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拍E6。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酱讲有亿点荒谬。

我找了几个版本, 貌似都没有,E6。顶多就是到E5的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嗯,“专业软件”,“影像乐评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其实如果你有兴趣,只需要五分钟,我教你,如何用AI提取人声,然后拉进工程里,什么音准音高,一目了然,你也能学会。这和打印店调整页边距一样简单。我其实也非常很擅长。

这确实没有E6。这确实荒谬。

但是,“用手机拍的现场视频来分析动态得出结论”,被从来没有步入演唱会的老师们来用最恶毒的方式质疑,这荒谬不荒谬?

我之前写的,确实也不完全准确。三人和声团是上一巡的配置,今年的和声老师换成了邹馨蓬,没有了郑老师和cola;士杰也会唱和声,也用program。也就是说,五月天演唱会上会用live和声演唱+播放program一起完成整体BV的部分。抱歉,我之前说得不够准确,但不影响整体逻辑。

(这一巡的主力和声担当,正牌邹老师) ‍ ‍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依然陪伴五月天的士杰,负责program以及演唱和声)

这几天,我其实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我们这行业,是不是真的有一些傲慢的心态呢?我们会认为有很多事儿是“常识”,比如“什么,只有副歌才有和声?主歌没和声??” “和声就要唱不同声部?听过double吗?同一条一模一样的vocal去搭这不是基操吗?”好像确实有一些傲慢。但是,大家作为娱乐行业的消费者,并没有任何义务去了解、理解我们的工序。我们只需要呈现出完整的一首歌,一张专辑,一场演唱会,送到你的面前,仅此而已。

所以,很多事情,真的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辩解。只需要给到大家,最真诚的心。干这一行的,从来不怕挖出我火热的心。

今早一位远方的朋友,也是因为五月天认识的同担,忽然给我送了一个蛋糕。在阿信生日这天,给自己买一个蛋糕,是常会有的事。但我确实是第一次在这天收到蛋糕。谢谢。

这几天,很多朋友真诚地劝我,也安慰我:不要难过,开心一点,而且你已经做得足够多了。我本也想着在事情结束之前,就先如此。很多那些拿着五月天给的演唱会赠票的老师,可能在几个月前还大肆发表着看演唱会的愉悦和感动,而他们全都集体闭麦。我当然能理解。不做伥鬼已经很不错了。就像作为行业里公认的“演唱会之王”,几乎所有人都会从他们这里得到演唱会的主题策划、舞美设计、和专辑之间的叙事关系等等的启迪,但我们必须要保持沉默。我都知道。

但看到阿信发的这段话,我还是忍不住,扑哧扑哧地哭了。

尽管后来士杰说,这只是记谱法的问题,阿信说的E6,是够得着的。

也有五迷朋友在我的微博评论区表示,“邹老师你把logic pro的设置,换一个记谱法,就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其实,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很中二的念头,是我希望在我还能燃烧的时候,能够把更鼓舞人心的、更有时代共鸣的音乐带给大家,就像他们曾经在我年少时候做的一样。《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在《人生无限公司》里面,像是路飞开了二挡,用力捶打地面,我也看到很多朋友说:现在的情况,不就像是路飞喊出找寻空岛的梦想,然后在那个嘈杂的小酒馆,被路人老师们羞辱吗。为什么路飞不反击呢?直接告啊。如果追随了伟大航路这么多年的你,当然明白为什么“不”。非但不,我们还要大声地说:空岛,就在上面啊!10拍E6,就在上面呀!你们看不到吗??

我知道,看到我发了这些话,很多关心我的朋友内心又会说:哎,白劝了。真的,对不起。

因为我永远都会记得,当我跟阿信说,“因为你们,我才走到这里”,然后阿信用力地,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没有让我缩回去。

我不会缩回去。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要在这里的决心。

我们巴黎直播见。直到约定融化成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