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视剧《特赦1959》中,原军统局息烽监狱少将主任、保密局西南特区副区长兼督察主任周养浩不是个省油的灯,他用劈柴柈子打破了郑介民堂弟、蒋系四十九军中将军长郑庭笈的头,还经常跟原军统局行动处上校副处长、保密局西南特区少将区长徐远举勾结在一起,经常找原十二兵团中将司令黄维的麻烦。

真实历史中的周养浩,用沈醉回忆录《军统内幕》中的一句话就能概括:“周(养浩)是戴(笠)的小同乡,也是一个非常凶狠残暴的特务头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养浩的凶残,息烽集中营幸存者李任夫《息烽集中营黑幕》中也有披露:“周养浩为人阴险毒辣,是一名杀人出色的刽子手,在他的刀笔下,不知决定了多少人的死刑……其杀人的手法有三种,即枪决、棒杀、活埋……屠杀张露苹(原名余薇娜,潜伏在军统电讯总台的女地下党员)等人时,连手铐都没打开,(张露苹坚决不肯在敌人面前屈膝并高呼口号)六个刽子手分别射击,先从臀部射起,再及四肢,一连中了六弹才告断气,对其他几人,也是采用同一手法。”

周养浩穷凶极恶,到了战犯管理所依然恶习不改,我们在电视剧《特赦1959》中看到的那个“书生杀手”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一直盼着老美取胜,还对表现很好的郑庭笈冷嘲热讽,并最终引发了一场打斗。

周养浩打破郑庭笈的头,这件事并没有真实发生,真正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打架的事远军统局电讯处少将副处长董益三打了黄维一耳光,电视剧进行了艺术加工和移植。

电视剧《特赦1959》真实地还原了周养浩的阴险与毒辣,他在1975年特赦后,一心想去找他的旧主子老蒋,结果被拒之门外,最后无颜返回,只好流落他乡投奔女婿,寄生直到客死洛杉矶,这说明二十多年的改造,他都一直是在伪装,根本就没有真心悔过。

周养浩的心狠手辣是真的,棒打郑庭笈是艺术加工,电视剧《特赦1959》中还有一件事半真半假,那就是周养浩被宋希濂一顿痛骂却不敢吭声——宋希濂未必屑于骂周养浩,周养浩挨骂不敢还嘴却有事实依据,他们曾经交过手,在那次交手中,周养浩落在了绝对的下风。

电视剧里的故事是这样的:周养浩因为打伤郑庭笈而被关了禁闭,王英光和贺春年打给上级的严惩或镇压的报告没有被批准,胡大树无奈将周养浩释放,并让宋希濂监督他洗澡,在周养浩荒唐地幻想老美和老蒋已经打进山海关的时候,宋希濂忍无可忍,口吐芬芳把他大骂一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熟悉那段历史的读者诸君都知道,当年老蒋正规军的将军们对特务都是憋了一肚子气,宋希濂的骂声,也代表了许多败将的心声:“难怪整个解放战争时期,你们的军事情报系统,没有发挥过丁点的作用,情报的收集、分析、判断,比狗屎还臭!你还是个高级情报官员呢,就你这样的,毫无客观眼光,毫无判断能力,我当时怎么就相信了你们?”

宋希濂一把推开周养浩,抓起帽子扬长而去,周养浩期期艾艾歪着脖子,蚂蚱眼睛——长长了。

这要是换做旁人,这样劈头盖脸臭训周养浩,周养浩早就一蹦三尺高拳脚相加了,但是面对宋希濂,周养浩眨巴着近视镜片后面的金鱼眼,硬是没敢吭声。

特务们都是欺软怕硬的,尤其是像周养浩那样靠酷刑审讯起家的内勤特务,更是色厉内荏,他敢打沈醉,却不敢招惹宋希濂,因为他知道,自己那几下三脚猫,在百战余生的宋希濂眼里,根本就不够看。

周养浩怕宋希濂,可不是进了战犯管理所才开始怕的,他们被俘前就打过多年交道,周养浩十分清楚:如果宋希濂在1949年前把他掐死,老蒋根本就不会生气,毛人凤也不敢替自己的“侄女婿”出头——宋希濂是老蒋最得意的几个门生之一,在黄埔一期生中,宋希濂受信任器重的程度,可能仅次于胡宗南、杜聿明等少数几人而已。

宋希濂战败被俘前,是老蒋委任的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湘鄂边区绥靖司令部司令官、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川湘鄂黔边区“最高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也就是说1949年12月9前的宋希濂,就是蒋系“西南王”,而周养浩只是保密局西南特区特务二把手,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如果周养浩见了宋希濂敢不敬礼,那是要挨耳光的——前提是周养浩得能见到宋希濂。

宋希濂虽然是黄埔一期,但是年龄却不大,老蒋是想把他培养好留给小蒋用的,所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宋希濂都是在各大军事学校进修:日本千叶陆军步兵学校中国将校班、陆军大学将官讲习班、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班,就差送到美国西点军校和德国汉堡联邦国防军指挥学院去深造了。

在保密局系统属于二三流人物的周养浩,跟老蒋的一流“鹰犬将军”宋希濂相比,也就是一只土拨鼠或蹄兔而已。

戴笠死后,军统改为保密局,特务们的身价一落千丈,连毛人凤见了正规将军都得夹着尾巴,像文强(《特赦1959》中刘安国的历史原型)那样有门路的纷纷另谋高就,康泽进了战犯管理所,也坚决不承认自己当过特务——其实康泽曾是与戴笠、徐恩曾齐名的特务三巨枭之一。

猫头鹰是无法跟真正的老鹰相比的,而且在战犯管理所,正规军的将军们都比较抱团,虽然黄埔系中又分出了“土木系”,互相之间也不无龃龉,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瞧不起特务,一但发现特务恶习不改搞小动作,就会一拥齐上群起而攻之。

周养浩在战犯管理所实际是没有朋友的,他跟徐远举的关系,也不像电视剧演的那么融洽。他俩在担任保密局西南特区正副区长期间,也是互相掣肘拆台踢脚,闹得水火不容,连毛人凤也无可奈何,只好让沈醉做和事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养浩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可谓人单势孤,宋希濂在里面却有一大帮“学弟”,连山东大汉王耀武见了宋希濂,也得客客气气叫一声“学长”:王耀武比宋希濂大三岁,但是在黄埔却比宋希濂低两届。

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一开始有两个学习小组组长,一个是精明人王耀武,另一个就是“黄埔一期小兄弟”宋希濂。

宋希濂是谁的小兄弟,熟悉那段历史的读者诸君都知道,笔者也不用多说,虽然陈学长跟宋学弟的关系仅限于送点吃喝,并不会给予其他特别的照顾,但是在沈醉、徐远举、周养浩那帮特务眼里,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据沈醉回忆,当年在功德林里,王耀武和宋希濂还有一间办公室,大家没事就聚在那里蹭烟抽——周养浩要是跟宋希濂闹翻,估计就只能像董益三(原军统电讯处少将副处长)一样在操场上捡烟头了。

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有一条鄙视链:黄埔系瞧不起杂牌军,杂牌军瞧不起特务,特务瞧不起汉奸,宋希濂在链条顶端,而周养浩在链条末尾,宋希濂骂周养浩,周养浩还真是只能乖乖听着。

周养浩惹不起也打不过宋希濂,所以别看他敢用小板凳砸沈醉的脑袋,但是在宋希濂面前,他一点都嚣张不起来——就是沈醉偷袭沈醉那次,宋希濂亮出了空手入白刃的功夫,震慑了周养浩:当时大家都关是在白公馆,宋希濂和钟彬下棋,沈醉在旁边看热闹,周养浩悄悄摸起一只小板凳就往沈醉闹到上砸,宋希濂跳起来伸臂挡住,顺手牵羊夺下板凳丢在一边。

周养浩绰号“书生杀手”,搞偷袭有两下子,但是正面硬刚,可就不是百战将军宋希濂的对手了。也就是那一次“较量”,让周养浩看到了自己跟宋希濂的差距,所以往后在宋希濂面前,他从来不敢嚣张:如果宋希濂夺下板凳不是丢在一边,而是反过手抡起来给他一下子,周养浩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周养浩惹不起也不敢惹宋希濂,可能就是那一次板凳被夺,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读者诸君想象一下当时周养浩的尴尬,也会笑着有话要说:在您看来,周养浩和宋希濂近身格斗,谁会更胜一筹?中将司令与少将特务打架,谁的帮手会更多?周养浩被宋希濂打死或打残,是不是也没有人会为他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