝三元及第的内阁首辅商辂,通过他的宦海沉浮,了解一段明朝中期的历史。

商辂(lù),字弘载,号素庵,浙江淳安人。根据《商文毅公墓志铭》记载:

商氏始祖讳瑗,宋嘉祐间,自西夏都知兵马使来归,赐地于邑芝山。子孙因家焉。

即,商辂的祖先名叫商瑗。宋仁宗时期,从西夏带兵归附宋朝。此后,商辂所在的家族世代耕读,在南宋和明初皆有人入朝为官。

商辂生于永乐十二年(1414年),小时候特别聪慧,被他同乡称为“神童”,十余岁就考中秀才。宣德十年,21岁的商辂在乡试中考中第一名,是为解元。十年之后,商辂进京赶考,考中会元。而后在面试时,被明英宗朱祁镇钦点为状元。在古代,一个人连中解元、会元和状元,被称为连中三元,即“三元及第”。

根据《明史·商辂传》记载:

终明之世,三试第一者,辂一人而已。

意思是说,在明朝,三元及第之人,就商辂一个。

其实,在长达1400年的科举历史上,“三元及第”几乎是站在科举顶端的,在历史上也只有16个人获得过这一荣誉,而明朝只有商辂一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明史》的这一说法是有争议的,因为在明朝人王圻所著的《钦定续文献通考》记载:

辂淳安人,宣宗乙夘浙江榜第一人,三试皆第一,明代三元黄观后,惟辂一人而已。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黄观之后,商辂是明朝唯一的三元及第。言下之意,明朝有两个三元及第,第一个是洪武时期的黄观。

不过,真正有争议的不是商辂的“三元及第”身份,而是他是不是明朝第一个“三元及第”。所以,不管这个争议的结论如何,都不能否认商辂是那个时代的“学霸”。

商辂中状元的那年,是明英宗正统十年。当时,太皇太后张氏已经去世,“三杨”中仅剩一个垂垂老矣的杨溥。在明英宗朱祁镇看来,这个时候正是朱祁镇摆脱“老家伙们”的束缚,大展身手的好时机。正好这个时候明朝出了个“三元及第”,明英宗认为这是锦上添花的好事。因此非常欣赏商辂。商辂被任命为翰林院修撰,不久又到东阁观政,被“重点培养”。

不仅如此,《明史》云:

辂丰姿瑰伟,帝亲简为展书官。

意思是,商辂是青年才俊,丰神俊朗,朱祁镇任命商辂兼任皇帝的展书官。什么叫“展书官”,字面上理解,就是皇帝读书的时候,商辂要帮他把书打开,并且帮忙翻页。其实,就是帝王身边的文学顾问。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在封建科举取士的年代,商辂以“三元及第”的身份入翰林院,又入值东阁观政,被明英宗青睐。他就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如果不出意外,他必将有一番大作为。

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

正统十四年,明朝发生了一件大事情。明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怂恿下御驾亲征,结果明朝50万大军在土木堡兵败,朱祁镇被俘,震惊朝野。

当时京城一片哗然,孙太后立年仅3岁的皇长子朱见深为太子,以朱祁镇唯一的庶出弟弟郕王朱祁钰监国。可瓦剌人突破宣府,直奔京城,人心浮动,军心不稳,瓦剌人更是以朱祁镇为筹码,千方百计讹诈明朝。这时,于谦等人建议拥立郕王朱祁钰为帝,遥尊朱祁镇为太上皇。孙太后以大局为重,同意了这一建议。就这样,朱祁钰登基,是为明代宗,改次年为景泰元年。

平心而论,明代宗朱祁钰是一位有作为的帝王,然而,人性是贪婪的,他坐上皇位后,被至尊之位的魔力所吸引,不愿意下来。这个时候,他一方面任用于谦等人抵御瓦剌人的侵袭,另一方面也要稳固皇权。

朱祁钰作为藩王,在朝中几乎没有根基。他想要稳固皇权,就要有自己的人,尤其是在内阁之中,必须提拔自己的亲信。朱祁钰选来选去,选了两个人进了内阁。一个是商辂,另一个是彭时。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商辂是正统十年的状元,彭时是正统十三年的状元。《明史·彭时传》记载:

郕王监国,令(彭时)同商辂入阁预机务。

朱祁钰为什么要选两个状元呢?博史君认为,有两方面原因:

其一,因为稍微有资历的人,都是太上皇朱祁镇培养的,商辂和彭时入仕的时间短(一个四年,另一个才一年),容易加恩。

其二,商辂和彭时都是状元,“状元”这个头衔比较稀缺,即使其他人觉得他们资历浅,但因为人家是学霸,大家也不好反对,谁让你不是状元呢?

就这样,商辂和彭时这两位年轻的状元破格入职内阁。这一年商辂35岁,彭时33岁。

笔者之所以把商辂和彭时放在一起介绍,是这两人后期的渊源极深。

其实,朱祁钰提拔二人入内阁,二人的心情是不同的。商辂踌躇满志,打算大干一场,而彭时则认为自己资历不足,以回乡为继母守孝为由,多次推辞。最终朱祁钰严令彭时必须留下,商、彭二人才携手入内阁。

需要说明的是,彭时和商辂都是君子,只是态度不同,这也造成了二人在今后一段时间“待遇”的不同。

在正统十四年到景泰元年,商辂和彭时在内阁运筹机务,他们一方面反对南迁,另一方面支持于谦抗敌。两位状元虽然资历尚浅,但在筹措粮草、征调民夫、安抚百姓方面都展现了自己突出的能力。

景泰元年,瓦剌退兵塞外,吏部尚书王直上奏希望朱祁钰派人接回朱祁镇,朱祁钰犹豫很久,最终派鸿胪寺卿杨善到瓦剌迎接朱祁镇,当朱祁镇来到居庸关后,朱祁钰又命商辂前去迎接。当年八月,朱祁镇回京后,被朱祁钰关到南宫之中,一关就是7年。

朱祁镇被幽禁后,商辂没有发声,但彭时却要回乡继续为继母守孝。很明显,彭时似乎在用自己的行为表达抗议。后来朱祁钰放彭时归家,待彭时守孝期满,朱祁钰再未重用彭时。商辂则不同,他在景泰时期一直位居阁臣,几年后,他和彭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