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躺在千万现金上睡觉是什么体验?

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每天躺在千万现金上,怕是连做梦的时候都会突然笑醒。

然而,对于这对河南农村夫妻来说,这样的日子,却过得惴惴不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五只、崔艳云夫妻俩

他们的床下足足存了8000万现金,但是他们却不敢花,更不敢往银行存。

直到他们被逮捕,床下8000万现金被查出,同村的村民们才知道,他们竟然这么有钱。

那么,这对农村夫妻的钱是从哪来的?后来又怎样了呢?

农村夫妻被捕,床下查出8000万现金

这对农村夫妻丈夫叫李五只,妻子叫崔艳云,都是河南安阳县安丰乡韩家寨村村民。

在村里人看来,这对夫妻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村夫妻,上有老下有小,两人安分守己踏踏实实过日子。

然而,直到2011年,警方上门搜查,从他们家里查出8000万现金,村民们才恍然大悟,合着李五只两口子,竟然是隐形的亿万富翁

夫妻俩家里查出8000万现金

不过,村民们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感到疑惑。

李五只两口子平日里连衣服都舍不得买,整天穿着买了十几年的旧衣服,住在连院墙都没有的老宅子。

他们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有钱了?

正当村民们纳闷之际,警方在李五只两口子的出租屋里,又有了新发现。

一脚踹开出租屋门后,在房间的角落里,警方竟然发现了大量装地满满当当的麻袋,打开麻袋,里面则是特殊的白色粉末

经现场称量,这些白色粉末的重量足有2.8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8吨毒品

而这些白色粉末,也正是让李五只两口子暴富的根本所在,这可不是普通的白色粉末,而是纯度极高的新型毒品

如果按照在“黑市”每千克1.4万元的市场价售卖,这2.8吨的白色粉末,至少得卖出3920万元

很难想象,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里,在随意堆放的麻袋里,竟然藏着价值近四千万的毒品。

更难想象,一对看似老实本分的农村夫妻,竟然会是大毒枭……

从普通人到大毒枭

李五只、崔艳云夫妇能成为大毒枭,其实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

李五只在成为大毒枭前,是做药品销售工作的,在销售药品的时候,他偶然间接触到了一种名为甲卡西酮精神类药物

了解甲卡西酮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种药物不能滥用,因为这种药物还有一个可怕的别称,“丧尸药”

原因是甲卡西酮对人体神经系统的作用,类似于冰毒之类的毒品。

在美国曾发生过多起,瘾君子吸食甲卡西酮后,精神不受控制,变得像电影里的丧尸一样,当街扑倒路人啃食其脸部的事件。

甲卡西酮又叫“丧尸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好生活,远离毒品

因此,甲卡西酮也就成了一种新型毒品,“丧尸药”。

李五只了解到,甲卡西酮作为精神类药物的价格,每千克大约只要700元,但是作为毒品流向“黑市”的价格,每千克则能卖到1.4万元

同一种物质,因为“用途”不同,价格却翻了足足20倍,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

马克思的《资本论》里有这样一句话: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这句话用在李五只身上,绝对再合适不过,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彻底被巨大的利润冲昏了头脑……

甲卡西酮

于是,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和研究后,他开始尝试钻有关部门对甲卡西酮管理上的漏洞

以购买化工产品“MAK”的名义,以700元每千克的价格,大量购入,然后再以每千克1.4万元的价格,卖给“黑市”里的下线。

这里大川需要再补充一点,这里的化工产品“MAK”,成分跟甲卡西酮是一模一样的,它俩就是同一种东西,也是用途不同,“MAK”广泛用在工业领域,但甲卡西酮则是精神类药物,因为用途不同,相关部门对它们的监管力度就不同了

这就跟甲卡西酮和毒品“丧尸药”的用途不同,价格就不同,是同一个道理。

通过钻漏洞,李五只果然赚到了第一桶金,而有了这第一桶金,他也算是有了大干一场的启动资金。

李五只钻漏洞购入大量MAK,二次包装成甲卡西酮当毒品卖掉

李五只的妻子崔艳云一开始还存在恐惧心理,担心这种违法的生意会出问题。

但看到钱后,她不仅跟丈夫一起放开了手脚,更是拉拢起一些知己的亲戚,一起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毒枭……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通过贩卖新型毒品,李五只和崔艳云夫妇可以说是赚了个盆满钵满,身价一度达到了上亿,但是随之而来的,还有无尽的苦恼。

他们俩育有一儿一女,儿女都已经懂事,但并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

为了儿女的健康成长,同时也担心贩卖毒品的事情白露,夫妇俩不敢花钱,更不敢存钱。

生怕跟着自己穷惯的儿女,会突然问起自己哪来的钱,更害怕银行卡账户里突然多出巨款后,国家相关部门会起疑心。

因为这事,夫妇俩曾多次想过“干最后一票”就收手,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干最后一票”

无奈之下,赚的钱大部分只好存放在不常居住的两处房子里,用纸箱子装好放在床下,也有一部分则是以知己亲戚的名字,买成了房产,买成了基金、股票……

夫妇俩有钱不敢花也不敢存

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时间来到2010年11月23日,河南安阳禁毒支队在一次打击毒贩的过程中,意外从一名从事非法研制管制类精神药品的人(袁某)那里,查到了李五只夫妇犯罪的线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袁某非法研制管制类精神药品的窝点

通过这些线索,警方最终在2011年4月份和6月份,分别将李五只和崔艳云缉拿归案。

警方将崔艳云缉拿归案后,在崔艳云的带领下,才最终找到了他们藏匿现金和毒品的窝点。

于是,也就有了文章开篇时,警方从这对农村夫妇床下翻出8000万元现金的一幕……

直到李五只和崔艳云夫妇被捕归案,他们的孩子仍不知道他们是毒贩。

只知道,他们犯了罪,很重的罪。

夫妇俩提心吊胆过了这么些年,被捕后,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终于落地,不用再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但是,他们的心里唯独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那就是他们的孩子,将从此失去父母的照顾,他们也再没机会看孩子们长大,成家,立业……

夫妇俩放心不下孩子

毕竟,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可怜天下父母心

但是还有一句老话,同样也说得没错,那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早知今日,他们又何必当初呢?

贩毒害自己害家人不说,更害了千千万万人,因为吸毒闹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因此,要大川说,这样的毒贩,根本不值得可怜

该可怜的,是他们不经事的孩子。

该可怜的,是那些死在缉毒路上的英雄缉毒警们。

该可怜的,是那些整天提心吊胆的,缉毒警的家人们……

武汉黄陂区民警张彪:只要不让毒贩逃脱,不要群众受伤!我们流点血不算什么。(图源央视新闻)

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三支队队长田丰:妈妈,总要有人禁毒,我学的就是这个,我能干好。(图源央视新闻)

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徐健:如果连我们都害怕的话,就没人去做了!(图源央视新闻)

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