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注意到,近一个月内有四家中小银行先后公告称,不行使二级资本债赎回选择权,分别是葫芦岛银行、阜新银行、河南伊川农商行、大兴安岭农商行,涉及的二级资本债规模合计27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者梳理中国债券信息网发现,今年以来,已有15只银行二级资本债发布不赎回公告,涉及13家中小银行。其中,九江银行、安徽太和农商行在公告后又更正为“行使赎回权”。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今年银行不赎回的二级资本债规模合计为59.5亿元。

一个月内四家银行宣布不赎回二级资本债

具体来看,葫芦岛银行年内已有两只二级资本债宣布不赎回,合计规模达15亿元,分别是7月下旬披露的“18葫芦岛银行二级01”(10亿元)和11月上旬披露的“18葫芦岛银行二级02”(5亿元)。

阜新银行宣布“18阜新银行二级01”本期不行使赎回选择权,债券规模为17亿元。

上述两家银行均是辽宁省内的城商行。记者注意到,联合资信对葫芦岛银行出具的2021年跟踪评级报告中显示,当期确定下调该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下调“18葫芦岛银行二级01”和“18葫芦岛银行二级02”信用等级为“A”。截至2020年末,葫芦岛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2.33%、0.42%、0.42%。

联合资信对阜新银行出具的2021年跟踪评级报告中显示,当期确定下调该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下调“19阜新银行”信用等级为“AA-”,下调“18阜新银行二级01”及“20阜新银行二级01”的信用等级为“A+”。

此后,因葫芦岛银行、阜新银行尚未公开披露2021年及2022年年报,联合资信相应推迟出具这两家银行2022年、2023年的跟踪评级报告。前述评级报告透露,根据葫芦岛银行、阜新银行反馈,按照辽宁省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总体部署,这两家银行正有序推进相关工作。

河南伊川农商行宣布“18伊川农商二级01”本期不行使赎回选择权,债券规模为3亿元。

2019年7月,中诚信国际将伊川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将“18伊川农商二级01”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

在后续评级过程中,伊川农商行未提供评级所需完整材料,评级机构无法对伊川农商行的信用状况作出判断。2020年11月,中诚信国际公告称终止对伊川农商行的主体及“18伊川农商二级01”债项信用评级。

此外,近日大兴安岭农商行宣布“18大兴安岭农商二级”本期不行使赎回选择权,债券规模为2亿元。

年内不赎回的银行二级资本债规模合计59.5亿元

记者梳理中国债券信息网发现,今年以来,已有15只银行二级资本债发布不赎回公告,债券规模合计为75.5亿元,涉及13家中小银行,以农商行为主。其中,九江银行、安徽太和农商行在公告后又更正为“行使赎回权”,涉及的债券规模分别为15亿元、1亿元。剔除这两家银行后,今年银行不赎回的二级资本债规模合计为59.5亿元。

实际上,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商业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工具在距到期日前最后五年,可计入二级资本的金额,应按100%、80%、60%、40%、20%的比例逐年减计。由于资本补充效力衰减,因此发行人大多会选择赎回二级资本债后再续发资本补充工具。

中债资信近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不赎回银行多为资产规模较小、资产质量较差、资本充足水平较低的中小商业银行,其不赎回二级资本债的核心原因是其本身存在一定资本缺口,尤其是还原真实资产质量后资本补充压力更大。

“同时较差的盈利能力无法提供有效的内源性资本补充,叠加较弱的股东支持和市场认可度导致通过股东增资或再融资补充资本的渠道受阻。多重压力下,如果选择赎回将会使商业银行产生更大的资本缺口,为了满足监管对于银行资本充足性的要求,银行选择不赎回。”上述报告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