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O新闻】近些年来,网络直播成为了一个新的热点,不少大主播通过直播和各种网络带货,可以说是日进斗金,这也吸引到了不少想要通过直播赚钱的大学生。不过据澎湃新闻报道称,那些本想着通过直播行业出人头地的女主播们,当前却因为付不起高昂的违约金而不得不成为老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斗鱼

报道称,早在2020年7月,澎湃新闻与多家媒体就曾报道,直播平台斗鱼以违约为由,向多名女主播索赔8000万元违约金。消息广泛传播后,斗鱼迅速与多名受访女主播和解。此后3年,在不为舆论关注的角落,斗鱼及其母公司武汉瓯越网视有限公司(简称瓯越网视)的索赔仍在延续。被索赔对象多来自在校大学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相关对话截图(图源澎湃新闻)

有涉事主播向媒体表示,只要自己不按照他们的要求直播,他们便向其施压说直播时长不够,要起诉她。而有的主播则展示了签署的相关合同,格式合同显示,主播每月最低有效直播天数为24天,每月最低有效直播时长为120小时。每年有1次豁免机会。若超出则当月所有费用(本合涉及的平台签约金,礼物收益分成等所有费用)为0,乙方(主播)须向甲方(公会)支付500万元违约金。

有记者梳理多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判决书发现,以斗鱼和瓯越网视为原告的合同纠纷中,被告多为出生于1995年后的年轻女性。因无法偿还这些违约金,多名女生成为“老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