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兰亭序》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汉字之美被这件作品发挥到了极致。从南北朝时期到今天,通过《兰亭序》学习笔法的名家数不胜数,这也使得它的地位越来越“神圣”,如果哪部作品能跟此作相提并论,一起被提起,绝对算得上是“抬举”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唐代书法非常繁盛,产生了很多佳作,其中有一件被誉为“大唐第一行书”“《兰亭序》的孪生兄弟”,此作就是陆柬之的《文赋》。陆柬之此人名气虽然不如王羲之,但却是一位大高手,他也是衔接初唐与盛唐书法的重要人物。他幼年在舅父虞世南指导下学书,用不了几年就有“出蓝”之誉。

他通过虞、褚、智永书法进而上追“二王”,张彦远在《法书要录》中认为,陆柬之是晋唐三四百年间,仅有的23位得到笔法精髓的人。他后来又将笔法传给了自己的外孙“草圣”张旭,张再传给怀素、颜真卿。由此可见,陆柬之影响力之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专家认为,《文赋》比《兰亭序》更加珍贵,理由有三:其一,《文赋》是世间罕见的初唐名家真迹,而《兰亭序》是摹本,且历来争议较大,真伪之辨持续到了今天;其二,《文赋》笔法之精到、法度之丰富,丝毫不逊于“神龙本”《兰亭序》,且书写状态更为自然;其三,唐代行书不如楷、草辉煌,而《文赋》一卷就能够挑起“大梁”。

《文赋》此文作者陆机正是陆柬之的先祖,因此,为了不辱没祖宗,柬之晚年书艺大成之际,才决定落笔书写,全卷一丝不苟。一经完成,《文赋》就成了学习行书的必临法帖,孙承泽写道:“赵文敏晚年书法全从此得力”,所以,这部作品可以看作是“赵体字”的祖宗了。

据《石渠宝笈》记载:“《文赋》纵八寸,横一丈一尺一寸,行书,一百四十四行,一千六百六十八字。”具体写于何年已不可考。赵孟頫评价此帖得晋人神髓,并指出《文赋》水平丝毫不在欧虞褚薛之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赋》用笔方圆匹配、藏露并用,时而中锋、时而侧锋,字体楷、行、草毫不拘泥,这与《兰亭序》特征极为相似。笔画主次明显,调锋、衄挫自然灵活。笔尖在纸上行进,有提有按,翻笔绞转、一搨直下,极具纵逸之美。

《文赋》笔画的轻重粗细、提按转折,间架的疏密收放,章法的断连衔接,都颇具节奏感与韵律美,骨肉停匀、纤浓得宜,既有唐人尚法的严谨,又有晋人书风的潇洒。如今,《文赋》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是该馆的“看家宝贝”。

如果能将这部《文赋》临摹通透,不仅能极大提高行书用笔结字水平,也会对“魏晋书法”有更准确深入的了解。

而今,我们将陆柬之《文赋》原作进行了博物馆级别的超高清1:1复制,笔画、墨色自然灵动,与真迹别无二致,并配以纯手工装裱,为了便于您临摹和欣赏,我们还制作成一款经折装,特向您推荐,期待您的喜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