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春节前夕,一天夜里两点钟,入藏代表团秘书迟玉锐一行将马匹、驮牛、行装备好出发了。山南总管堪穷得知后,急忙派佣人去追,追上后送来银元,并说宴席已备好,堪穷要为他们饯行。佣人跪求他们宽限一天再走。

堪穷也随后赶到,迟玉锐对他说:"多谢你的盛情,但我们签订的协议已到期,代表团说话算数,坚决执行,噶厦不守信誉,这与你无关。"

堪穷无奈,又以"担心路上出现危险,他负不了责任"为由相阻扰。迟玉锐一概不理,坚决要求即刻动身。堪穷无可奈何,只好为他们安排船只,送他们渡过雅鲁藏布江。为了防止他们去昌都,堪穷让他们向靠近拉萨方向30里的一个村庄进发,安排他们在那里过夜。

当夜,噶厦当局派旦加前来阻拦,他带着一名回族翻译,查看了迟玉锐一行的住处后,随即过河向堪穷汇报拉萨当局的指示去了。迟玉锐知道西藏官员出差,自己的马舍不得骑,只牵着,必然贻误时间,所以估计他很晚才会返回,就动员大家乘机连夜启程赴桑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翻过郭卡拉山向德庆靠近。从乃东到德庆是5天的路程,马不停蹄的连夜赶路,两天两夜就可到达。

在途经桑耶时,旦加追了上来。迟玉锐让妻子程广惠和李铭、汪永德三人先走,直向山脚进发。这时天色已晚,旦加以稍作休息为借口,拖延时间。他将迟玉锐的马鞍卸下藏起来,被迟玉锐发现后,强行要回,迟玉锐骑上马追上了程广惠三人,四人继续前进。

藏官又利用迟玉锐一行不识路,悄悄指使藏兵故意给他们带错路。但由于押送他们的一班藏兵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感情已经很好,结果给他们指的都是正确的路线,四人顺利地到达郭卡拉山脚下。但是,由于劳累过度,驮牛吐血,马也不走了,四人只得住下。

看到四人无法前进,旦加很是高兴:"你们还走不走?"

迟玉锐说:"不走了。"

旦加看他们疲劳的样子,信以为真,布置了岗哨,又下令藏民严禁卖给他们柴草,也不准安排住处。然后自己找地方吃饭睡觉去了。

岗哨并不认真监视他们,也都找地方去睡了。为了抓紧时机翻越郭卡拉山到德庆,迫不得已,迟玉锐以五块银圆的高价购买了藏民的一些苜蓿。大约休息了两个小时,牛马吃饱,四人也吃了点干粮,不顾疲劳,连夜前行。

冬天的郭卡拉山山高路滑,又是阴天黑夜,看不见道路。为了赶路,他们骑马爬山时不断滑倒,只好牵马前行,因此走得很慢。大约两小时后,旦加发现迟玉锐一行已走,赶紧派藏兵追赶。

藏兵们同情他们的处境,并不认真拦截,只是迫于压力不得不做个样子。只有旦加的一个家丁最为卖力。他追赶上迟玉锐以后,就扑上去抢他的乘马,迟玉锐毫不畏惧,用木棍阻挡。马受了惊,迟玉锐从马上摔下,惊马窜下沟底。

马鞍、行李都跑丢了,装行李的褡裢被树枝挂破了。迟玉锐在沟底花了好长时间才把马、马鞍和行李找回来。

当迟玉锐去找马时,那个家丁又去抢夺程广惠的马。怀孕的程广惠当时挺着大肚子,但因马上驮有重要密码,所以也丝毫不能示弱。她拾起迟玉锐掉在地上的木棍,拼死保护自己的马。

她一棍打断了家丁的手电筒,又去拼死夺他的手枪。经过一场搏斗,家丁认为迟玉锐的马跑了,已难以成行,再加上这些代表团汉人成员都是不要命的架势,就溜走了。他没想到的是,迟玉锐找到马以后,四人又继续上路了,当天快亮时,他们已爬到山顶。

这时,藏兵陆续追来。迟玉锐向旦加抗议他家丁的行为,旦加连忙赔礼道歉:"这是噶厦的命令,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翻过山顶,旦加派人到德庆县城去安排食宿,实际上还是拖延时间,等待噶厦政府的指示。迟玉锐不理他的小把戏,继续前进。旦加派兵左右堵截,不许前进,然而他见没法堵住,旦加只好自己先走了。

迟玉锐一行到达德庆县城时,已是深夜,但消息很快传到了拉萨。夏日仓活佛闻讯,又派一人化装成小喇嘛与迟玉锐联系,不慎被德庆的僧官发觉,并扣留了小喇嘛。迟玉锐指责他刁难、扣留代表团副团长夏日仓活佛来看望他们的随从人员,声称明日即去拉萨,向噶厦提出抗议。

旦加和回族翻译闻讯赶来,看望被扣小喇嘛,随即当面释放。两人连夜赶回拉萨向噶厦报告去,噶厦知道四人一定要进拉萨,迫于和谈大局已定,再加上社会舆论的压力,惶恐不已,立即派一高级官员,向夏日仓活佛求情,让夏日仓派秘书长前去说服他们,改吉日迎进拉萨。

夏日仓活佛指责噶厦不守信义,多次欺骗代表团,应由噶厦去向代表团赔礼道歉,解释清楚,仅派秘书长去,代表团汉人成员不相信。噶厦官员说,还是你们代表团的人去解释,他们相信秘书长的。噶厦还保证不再失信,一定欢迎入藏代表团进拉萨。

夏日仓活佛见他们这样说,才派秘书长强佐格来加措带着噶厦的保证信,由其弟尕勾、侄儿多尔吉陪同迟玉锐四人当夜到德庆县城。格来加措向迟玉锐等人传达了噶厦的意思,请他们放宽心。

旦加带着自己的用人、家丁,领着一班藏兵,前呼后拥地把迟玉锐一行送进拉萨。当天正赶上藏历年,在藏族民众心中是大吉之日。青海、四川、云南、青海等地朝佛的人很多,听说入藏代表团今天要进城,沿路观看的群众很多,自发形成了热烈的场面。

藏兵拿着木棍、马鞭,赶也赶不开。引路的藏官怕迟玉锐四人接触群众,扩大影响,越走越快。迟玉锐他们却相反,偏要勒紧马缰放慢脚步,有意与民众见面,让民众看看入藏代表团代表成员是不是红头发、绿眼睛、青面獠牙的怪物。

迟玉锐走在前面,当场就听到有民众说道:“汉族人原来和我们长得一样呀。”迟玉锐不由露出即将完成使命、胜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