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龄化社会已来,但关于老龄化社会所遇到的一切困难和挑战,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所面对的最棘手的一件事,毕竟人类从没像今天这样长寿过。

不仅仅是我们需要面对一个庞大人口群体的老龄化,在日本,类似的困境已经开始发生。

在人口老龄化的日本,独居老人增加已经是无法阻挡的趋势。根据日本社会福利与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到2040年,日本65岁以上的独居者将高达896万人,这几乎等于我们未来数年或是今年一年出生的新生儿数量。

老年独居者也将占日本年长人口的四成以上,这也意味着老无所依的“孤独死亡”悲剧将会在日本不断上演。

根据统计,日本每年的孤独死事件不下3万起,无人认领的遗骨、遗物甚至是无人继承的“遗骸房”都将成为日本地方行政的一大负担。

和日本相比,我们如今的人口结构还相对年轻,但从总和生育率来看,我们已经比日本还要低,这也意味着妇女生育率已经不及日本,在可见的未来,社会老龄化所带来的一系列重大问题,独生子女的负担、消费、死亡和心理乃至社会保障,都将构成强劲的力量,挑战并重塑我们今天的价值观。

如果说今天人类所面临的共同敌人除了气候和环保问题之外,相信还有一大难题,那就是老龄化。

在日本,孤独死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常态。

日本每年平均有3万起孤独死个案,孤独死包括病死、饿死或自杀,被人发现时,可能过了好几天、好几个星期,甚至是好几个月。

而日本社会越来越老,年轻人越来越少,已经成为一个固态,是日本社会的一个非常鲜明的特征。

根据日本总务省9月17日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23年9月15日,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已经高达29.1%,再次刷新历史记录,日本老龄化全球最高。

80岁以上老年人数量也较去年增加27万人至1259万人,创下历史新高,日本80岁以上老年人口在总人口中占比超过10%。

一个老龄化社会,“老无所依”之下,老年人自力更生也就显得尤其重要。

哪怕是在日本这样的发达经济体,日本老年人就业人数也依然高达912万人,日本65-69岁老年人就业率也高达50.8%,70-74岁就业率也有33.5%,在日本劳动力普遍不足的情况下,未来还将有更多老年人就业。

为什么一个人会老无所依?

按照我们今天国人的观念来看,一个人怎么样都会有子女,都会有亲戚或朋友,我们很难想象一位老人竟然会面对孤独死这种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如果我们观察日本社会就会发现,尽管日本没有“计划生育”导致人口断代,但日本社会的经济发展和婴儿潮乃至文化思潮的觉醒,都共同导致日本年轻人的低欲望以及生育意愿的低迷。

换句话说,今天的年轻人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东西,在人类的历史上其实都非常短暂。

例如最低工资、双休、八小时工作制,这些充其量都不过是百年光阴,养老金同样也不例外,人类社会的保障越高,经济思潮所带来的转变同样也影响到了人们的生育观念,这些因素的变化,共同导致了日本的出生率低迷。

衰老同样也是如此,在欧美发明退休金体系的时候,欧美预期寿命也不到50岁,但如今百余年过去了,在一些发达经济体,人类的预期寿命差不多翻了一倍,这也导致老年人口的增长,给养老金的存续乃至发放,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而人类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长寿过,当然人类的欲望和压力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旺盛过,市场经济催生出了太多可能性,同样也放大了我们内心深处的欲望,消费主义更是塑造你要成为你自己,而不是成为一位父亲或母亲。

因而,当今天一个普遍性的社会中的群体开始老去,日本的挑战当然会比现在的我们更大,但如果我们的总和生育率无法提高还是维持原样的话,那么不出50年,只需要等到70后开始老去,那么独生子女一代人的养老压力,便可想而知,比起日本也不遑多让。

老无所依,按照今天日本的语境来看,其中当然有生育子女的老人孤独死,因为子女在外地上班,或是自谋生路,但同样的,越来越多的丁克、不婚一族的孤独死,似乎也成为了必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全球老龄化最高的国家,日本所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很多,站在一个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日本首先要拯救的,应该是本国岌岌可危的劳动力。

于是,日本现在把“老人”的定义放在了75岁这个数字,如果真的按照这个老年的定义方法,那么日本就能够挽留数百万劳动力。

当然,日本65岁以上的老人就业率超过50%,70-74岁的老人就业率也有30%以上,这也变相说明,日本作为一个发达经济体,可能并没有太多老人能够真正安享“退休生活”。

日本社会劳动力稀缺,可能跟老人自己没多大关系,尽管我们说日本社会“藏富于老”,但对许多老人来说,促使他们65岁以上还要工作的一个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们的养老金根本不够用。

日本1959年开始推行养老金体系,经过40多年的积累,在21世纪初就达到240万亿日元的规模,只有美国接近这个规模,我国社保基金总资产也只有这个数字的十分之一左右。

而日本的问题在于,日本建立养老金体系时也没有想到人口下降速度这么快,日本人口在二战后迎来一个高峰期,在70年代初又迎来一个小高峰,此后人口便一直下滑。

日本养老金储备在婴儿潮一代步入老年期前,都维持着充盈且保证高福利的状态,但等到这波人大量退休以后,他们不仅停止缴纳养老金,还开始领取养老金,这也导致日本年轻人不堪重负。

为了缓解养老金压力,早在几年前,日本就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从60岁提高到了65岁,并且用改变养老金总额的方式鼓励老年居民延迟领取养老金,但这依然收效甚微。

2018年,日本更是通过修正案,将日本公务员的退休年龄推迟到了70岁。

作为全球老龄化最高的国家,日本在鼓励生育方面做了许多功夫,幼儿、职场、现金补贴,各种措施但凡我们能够想到的,什么读书免费、托儿所、现金补贴、职场假期几乎所有工具都用上了,但日本年轻人买账吗?

从数据来看,并没有特别买账。

2018年,日本计划到2025年末让日本总和生育率达到1.8,但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判断是,这一目标很难实现。

如今五年过去了,日本2017年的总和生育率是1.43,到今天日本总和生育率是1.27,这个数字不仅仅远低于2025年的目标1.8,甚至也不及2017年的1.43。

总和生育率指的是一名妇女一生中生育的所有子女的总数,而我国则更低,只有1.09,甚至不及日本,这也是为什么,一个老无所依的日本社会,很有可能是我们的未来的根本原因。

老无所依,指的不仅仅是子女难以依靠,更指一个经济体举国之力,去扶持老人背后全体年轻人所需要付出的成本,这个代价当然是值得也必要的,但我们必须要指出的是,当新生儿越来越少,年轻人越来越少的时候,年轻人就必然需要背负更沉重的成本。

而更现实的地方可能还在于,我们的独生子女所要面对的两个老人,以及目前的国民收入水平。

以日本发达经济体都难以挽救的生育率,而我们在受制于财政、补贴,在激励人们生育上,显然不会比日本做的更好,这大概率也意味着,人口一旦下降,老龄化一旦开始,这几乎就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

如果以单个家庭来看,养老的重担在年轻人自己身上;如果以一个社会来看,整个老龄化社会的养老重担,在所有年轻人身上。

而目前的问题在于,我们准备好迎接一个急剧变老的社会了吗?日本没能扶起来的总和生育率,我们又该用怎样的办法去创造一个想生即生的环境?

对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我们所面临的难题和挑战,还远不止于此。

end.

作者:罗sir,新青年的职场内参。关心事物发展背后的逻辑,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关注我,把知识磨碎了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