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解放战争时,刘子林带领12名战士,每人一支冲锋枪,由俘虏作向导,潜入敌人营房后,直奔敌师长关中岳的住房。

刘子林于1926年10月出生在河北省武安县南河底,1938年参加八路军,194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武工队员、副指导员等职,后任一二七团三营八连连长连长。

全面抗战胜利后,1947年9月,刘子林随纵队在河南伊川、密县对国民党军新三师、青年军二O六师展开激战,刘子林率突击队第一梯队穷追猛攻,毙敌250余人,俘敌150多人。

淮海战役中,刘子林八连随团在安徽宿县后桥家村,担负阻击国民党李延年兵团五十四军的任务。战斗进行到白热化程度,刘子林率八连用血肉之躯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立体进攻,以全连只剩下30余人的巨大代价,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阻击任务。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八连成了陈赓兵团十五军四十三师前卫团前卫连。在江西德兴,为追剿国民党军一四三师,刘子林率部突破敌人两个营的防线,向敌占守的险道高地双龙亭发起强攻,把顽敌20余人全部歼灭后,从双龙亭险道截住敌人,前后受阻的敌军被迫成群结队举枪投降,敌师长阎尚元成了八连的俘虏。

广州解放以后,刘子林升任四十三师一二七团营副营长。在阳江追歼时,当他带领前卫连快要到达台山西南方向的那圩时,碰到了粤中纵队的一个分队,从中得知敌保安第四师驻扎在那扶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那扶圩外有一片高地,敌人在此设立一个排哨。刘子林带领部队经急行军抢占了敌人排哨两边的高地,遂向排哨冲击。这里的30多个敌人当发现刘子等冲到跟前时,来不及打枪,就一个个当了俘虏。

通过对俘虏的审讯,刘子林得到了敌师长关中岳的住址、夜晚的口令等情况。

这时,主力还在后面,刘子林根据了解的敌情,大胆地向团参谋长建议,由他带领一个班摸到敌人师部去,逼迫敌师长投降。团参谋长批准了刘子林的建议,并派团组织股长李向明、参谋赵忠信跟他一起前往。

刘子林带了12名指战员,每人一支冲锋枪,由俘虏作向导,向那扶圩的寨门挺进。一路通行无阻,到敌人营房后,直奔敌师长关中岳的住房。当关中岳和他的参谋长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一排冲锋枪的枪口已经顶住了他们的胸膛。

刘子林大声说道:“我们是人民解放军,你们这个保安师,是打还是缴枪?”

敌师长关中岳语无伦次地说道:“事实就是这样,事实就是这样。”

关中岳在刘子林的枪口下,通过电话召来了两个团长。经过刘子林等的教育,关中岳和两个团长答应全部投降。

黎明时分,刘子林的第三营进驻那扶圩,成排的俘虏徒手走出那扶圩。我军未费一枪一弹,便把敌广东保安四师2700多人全部缴了械。

刘子林率三营进入广西陆川、博白县,经过两天一夜的奔袭,在新田墟突袭了白崇禧四十八军一三八师阵地,俘敌571人,缴获牲口350匹、迫击炮3门、重机枪8挺、轻机枪10挺、火箭筒两个。

1950年3月12日,刘子林随一二七团进驻云南省巧家县,参加接管国民党旧政权。

3月19日,国民党金沙江中游守备司令苏绍章1200余人,大举进犯巧家对岸的洼坞街渡口,扬言攻占巧家县城。刘子林奉命率领八连强渡金沙江,在“边纵”三十二团一营二连配合下,经3小时激战,歼敌150余人,重创苏绍章,重新占领了渡口。

5月2日上午,刘子林带领一个排护送40余名干部从昭通返回巧家途经会泽中寨,此时,中寨恶霸地主计光华和惯匪云朝甫纠集100余土匪正血洗中寨区政府,残杀区委书记魏立群等3人,绑架地方工作队员3人,枪支财物被洗劫一空。在农协会员引路下,刘子林兵分两路,迅速追上土匪并将其压缩在山沟里,当场击毙云朝甫以下50多人,解救出屠婉昌、王平、刘兰清3名女工作队员,被劫物资全部追回。

刘子林接到会泽境内匪情报告后,带领七连、九连、机炮连在功山、梁王山、大菜地一带,团团包围住“滇中抗粮军”总司令易培春土匪500多人,在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下,土匪土崩瓦解,非死即俘。奸诈的匪首易培春,最后在梁王山附近的毛毛秧山洞被擒,受到人民政府的应有惩处。

刘子林三营所向披靡,敌人闻风丧胆。指战员在连续追剿土匪中,军帽破了,有的战士干脆把白里子翻过来戴,在滇、川、康边区,土匪最怕“小白帽”解放军,说:“要是被戴小白帽的解放军发现,就像碰上粘粘果,粘上就甩不脱。”刘子林所部八连被四兵团命名为“兵团模范连”。战争年代,刘子林参与过250余次战斗,5次负伤,8次立功受奖,为革命事业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传奇一笔。

1953年,刘子林当选为青年团第二届中央委员会委员,1987年离休前任十四军四十师副师长。致敬全国战斗英雄刘子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