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当如孙仲谋,生女当如郭文景?

12月4日,信雅达(600571.SH)再次一字涨停,收出3连板。信雅达股价接连涨停,被称为“女儿概念股”。

据媒体报道,信雅达董事长郭华强二女儿郭文景创办的AI视频软件Pika火爆海外市场。不过信雅达随后发布公告称,公司与Pika没有任何业务往来。

览富财经网注意到,信雅达没有人工智能视频生成类产品及相关业务,公司近年来的经营业绩起伏较大,并不稳定。针对近期市场对其的疯狂炒作,还应更多保持一份谨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创二代”创业项目火爆出圈

公开资料显示,Pika成立于2023年4月,创始人郭文景是斯坦福大学AI Lab博士生,专注于NLP(自然语言处理)和图形学的研究,其曾在微软、谷歌等公司实习,拥有较强的工程和科研能力。

另一位合伙人Chenlin Meng兼任Pika公司的CTO,就读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生,其在本科就读期间就发表了5篇通用人工智能方向的论文,两人在生成式AI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

今年4月,郭文景和Chenlin Meng从斯坦福大学退学,并开启创业之旅。两人携手创立了Pika labs,欲打造一个更易使用的人工智能视频生成器。两人的努力也换来了丰厚的回报。

一段马斯克“上天”的视频,使得Pika迅速出圈。根据Pika官方发布的宣传视频,只需要输入马斯克穿太空服、3D动画,就能生成一段马斯克穿着太空服准备乘坐火箭升上太空的动画视频。其形象生动、动作和背景也非常逼真,完全可以媲美大成本制作的3D动画效果。

除了生成视频,Pika 1.0还可以实现对现有视频素材中的元素进行修改、更替等。比如修改视频尺寸、更改视频人物的衣着、转变视频风格等,都能轻松完成修改。可以说,这些能力颠覆了传统的视频制作,让“每一个普通人都能成为电影导演”。

近日,Pika公司还完成了A轮融资,筹集资金总额达到5500万美元。投资人的阵容堪称豪华,包括OpenAI创始成员安德烈·卡帕西、Github前CEO纳特·弗里德曼、Quora创始人亚当·迪安杰罗等,AI领域的知名公司基本都参与其中。

“女儿概念股”遭热炒,与Pika没有业务往来

女儿的创业项目“一炮而红”,使得信雅达的股价也火了一把。

据了解,信雅达是一家面向行业客户提供完整解决方案、产品及服务的金融科技企业,已为全球4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提供金融科技服务和产品,国内银行客户覆盖率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虽然在人工智能领域有所布局,但信雅达的业务并未涉及生成式人工智能产品和服务。

根据公司介绍,信雅达聚焦于金融场景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成立了金融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研究院。同时启动“AI+”计划,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重构金融业务和管理流程,全面赋能大金融客户。

针对自然语言处理、图像识别、知识图谱、AI定制化建模等领域,信雅达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已形成智语图灵平台、机器学习平台等一系列研究成果。

公司2022年年报显示,信雅达正致力于打造AI底座,助力银行等金融客户加速实现数字化转型,助力中国金融行业快速实现数字智能化。

虽然没有生成式AI业务,但市场资金却强行将信雅达打造成“女儿概念股”。

11月30日晚间,信雅达曾发布一则澄清公告,Pika公司创始人之一郭文景系公司实际控制人郭华强先生的女儿。除上述关系外,公司与Pika无其他关系。郭文景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公司未投资Pika,也未与Pika有任何业务往来。

即便如此,市场资金的炒作却依然疯狂。自11月30日放量涨停后,信雅达又连续收出两个一字涨停板,至今已实现3连板,股价表现极其强势。

因公司股票交易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已触发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情况。经过信雅达的自查,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包括但不限于重大资产重组、发行股份、上市公司收购、债务重组、资产注入等情况。

股东及高管今年已多次减持

览富财经网注意到,信雅达的主营业务收入以IT行业为主。根据2023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在IT行业实现营收8.54亿元,占比高达98.88%。

但是,信雅达近年来的盈利能力有较大起伏,很不稳定。2020年至2022年,信雅达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2.91亿元、-1.5亿元。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又实现了扭亏为盈,实现利润5327.19万元。

信雅达表示,今年上半年,公司稳步推进经营计划,公司的营业收入逐步增长,为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建立了信心,奠定了基础。

针对公司的未来发展,信雅达表示,公司将保持对行业和政策的敏感度,不断夯实主营业务,持续聚焦前沿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创新,拓展行业新赛道。

虽然对公司未来持续看好,但信雅达的实际控制人和部分高管却在今年多次减持手中的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2023年1-2月,公司实控人郭华强累计减持130万股,高级管理人员陈宇减持10000股,董事朱宝文减持55万股;3-6月,郭华强再次减持100万股,高级管理人员韩剑波累计减持8万股,陈宇累计减持2万股;7月,又有李亚男、韩剑波、陈宇等多位高管集中减持,累计减持157.5万股;9-10月,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有限公司累计减持467.1万股。

股东及高管频繁减持,或许将给公司的未来发展带来更多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