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kevin一家来自比利时,父母变卖家产带孩子扎根贵州20多年,狂捐200万,还收养过超40个孤儿,一心扶贫却把自己扶成“贫困户”。

妈妈说,“我不想就这样碌碌无为一辈子,不喜欢活着只为了自己。”

而这份大爱的种子,也在潜移默化下扎根到儿子的心里。

如今儿子Kevin在贵州租下2000多亩地,全家一起当农民,尽管月收入才1500,但他们似乎活得比当地人还快乐。

始终纯粹

Keep pure

Kevin一家作为比利时人,却是资深的贵州乡镇土著,爱中国简直是爱的无法自拔。

用妈妈的一句话说,“你可以把我们中的一个人从中国带走,但是你没有办法泯灭他的中国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去菜市场,

会看到三弟lan在和菜贩认真砍价。

3块钱一斤的土豆,他直接砍到2.5一斤,

一买就是8斤。

老板娘也很爽快,

不仅送葱,还给了一袋子烂菜。

千万别质疑老板娘的好心,

那是专门为lan留来喂鸡的。

他跟小镇上多半的人都熟识,

经常开着自己的红色“兰博基尼”

穿梭大街小巷,

给各家各户送鸡蛋。

而二哥Kevin则专注经营自家农场,整日和爸爸一起忙着割草,自学农业畜牧等相关知识,照顾农场里的鸡、山羊、兔子、鹅......

大哥Geoffery原本在一家幼儿园做外教,疫情之后幼儿园关门,大哥只能暂时回到比利时,可心里仍在想念在中国的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多外国人来到中国,大多都是做老师或在外企工作,也会为融入中国拼命卷汉语,但Kevin一家不同。

他们明明可以有更好更体面的选择,却偏偏要做一名农民,月收入也才1500,却说自己很快乐。

在中国生活了20多年,三兄弟可以说是“反内卷先锋”,没上过大学,汉语也说得一般,不知996为何物。

在竹内亮导演的镜头下,弹幕上不乏有这样唱衰唏嘘的声音。

“父母坑儿子。”

“这家人真可怜啊。”

“这家人真傻。”

的确,在世俗眼中,Kevin一家善良到无法理解,为扶贫结果把自己搞成”贫困户“,儿子也没接受到良好的教育,无法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看着着实是有点悲哀。

然而,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他们,实际上并不”贫穷“。

Kevin一家与中国结缘,最初正是源于妈妈的善良。

妈妈Hetty是荷兰人,做过护士,之后在一家银行工作,后来通过朋友认识了Kevin的爸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0年,妈妈跟着姐姐来到贵州做义工。

刚踏上这片土地时,她便被这里奇形怪状的山迷住了,和比利时的山很不一样,还有各种少数民族聚居。

她在这里呆了两个月,每天进山送物资、进行医疗救助,充实且快乐。

父亲原本在做造公交车的工作,32岁那年因为公司倒闭转行做了货车司机。那时没有GPS,他便靠着一本在加油站买的地图书,走遍整个欧洲。

回国之后,妈妈对贵州念念不忘,她想搬到贵州生活并继续做义工,父亲欣然答应。

他性格内向,原就不喜热闹,不管是做火车司机还是搬到贵州,只要清静自由就是他所追求的美好生活。

计划了一年,2002年,他们终于决定举家搬到贵州。

刚来贵州不久,妈妈在电视上看到一部关于住在下水道的儿童的纪录片(类似之前写过的乌克兰下水道流浪儿童),看完后非常难过,于是跟家人商量能不能帮助这些困难的孩子。

父亲原本就是被妈妈的善良吸引,所以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离开比利时前,他们卖掉了自己的婚房,大概卖了200多万元,这哪怕是放在现在也是一笔巨款,可他们并没有把这笔钱花在自己身上,几乎全用来做慈善了。

给山区里送物资,或是为生病的人出手术费,或是直接捐款,来贵阳不到两年,他们卖房子的钱就花没了。

可他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甚至平日里的工作所得,也会用来帮助别人。

开农场前,除了做慈善,Kevin一家还收留过许多孤儿。

有些孩子两三个月大时就来到家里,养到四岁大时便帮他们找领养。即便送走,妈妈仍然不放心,会写信告诉领养家庭孩子的故事、喜好以及一些信息。

在Kevin家最长的孩子,待了9年才离开,但当他被领养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家里人都觉得心里仿佛空了一块,“他就像我们的弟弟。”

后来男孩去美国上了大学,至今仍喊Hetty“中国妈妈”。

主持人问妈妈这些年做慈善究竟花了多少钱,妈妈只说不记得,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匿名捐赠,也从不记账。

他们前后一共收养了超40个孩子,直到后来经济负担太大,收入极度短缺,他们才停下这一善行。

主持人好奇:“你们是怎么做到在收入这么短缺的情况下,还帮助别人的?”

一向不怎么说话的爸爸斩钉截铁回道:“钱从来不是问题,总能想到办法的。”

的确,如同父亲说的那样,每次感觉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总会有人对他们伸以援手。

他们从不卖惨,但每次都有好心人及时帮助他们,有些朋友会直接捐钱,而有些邻居会直接敲门送来牛奶、油之类的东西。

尽管生活过得如此拮据,可当主持人问Kevin一家后不后悔时,他们却十分笃定:“不后悔。”

如果说Hetty夫妇两人不后悔或许还有可信度,但Kevin三兄弟真的不后悔吗?

搬来中国时,Kevin才6岁,而三弟lan也才只有4岁,正是懵懂的年纪。听说要搬家,他们只觉得兴奋。

到贵州后,Kevin三兄弟很快便被安排上学。

20多年前的贵阳,外国人屈指可数,他们走在学校总是被人跟着,连上厕所都被人围观。

二哥Kevin和三弟lan像爸爸,是个i人,不喜欢往人堆里扎;大哥虽说像妈妈,性格开朗爱交朋友,可因为语言障碍,几个人在在学校根本学不到什么东西。

在这种情况下,妈妈最终决定让孩子们在家自学。

她在美国买了书寄回来,每天按照学校作息在家上课,主要科目有数学、英语和历史,以及四门语言,一直读到高中课程。

尽管一直不在学校上课,可也没有耽误兄弟几个交到朋友。

贵州人热情,每次Kevin三兄弟在别人家玩时,总是会被人邀请进家里吃饭。一开始他们吃不了一丁点辣,可后来却是无辣不欢,平时吃个牛肉粉都要放辣椒才香。

Kevin一家的童年过得也还算快乐,只是因为没有学历没有文凭,在中国想要有份体面的工作并不容易。

他们只能做一些零工,比如lan当过半年的英语老师,或是帮外贸店店主把东西销往国外赚些外快。即便如此,他们似乎也从未有过抱怨。

事实上,Kevin一家曾回去过比利时,第一个星期还感到兴奋,之后却只觉得无聊,既没有朋友,文化、生活习惯上也有颇多差异,于是他们很快就回来了。

“比利时不是家,这里才是我家。”

Kevin喜欢动物,小时候在比利时生活时家里也曾有个小农场,养了马和鸡,开农场是他的梦想。

2017年,在政府的帮助下,Kevin一家在贵州下司租到一块地,面积很大,有两千多亩,尽管是块荒地,可他们仍然很开心。

要知道,这个梦想在比利时可是非常奢侈,无论是租还是买,都需要还500年的债才能拥有,且面积非常小。而在贵州,这个梦想轻易就能实现。

只是经营农场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刚租下来时这里只是一个荒废的山头,杂草丛生,他们一直忙着割草,有时还会碰到蛇。

之后,Kevin和父亲一起动手,花了两星期盖好动物的房子,接着又买了鸡苗、羊、兔子、猪和鹅。

他们没有经验,一切都是从0开始,边做边学。

虽然Kevin在中国没有接受过正规兽医教育,但他凭借着对农场的热情,通过网络寻找专业的资料自学,甚至学会了如何解剖死去的动物来了解病因。

从家里出发到农场有6公里,山路蜿蜒,他们每天两趟开车进去,给兔子割草、喂鸡、喂羊、捡鸡蛋。

此外,他们也在开荒地,在地里种了玉米、生菜和红萝卜。

如今农场渐成规模,他们每天大概能收40个鸡蛋,村里的人想买可以直接联系他们,网上如果有人想买,加上包装和快递费,一个鸡蛋能挣一块钱。

开农场听着固然美好,可按照他们这种传统的经营方式,目前想要赚到钱仍然很困难,每个月也只能挣1500左右。

许多人好奇,作为年轻人,他们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为何一定要执着于这么累且短期难以看到效益的农场?

对此,Kevin有自己的理解。“如果你种一颗种子,你可以观察植物生长,你可以照顾植物,一旦植物完全长成,你就可以收获玉米,你可以把它喂给动物,也可以喂给人们,所以你得到的满足感是(车间工人)的很多倍。”

除了满足自己内心的成就感,Kevin一家其实还有另一层打算:

如果农场效益好,可以暂时为残疾孩子提供一份工作,帮助他们谋生。

2022年,Kevin和lan也开始顺应潮流做起了自媒体账号,经纪人是自己的朋友。

和许多融入中国的外国人一样,他们会分享自己的日常,或是分享自己做中国菜的过程,偶尔也会讲讲自己的故事。

或许是因为视频做的不精致,他们粉丝量并不多,只能偶尔接到广告,收入依然不多,可他们并不会苛求。

Kevin一家人的大爱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理解。

有人认为,夫妇两人的决定影响了三个孩子的人生轨迹,让他们在无形中失去了好的教育或是成就自我的机会,对他们属实有些不公平,如果他们现在回比利时,或许就不会过得如此困苦了。

可在Kevin三兄弟心里,自己的根就在这里。

大哥Geoffery虽然回比利时发展了,但仍想念中国的一切。弟弟lan有次跑17000公里,将贵州香酥鸭、辣条和鸡爪带给他,两兄弟一起吃得很香。

二哥Kevin也曾见过外面广阔的世界,可最终还是选择回到小镇,他说,城市里都是内卷和KPI,生活节奏太快,他更享受农场和自然赋予生活的一切美好。

只有lan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再待在农场。

不过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冬天来临时,他们一家围坐火炉,一起喝酒聊天;春暖花开时,走进田里,风里有甜甜的香味。

的确,人的一生只有自己知道该怎么度过,无论要过怎样的生活,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应该给予尊重。

在中国人看来,上一代父母的理想主义固然伟大,但导致下一代的生活深陷泥淖,让他们在人生选择上有了更多局限,实在是非常可惜。

但另一方面,就像片子里的服务员姑娘说的那样,羡慕他们一家人的心态——

在人人深陷物欲、攀比却又无法挣脱之际,他们身上反而有种神奇的自由,似乎打破了人生固定的秩序,让人看到,原来人也可以各有各的活法。

世事变幻,时光流转,他们经济上虽说依旧窘迫,可20年如一日坚持着原本的善良和纯粹,何尝不是活成精神上的富翁了呢?

本文图片素材来源:

B站《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第4季》、

B站@Kevin一家在贵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

[1]自PAI:我,比利时人,父母变卖家产带我来中国,现在全家在贵州当农民

[2]B站《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第4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