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人心中“唐楷”地位崇高,让无数人趋之若鹜,多用它锻炼笔力和法度意识,建设强悍的书法根基,因此学“唐楷”者,无不极尽溢美之词,来夸赞它。

当然书坛也存在批判“唐楷”者,除了米芾,在宋朝时期的江西地区,有一位天才,也指出过“唐楷”缺点,此人就是姜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是苏轼之后,唯一的“艺术全才,精通书法、音乐、诗文,科考多次失败后,便辗转于江湖之间,如“侠客”一般,过起闲云野鹤般的生活,靠卖字画为生,。

后半生都在醉心艺术创作,不仅被后世誉为中国古代十大音乐家之一,也是宋代唯一的“楷书大师”,在书学理论上有独特的“个人见解”。

曾在《续书谱》中说:“真书以平正为善,此世俗之论,唐人之失也。古今真书之神妙,无出钟元常,其次王逸少……不以私意参之耳”。

他认为“唐楷”被平整规范束缚了,长短、肥瘦、斜正的变化不够灵动丰富,没有魏晋“二王”的纵横率然之趣,无法突出个性和创造性,还有几分“私意”的功利心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观点一出必然遭受世人辱骂,“唐楷”粉丝们纷纷回击姜夔,把唐人“尚法”观念如此贬低,那么他的楷书就生动高妙,能比肩魏晋了吗?

实际上姜夔还真做到了,例如这件《王大令楷书保母砖题跋卷》,就写出魏晋的闲逸散淡、俊美灵动的意趣,被誉为宋代300年来的“最美小楷”

此作写于南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年),全文共计3000余字,单字大小在1厘米左右,是写于王献之《保母帖》卷后的题跋。

笔画瘦劲姝灵、圆融舒展,有几分褚遂良的轻盈姿态,虚灵而精美,起笔收笔准确到位、自如从容,就像“之”“以”等字,方圆兼备、疏朗遒丽,与“二王”的用笔特点跟气度十分相似。

虽然章法上工整协调,但不会产生死板拘谨的弊病,受到行笔跳动的节奏感影响,暗含几分活泼起伏之势,好像悠扬的音符,动静兼备,宁静安详又神清气健,美的令人失语。

这件《王大令楷书保母砖题跋卷》不流俗的气质,精悍的笔画,以及悠远的魏晋格调,确实盖过了“宋四家”,陶宗仪曾称赞起字曰:“白石书法,迥脱脂粉,一洗尘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范成大也说:“翰墨人品皆似晋、宋之雅士”,赵子昂也对姜夔颇为欣赏,曾收藏许多姜夔的法帖,临摹其小楷半辈子,这点丰坊曾在《书诀》中记载过:“姜夔字尧章,鄱阳人,号白石。书宗王右军。赵孟服饰之。”

时常临摹此作,能从中掌握“二王”笔法,唐用笔精准细腻,脱离僵硬呆板之态,感受正宗的魏晋风韵,开拓艺术思维,还有助于日后临摹魏晋法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