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1月,新四军1师特务4团渡江南下,向一位船长借了船。船走到江中间,遇到了几个日寇,4团团长丝毫不慌。反而几个日寇看到新四军拔枪,抢着过来递烟,还竖起大拇指,喊:“贵军大大的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4年12月,新四军1师接到命令,渡江南下苏浙皖边区,进行武装斗争。粟司令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将全师分为两部,从东西两路渡江。东路由师参谋长刘先胜、旅长陶勇带领,率领特务1团、特务4团几千人,准备渡过长江天险。

1944年12月底,新四军特务1团、4团抵达长江北岸,地方的同志为了筹船,想尽了各种办法。好在一位同志认识“新豫号”轮机手,于是特务4团团长带领小队,登上了“新豫号”。“新豫号”拉满乘客、货物后,从码头起航了,到了黄昏时刻,航行到黾山头对岸的三江营港口。

新四军小队看时机成熟,掏出枪来,告诉船长:“我们是新四军,请船老大帮个忙。”小队成员迅速控制了全船,向乘客们说明了借船的原委。本来惊慌无比的乘客们,听说是新四军需要用船渡江,纷纷表示同意,心情平复下来。

船长也了解到我军的抗日主张,同意把“新豫号”借给我军使用,帮助我军渡过长江。这时在长江上,有日寇的巡逻艇日夜航行,就是为了阻止中国军队渡江。如果新四军特务1团、4团渡江,被日寇巡逻艇发现,将会遭遇日寇舰艇炮轰,陷入巨大的危险。

很快,“新豫号”停靠在三江营港口,新四军特务4团将士分批涉水登船。第一次航行,“新豫号”就运送了700多名将士,安全把将士们运到南岸。就这样连续运了几趟,东方露出鱼肚白,渡江行动暂时停止。

因为白天日寇巡逻艇活动频繁,一旦被日寇发现,我军将会遭遇“半渡而击”。而“新豫号”是有航程表的,晚几个时辰到目的地可以,但是晚一天到,就会引人怀疑了。好在船长为人机智,他给目的地上海港发去电报,说:“新豫号出现机械故障,正在维修,可能会延迟到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四军特务4团大部渡江,特务1团以及特务4团一部还留在江北,隐藏在砖桥以北地区,准备等天黑渡江。“新豫号”上的新四军小队,接到陶勇旅长的命令,为了在当晚把部队全部运过江,让他们再找一艘客轮。

4团团长带领小队开始行动,恰巧上游来了一艘客轮,小队就向客轮求救。这艘客轮向着“新豫号”靠拢,新四军小队登上这艘客轮,迅速控制了全船。和“新豫号”乘客一样,这艘名叫“达丰号”的客轮也以为遇到劫船,船长吓得失魂落魄。

新四军说明了借船的原委,船长、乘客们就不再害怕了,说:“新四军渡江打日本人,我们尽点绵薄之力是应该的。”“达丰号”上的600多名乘客,也是纷纷点头,赞同了船长的意见。600多名乘客分乘小木筏,来到岸边休息,“达丰号”也做好了运送新四军渡江的准备,就等天黑了。

在“达丰号”乘客中,有9个日本人,身上还带着6把手枪。因为日本人带了手枪,引起新四军小队的注意,对9人进行严密监视。这9个日本人见到新四军荷枪实弹上船,也是吓得魂飞魄散,连连表示:“我们是正经商人,是去上海做生意的。”

做生意带着枪,新四军小队有点怀疑他们的身份,但是按照我军的政策,还是给他们在岸上安排了食宿。为首的日本商人抢着给新四军递烟,还说着不流利的中文,竖起大拇指喊:“贵军大大的好。”这个举动把新四军小队都逗笑了,将9人的枪收缴了,把他们留了下来,仔细查问。

天色又暗了下来,“新豫号”和“达丰号”两艘客轮开始运送新四军将士,几个时辰就被江北的同志全部运过了江。陶勇旅长对两位船长表达了感谢,说:“你们为抗日事业立下大功,我们会在功劳簿上,给你们记上一笔。”两位船长则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战士们好好打日本人,我们就满足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久后,粟司令带领特务7团和干部团,在西路乘坐木船也渡过了长江,新四军1师在江南胜利会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