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得知这一切是我安排的,廖雨才反应过来,我就是当年他女儿的家教。

他依旧像7年前那样,叫嚣着要把我告上法院。

我拿出一段视频,他沉默了。

看着廖雨被判罪的那一刻,我如释重负,当年的仇终于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8年前,我刚考上研究生。

利用闲暇时间,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出去做培训老师赚钱。

因为我们都是师范类毕业,在校就考到教师资格证,外加工作努力积极,所以其中一家培训机构给我们抛来了橄榄枝。

半年后他们准备成立一个分站,只要我们愿意加入,机构就让我们几个入股。

这在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所以为了筹钱,除了周末固定在机构兼职,平日我还做起了家教。

红姐,就是我其中一位雇主。

记得第一次见面,红姐给我的印象很好,温婉且礼貌。

“你好,萧老师,想麻烦你给我女儿补习一下英语,不知道可以吗?”

“你好,您叫我小萧就好了,您女儿现在读初几?”

“暑假过完就初三了,这是她平常的一些试卷和作业,你看一下……”

可以看得出红姐对她女儿的成绩有些担心,毕竟明年就要中考了。

我大致了解了她女儿的情况后,准备接下这个活。

当时的我准备多赚一点钱,而且从朋友处得知红姐家境不错,所以我故意抬高了一些价格。

“没问题,如果可以的话,一周三次吧。”

看着爽快答应的红姐,我有些后悔,早知道再报高一点价格了。

红姐家是一套两层的小别墅,虽然装修风格并不时尚,不过室内非常干净、整洁。

后来我才知道她们家没有请保姆,除了一周一次的家政服务,平日里都是红姐自己打理。

“婷婷,萧老师来了,你快下来吧。”

红姐一边热情地招呼我,一边叫唤着她的女儿。

“来了,萧老师好,我叫廖文婷。”

红姐的女儿长得和她很像,特别是笑起来特别让人感到亲近,而且很健谈。

第一天下午的两个小时还是很顺利,婷婷很认真,理解能力也很强,很多东西我说一次就懂了。

离开的时候,我收到红姐微信的转账,多了20元?

我刚想回复,就看到她发来了一段语音:

【小萧,多的20元是你的打车费,麻烦你了】

我内心一阵愉悦,给有钱人家服务就是爽。

只是当时我怎么也想不到,接下来我将陷入人生的泥潭。

2

之后的几个月,我都按照约定来给婷婷补习,她的进步很大,市质检单科分数更是进入班级前十,所以红姐对我也越来越信任。

偶尔我也会留下来和她们一起吃饭聊天。

只是这么长时间,我只见过红姐的老公廖雨4次,而且几乎就是在家里一会就离开了,基本没看到他和红姐交流。

红姐和我聊天的时候偶尔会提到她的生活,不过每次说到廖雨,她的脸色总有些惆怅。

从红姐的只言片语中,我大概知道廖雨正在和她闹离婚,而主要原因是廖雨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廖雨是一家金融公司的小老板,看这套别墅的情况就能猜到他的收入还是很不错的。

其实在我看来红姐是一个很理想的老婆,不仅家里操持得仅紧有条,对孩子上心,而且性格也好,温柔贤惠。

如果非要说外貌的话,虽然红姐已经40出头了,但在同龄人中绝对算年轻的,外加她有长期跑步的习惯,身材非常匀称。

当然对于廖雨这么有钱的老板,或许身边不缺20来岁的半永久,所以彩旗飘飘也是在所难免。

然而之后的一件事,让我和红姐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3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给婷婷补习,而婷婷刚好当天下午去了一趟学校,还没到家。

我正坐在客厅内和红姐闲聊,突然红姐接到一通电话,脸色大变。

“红姐,怎么了?”

看到红姐慌乱地起身,我也紧张了起来。

“婷婷回来路上发生车祸了,我要赶快去医院。”

“我和你一起去吧。”

“那就麻烦你了。”

红姐点点头,把车钥匙丢给我。

我按照导航朝着医院方向开去,红姐则在给廖雨打电话。

隔着电话我都能听到廖雨的责骂,而红姐只是抽泣着道歉,那一刻我对副驾的这个女人心生一股怜悯。

我们刚到医院,廖雨也到了。

看到我和红姐站在一起,廖雨的脸色有一丝复杂。

为了避免尴尬,我主动说去楼下买点东西。

过了大约半小时,我回到病房,廖雨已经离开了,婷婷还俏皮地和我打招呼:

“萧老师,看来下次你要来医院给我补课咯。”

看到婷婷还能开玩笑,我也松了一口气。

“医生说伤到骨头,问题不算大,不过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影响中考。”

红姐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

婷婷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后才拄着拐杖回学校上课。

那段时间我也推掉了其他家教的活,每天开车接送婷婷上下学,晚上还陪她复习一下功课才离开。

红姐也都看在眼里,不仅和我的关系越来越好,补习费也给我加了不少。

因为婷婷受伤,所以廖雨回家的次数多了一些,不过依旧没有一次在家过夜。

这段期间,廖雨对我的态度稍微热情了一些,不过我总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一种算计。

4

三个月后,婷婷已经完全康复。

有一天刚好是婷婷生日,所以红姐让我补习完留下来吃饭,我也欣然答应了。

然而,那天廖雨回来后,并没打算在家里吃饭,准备带婷婷出去吃饭,还要带她看电影和买礼物。

婷婷和红姐有些尴尬地看着我。

我赶紧说道:“也好,快中考了,婷婷出去放松一下也挺好的,我就不打扰了。”

“诶,萧老师这么辛苦,还是留下来吃完饭再走吧。”

廖雨说着又看了看红姐:“阿红,你就陪萧老师一起吃晚饭吧,我带婷婷出去玩就好。”

“不,不用了,我回学校吃。”

我有些尴尬,廖雨又立马开口:“这段时间我也忙,麻烦萧老师你照顾婷婷,而且你红姐做了这么多菜,不吃不是浪费了?”

廖雨还特意开了一支看似不菲的红酒,交代红姐好好招待我,接着就带着婷婷离开了家。

剩下我和红姐有些尴尬,我刚想开口离开,红姐却眼角带泪地笑了:“他已经很久没带我出去吃过饭了。”

见状,我有些不知所措。

“小萧,让你见笑了,如果你不嫌弃就陪姐喝几杯吧。”

我有些尴尬,但是那个环境我也不好拒绝,于是坐了下来。

红姐一边给我夹菜一边和我说着她和廖雨的事,说着说着就已经泪流满面。

红姐说她和廖雨半年前就开始协议离婚,她还把廖雨拟的离婚协议拿给我看,上面只有她老公的签字,红姐并没有签字。

因为她不愿意,她说不希望婷婷在没有父亲的家庭。

5

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话题我也不好接,也不懂得接,只能默默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一边陪红姐喝酒。

不知那天怎么了,才喝几杯就有一些上头,还有些燥热。

红姐似乎也有一些反常,不一会她把披在外面的衬衣脱了,露出粉色的内衣。

红姐深情看着我,接着突然扑到我的怀里,雪白又高耸的胸部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

一股热血直冲我的脑门,不过理智告诉我不可以这样,所以我努力挣扎地想要离开。

然而,红姐直接吻上了我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