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在“X”上发布消息,显示俄罗斯未能当选该组织2026年执行理事会成员。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执行理事会有41个成员国,每个国家任期两年,负责监督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执行情况,本次选举产生21个成员国,其中,东欧地区被分配了3个名额,乌克兰、波兰和立陶宛竞选成功,俄罗斯试图连任但失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随即在“X”上发声,称赞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是一个“非常有信誉的国际组织”,“恐怖分子在其中没有立足之地”,“我感谢所有支持我们的候选资格并投票让俄罗斯出局的国家”, “它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不断减弱,其孤立性不断增强。”

稍早一些,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副部长基里尔·雷索戈尔斯基还曾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第28届缔约国大会上,指控乌克兰武装部队和为乌克兰政府作战的外国雇佣兵(乌克兰及其支持者称为国际志愿者)使用美国提供的“有毒化学品和精神药物”谋杀被占领地区的亲俄官员,并表示已将“无可辩驳的证据”提交了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总干事费尔南多·阿里亚斯承诺会审查相关材料。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尽管俄军被指在“特别军事行动”中使用了具有催泪效果的氯化苦手榴弹,并使用了包括温压弹、白磷弹、集束弹等多款违禁弹药,但不管是在叙利亚还是乌克兰,俄罗斯军队都没有使用过化学武器。

不过,俄罗斯政府被指控在针对反对派纳瓦利内以及多名前特工的一系列暗杀行动中,使用了“诺维乔克”神经毒剂和放射性元素钚-210,严格说起来,这两种物质分别属于化学武器和核武器,引发了多个国家不满,尤其是俄罗斯特工在这些国家境内使用这些武器的情况下,更不要说莫斯科还庇护了被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认定使用了化学武器的叙利亚政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执行理事会竞选中失败,仅仅只是俄罗斯在国际社会遭到孤立的一个方面,在更多国际场合,俄罗斯同样如此,莫斯科正面临空前的国际孤立。按照法新社的报道,本周,由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出席,乌克兰、爱沙尼亚、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四个国家的外长,拒绝参加在北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举行的欧安组织外长会议。

而即便是在俄罗斯周边,莫斯科同样也变得越发孤立,在纳卡战争中对亚美尼亚的见死不救,让亚美尼亚与莫斯科越走越远,前不久,亚美尼亚总理帕西尼扬还拒绝出席集安组织峰会。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则同样与莫斯科关系疏远,并表现得越来越强硬。

据“俄罗斯商业咨询”报道,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卡齐别克比斯基地方法院,刚刚以“参与战争罪”判处阿列克谢·肖姆波洛夫6年零8个月监禁,并没收其非法所得205590卢布,这还是法庭考虑到他的忏悔态度。

现年34岁的阿列克谢·肖姆波洛夫是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人,但拥有哈萨克斯坦国籍,今年3月通过俄罗斯社交媒体申请加入“瓦格纳”雇佣兵,随后前往俄罗斯受训,4月底被送往巴赫穆特附近作为一名火炮装填手参战,随后受伤入院。今年5月,阿列克谢·肖姆波洛夫抵达哈萨克斯坦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随即被逮捕,被控触犯了哈萨克斯坦《刑法》第170.3条:雇佣军参与武装冲突、军事行动和其他旨在推翻和破坏宪法秩序或侵犯国家领土完整的暴力行为。

阿列克谢·肖姆波洛夫被判刑,用命换来的钱也被罚没,有力震慑了那些想参加俄军、去乌克兰挣钱的亡命之徒,这早已不是哈萨克斯坦等国第一次不给俄罗斯面子了。而俄罗斯政府也在采取种种手段来挽救自己的国际影响,在目前的情况下,依靠以往的威慑是不太有效了,俄军深陷乌克兰,实力如何也都看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照彭博社的报道,俄罗斯政府已经开始向非洲运送粮食,试图借此增强其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但此举遭到了乌克兰及其支持者反对,呼吁非洲国家不要购买、接收这些俄罗斯从乌克兰抢夺来的贼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