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在私利面前所有的道德、廉耻都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湖南地区有一对姐妹,两人起初并不相信这个道理,直到经历了一件事才让她们彻底见识到了人的私欲,有多么肮脏可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妹俩早年意外丧父,然而父亲的赔偿金却不翼而飞,两人突破重重迷雾,直到看到自己亲二叔的新楼房才恍然大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矿工父亲遇难,严青姐妹孤苦无依

两姐妹姓严,家境贫寒,在她们儿时父亲不顾危险在矿井内做工,可没想到一场矿难让她们失去了父亲。

众所周知,发生矿难后,矿企是要给矿难家属赔偿的,但奇怪的是这笔钱竟没有一个人与严氏姐妹提过,就好像没有这笔钱一样。

当时严静正在准备高考,根本没有时间过问这些事,妹妹年纪也还小什么都不懂,长大后,姐妹俩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找到继母打算讨说法。

姐妹俩的母亲产下妹妹严静后,就嫌弃家庭贫困离家出走,父亲而后认识了继母,一家四口曾经生活过一段时间,严青当即怀疑是继母卷走了赔偿金。

但继母非但没有逃避赔偿金的话题,反而对姐妹俩和有关赔偿的事情极为关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继母口中得知,当时的赔偿金有40万元,可继母只是和严父一起生活却没领证,不算合法夫妻,所以只拿了2万就离开了家。

甚至姐妹俩后来何去何从她都不得而知,剩下的钱去了哪她更不知情。

严青看着继母还在住租来的房子,生活条件也很艰苦,看来继母并没有说假话。

但严青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有人藏了剩下的钱,并且这个人一定是严家自己人。

按理来说,这笔钱应该大部分用在姐妹俩身上,可姐妹俩这些年依旧是吃糠咽菜。

当时严家人还剩下爷爷、奶奶和二叔,可爷爷近些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姐妹俩决定从奶奶身上入手。

作为家里的长辈,奶奶应该会知道全部内幕。

可奶奶不知是脑子糊涂还是很避讳赔偿金的话题,她的说法和继母的说法大相径庭。

奶奶的意思是,当时赔偿金到手就只有38万,继母拿走了20万。

也就是说奶奶这里应该还剩下18万,奶奶的话就像是烟雾弹,让原本就迷雾重重的赔偿金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好在严青脑子灵活,当即朝要求奶奶把存折拿来,一看便知。

奶奶找了好一阵终于从屋里走了出来,严青拿过存折发现,上面一共有过29万的转入记录,到现在却下落不明,怎么算也算不出奶奶说的38万和继母说的40万元。

姐妹俩再三逼问下,奶奶竟也编不下去了,万般无奈下说出了一个让姐妹俩大吃一惊的名字:二叔严贵。

奶奶告诉她们:“当年领取赔偿金以及你们父亲办丧事等一系列事情,都是严贵操办的,卡里的钱也是他转过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叔在姐妹俩眼中是和蔼可亲的,从小对她们也不错,虽然没给她们花过什么钱,但起码很热情,严青怎么也不相信是二叔吞了钱。

但事已至此,严青觉得总要问个明白,于是当场给二叔打去电话。

在电话中,二叔一听是赔偿金的事情立马像变了个人,一改以往热情的态度变得冷冰冰,他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只是让姐妹俩去家里找他,他下班就回去。

严青想到自从出去打工后有许多年没到二叔家做客,遂决定去坐坐,可当姐妹俩到二叔家门口却挪不动脚了。

只见二叔家从前破败的二层小楼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栋非常华丽的小别墅,外面都贴上了瓷砖,透过窗户能看得到里面的装潢和家具都是新的。

严静问姐姐:“这还是二叔家吗?”

严青望着陌生的小楼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叫道:“不对劲!二叔也只是打工,哪来的钱?”

亲叔侵吞赔偿金,被发现仍狡辩

两人刚想进去却发现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二叔却没有回来,门上的铁链让姐妹俩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图源网络

父亲的赔偿金在严青心中成为了逾越不过去的一道坎,她虽然考上了大学,但读到大二就因为交不上学费辍学了。

如果当时有这笔钱,她至少能读完大学,找个体面的工作,让她气愤的是在她需要钱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拿出这笔赔偿金。

妹妹严静理解姐姐的心情,因为严青辍学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着急打工赚钱养活她,严青就像是母亲一样照顾严静,严静自然也为姐姐鸣不平。

同乡都非常可怜严青,对她说:“你怎么会落得辍学的下场?你爸的赔偿金呢?”倘若二叔真的私吞了父亲的赔偿金,对姐妹俩实在太不公平了,这是一辈子的恶劣影响。

当天,姐妹俩在门前苦等了几个小时,二叔才晃晃悠悠地回来,二叔一身的酒气根本就不像刚下班的样子,而且他的工作是货车司机,喝酒明显是缓兵之计。

二叔半醉半醒,先是摆了一通龙门阵,就是不说赔偿金的情况。

在严青的不断逼问下,二叔还想蒙混过关说道:“我这不是存死期了吗?到了日子自然拿给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严青已经不是小孩子,她继续对严贵施压,严贵涨红着脸直接摊牌:“我拿去装房子和买保险了,现在没有钱,不行你就去告我吧!”

眼见二叔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严青盛怒下来到法院,所有的真相都在法院与村支书的努力下浮出水面。

原来当年的赔偿金就是40万,受益人的名字除了严青的爷爷奶奶,还有她们姐妹俩,所以这笔钱严贵没有任何权利挪用。

有了切实证据,严贵再也无法赖账,司法人员和村支书陪着严青和严静,来到严贵家势必要讨回这笔钱。

当天,严贵家被堵得严严实实,村里人几乎都过来看热闹,他们对严青的悲惨遭遇感到无比同情,纷纷指责严贵:“这都不是人干的事!”

严贵还想耍赖,却架不住多人的口诛笔伐,加上司法人员对其施压,他只好说:“那时她们还小,我就帮忙存了下来,后来家里有困难,我拿出了应了急。”

严贵承认挪用补偿金的事实,接下来就看如何解决了。

40万元的补偿金里有11万元用来办了严青父亲的后事,其中剩下了2万元给了严青的继母,另外29万就是可操控的金额。

按照遗产分配方案,29万应该是严青的爷爷奶奶和严青姐妹俩各占一半,但现实情况是29万元中的10万被严贵用来买了盈利型人身保险,剩下的钱都用来盖了新楼。

至于怎么解决,姐妹俩与二叔严贵争得面红耳赤,村主任从中调解才拿出了最终方案。

在征得严青奶奶同意后,29万元中取出7万元作为抚养费给奶奶,毕竟严静幼年时都是奶奶照看的,剩下22万全部交给姐妹俩用作未来生活和上学资金。

考虑到严贵已经花掉了全部的钱,法院要求严贵立下字据,按照银行贷款的方式由他一笔笔还给严青姐妹,如果严贵不同意则视为私了失败,走司法程序。

严贵最终也被教育,知道自己的做法有多么荒唐,理亏之下他签下了字据,只能按照法院和村支书的意思来办。

严贵的所作所为令人不寒而栗,为了满足自身的虚荣心,他竟然对侄女的死活不管不顾,甚至在侄女辍学之际也没有拿出属于她们的钱,这等“黑心”做法不仅违背了道德,更触犯了法律的底线。

一、有人说严贵挪用赔偿金一事可大可小,这真的属于犯罪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条标明: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退还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虽然严贵和死者是亲兄弟,但受益人后面并没有他的名字,所以严贵已经构成侵占罪,按律应负法律责任,如果严青姐妹俩追究此事,严贵免不了牢狱之灾。

二、如果严贵不履行承诺,后期不还钱给姐妹俩有什么后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但其实严贵打欠条并未走司法程序,司法人员属于见证人,如果严贵违约,是无需坐牢的。

可是如果严青因此事起诉严贵,严贵是必须还钱的,再不还钱就属于违背裁决,就要走以上法律程序坐牢了。

三、奶奶和严贵的妻子等亲属作为知情人是否也有法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写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知情不报就是藏匿,金额达到3000元以上就涉及犯罪,如果严贵走司法程序被定为犯罪,几位知情人一定是存在藏匿行为的。

但严青的奶奶也许是出于重男轻女或其他心理知情不报,一般不会被强制要求其负法律责任,这种情况大都会被认定民事纠纷,自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