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埃及话事人萨达特和以色列话事人贝京正式和谈,签订了《戴维营协议》。从此以后埃及和以色列就不打了,双方结束了长达30年的战争状态,开始握手走向和平。

埃及做出这个选择,让阿拉伯世界痛心疾首。毕竟埃及当了阿拉伯世界长达30年的带头大哥,过去30年里,每次和以色列干架,都是埃及带头搞事情。

为此,阿拉伯各国把埃及的脊梁骨都戳断了,认为他们是阿拉伯世界的背叛者。从带头大哥,到背叛者,埃及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埃及知道再打下去也没戏

埃及国父纳赛尔还活着的时候,经历过3次中东战争,自己主导了其中的2次,堪称埃及雄狮。但是这头雄狮到了晚年却极其不幸。

由于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惨败,埃及丢了加沙和西奈半岛,因此纳赛尔在埃及国内遭到了各种非议。这让纳赛尔想起了1948年时,自己和小伙伴们,也是这么非议法鲁克国王的,可真是风水轮流转。

当时埃及的摇钱树苏伊士运河也停运了,国内四分之一的财政收入投到军费当中,也都打水漂了。所以埃及内部经济严重吃紧。

此后埃及不得不向苏联低下了高傲的头,希望能获得一大笔赞助,然而苏联当时却已经不太看得上埃及了,甚至直接要求在埃及驻军作为交换条件。

纳赛尔痛心疾首,只好向阿拉伯几个土豪求援,金主科威特、沙特都是倒向老美那一方的,这事儿他很清楚,实际上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1970年,纳赛尔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烂摊子留给了他的战友萨达特。萨达特雷厉风行,一边赶跑了全部苏联专家,一边则发动了第四次中东战争。

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虽说阿拉伯联军还是战败了,但好歹前期打出了气势,让以色列也损失惨重。因此,埃及有了和以色列谈判的资本。这个时候萨达特打算与以色列和谈,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根本打不赢

虽然残酷,但这是事实。前面四次中东战争,阿拉伯联军没有一次真正打败以色列的。而且是越打战斗力越差,凝聚力也越差。

埃及这个带头大哥,当的十分心累。尤其是纳赛尔生命中的最后几年,不仅要承担战败之苦,还要调解巴解和约旦的矛盾,叙利亚和约旦的矛盾,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矛盾。一盘散沙的阿拉伯世界,短期内根本不可能打赢以色列。

第二,苏伊士运河必须要复航

埃及最重要的外汇来源就是苏伊士运河,这里的过路费想必大家也听说过。这地方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过后,直接停航了。

由于以色列占着西奈半岛,苏伊士运河东岸都在以军手里,运河自然没法正常运转。没了这棵摇钱树,埃及的经济可谓是举步维艰。不管用什么方式,萨达特都希望苏伊士运河尽早通航。放在自己兜里的才是实实在在的,顶着个带头大哥的虚名,早晚拖垮自己。

第三,埃及也该回归和平了

从1948年的第一次中东战争,到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埃及已经先后打了25年了。这些年,大量收入投入到了军费当中,导致埃及的经济一直停滞不前。

若干青年前赴后继在战场上牺牲,他们是普通埃及人的儿子、父亲、丈夫,他们本可以获得安稳的生活。凭什么继续剥夺下一代获得和平的资格呢?埃及不是没有努力过,但形势比人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谁来继任阿拉伯世界的带头大哥

1977年萨达特飞往耶路撒冷,直接成为了当年的重磅新闻。1978年埃及和以色列达成和约,直接把阿拉伯世界的怒火给点燃了。所有人都开始咒骂埃及话事人萨达特是叛徒,是小人,埃及背叛了阿拉伯世界等等。

不管咋样,埃及有选择走哪条路的权利,这事儿谁也没法挽回。即便1981年萨达特被极端分子给害了,但依旧无法阻止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和平。

埃及虽然退出了,但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之间的争斗,还没有结束。至少一部分阿拉伯国家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当时以色列还占着叙利亚的戈兰高地,这里不仅有中东水塔之称,是巴勒斯坦的重要水源地,而且距离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只有60公里左右,一脚油门就到了。

此外,以色列还占着巴勒斯坦的大片土地,包括了加沙和约旦河西岸,这里虽然过去被埃及、约旦占着,巴勒斯坦人不好说什么,但被以色列占着以后,他们肯定不服气啊,第一个不服气的自然就是巴解组织。

那么问题来了,谁来当这个带头大哥呢?

  • 叙利亚和巴解看了看海湾几个土豪,沙特和科威特等国连连摆手:别了别了,出钱的事情我们酌情考虑,当大哥的事情,你们还是找别人吧。
  • 他们又看了看北非的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他们也是连连摇头:这个,那个,要不还是看看今晚吃点什么吧?毕竟咱和巴勒斯坦也没啥瓜葛啊!
  • 他们回头看了一眼约旦和黎巴嫩,此自己长长叹了口气,约旦在1971年以后,基本就和以色列冰释前嫌了,而且跟叙利亚、巴解都不和。至于黎巴嫩,从1975年开始,就一直在内耗,自己人打了15年之久,况且体量太小了。

叙利亚和巴解环顾一圈,居然发现没有一个带头大哥可以带着他们继续跟以色列对着干了。得,泛阿拉伯主义可以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

三、土耳其和伊朗:要不你们看看我们成不

纳赛尔在1956年的第二次中东战争后,曾经提出过泛阿拉伯主义,他打算将自己的经验推广到整个阿拉伯世界,从而建立一个统一强大的阿拉伯国家。

奈何这一构想并没有实现,他就走人了。此后阿拉伯世界一盘散沙,甭说统一了,就连合起伙来对付以色列都成了大难题。

这个时候,土耳其和伊朗这两个小伙伴,提出了泛伊斯兰主义。啥意思呢?土耳其是土耳其人居多,伊朗是波斯人居多,他们并不是阿拉伯国家。因此过去一直没法插手阿拉伯的事情。

但是土耳其和伊朗,都是伊斯兰国家。如果伊斯兰世界抱团取暖,是不是会有另外一番作为呢?眼看着阿拉伯世界已经扶不上墙了,土耳其和伊朗自然要出手体现影响力了。

相对于伊朗来说,土耳其其实更被动。主要有这么2个原因:

  • 第一,土耳其是昔日奥斯曼土耳其的主体,他们想要重新成为伊斯兰世界的老大,带领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对着干,不就等于是恢复奥斯曼土耳其昔日的光景吗?这是阿拉伯人万万不会答应的。阿拉伯对土耳其天生就有防备心理,毕竟在他们手下当了400多年顺民。
  • 第二,土耳其和叙利亚有领土争端。除了大家熟悉的哈塔伊省以外,土耳其一直想要侵占叙利亚北部,将库尔德人的势力范围纳入自己的领土。这事儿遭到叙利亚的强烈反对,双方一度兵戎相见。

伊朗的条件则更加成熟一些,波斯人和阿拉伯人并没有太多仇怨,当年奥斯曼土耳其兼并阿拉伯领土以后,和波斯分庭抗礼,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伊朗也有硬伤,他们是伊斯兰世界的什叶派,属于少数,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都是逊尼派掌权。

因此,伊朗这些年,积极与同属什叶派掌权的叙利亚、伊拉克合作,又在黎巴嫩、也门培植了真主党、胡塞武装等,形成了一个什叶派之弧。目前在阿拉伯世界影响力最大的外来力量,当属伊朗。

什叶派之弧也怵航母打击群

伊朗的确可以用泛伊斯兰主义的由头,暂时代理阿拉伯国家的带头大哥。当然了,自然也有反对者,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国家,自然很不喜欢伊朗。

伊朗应该是挺享受沙特看不惯自己又干不掉自己的样子的。要想对付以色列,目前几个还在坚持的阿拉伯国家,包括哈马斯,还真的只能依靠伊朗,否则根本成不了气候。毕竟叙利亚被打成了筛子,黎巴嫩一蹶不振,埃及、约旦、巴解与以色列握手言和,哈马斯还能靠谁?

不过伊朗也不是万能的,老美的航母开来以后,他们也只能选择隔空喊话了,并不敢为了小弟以身犯险。毕竟不是一家人,关键问题上还是要掂量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