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孟铁柱是一个书生,二十多岁没有考上秀才,觉得没了希望,父亲回家养老,让孟铁柱继承了自己的小酒馆。这小酒馆位置很有意思,竟然开在墓地的旁边,周围全是墓地。

小酒馆还有一个伙计,名叫白岩,性情冷漠,只管发财,但是,对自己的兄弟孟铁柱却很好,因为,他自小失去了母亲,是孟铁柱的母亲亲手将他喂大的。

孟铁柱的父亲心肠很好,他在经营小酒馆时,发现距离小酒馆不远处的一个坟头,从未有人来扫过墓,每逢过年过节,都显得十分凄凉和孤独,于是,他便开始去祭扫。殊不知,那里葬着的是一个客死他乡的进士。

进士为报恩,每天夜里都来教孟铁柱读书,后来,孟铁柱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秀才。只是,再难进一步,虽有良师,孟铁柱却终究是天资有限。

考上秀才的孟铁柱,有了更好的前程,但是,依旧每天读书,无他,就是喜欢读书而已。至于那个小酒馆,则让给了伙计白岩。

而我们的故事,便是从白岩成为小酒馆的老板开始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一个冬天的晚上,月光如水银一般流淌在地上,覆盖在周围所有的坟头之上,一座残破的小酒馆孤零零地躺在一堆坟头的边缘,显得突兀而又怪异。

白岩从小酒馆的伙计变成了老板,他安静地坐在小酒馆的门口,百无聊赖地叹息了一声,若不是这一声叹息,远远望来,就像是一条狗蹲在了门口。

过了许久,白岩动了,缓缓站起,伸展了一下身躯,又是一声叹息,喃喃自语道:“铁柱他爹因为给一座孤坟扫墓,得到老进士的感恩,从底下爬了出来,将铁柱教成了一个秀才。我也找到一座孤坟,甚至去的更勤快,快一年了,怎么不爬出来一个帮我呢?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今年的冬季,虽然寒冷,天气却也不算恶劣,主要是夏秋两季风调雨顺,到了冬季,纵然天气严寒,各家的取暖之物都准备充足,相对而言,对于那些老人,也更加好过点了。

“看来,很多人要熬过这个冬天了!”

白岩默默叹息,每年的冬季,都是老人走的最多的时候。

今年这个冬季,没有那么多人去世,对于很多家庭来说,这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白岩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的酒馆旁边就是成片的墓地,是那些去世之人的归宿。

走的人多了,送丧的人多,他这个小酒馆才能热闹起来,才有好生意啊!

作为兄弟,孟铁柱曾无数次劝说,白岩不该为了自己的生意,有这样的想法,表面上,白岩听进去了,实际上,和大多数小孩子面对长辈的管教一样,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一个人,孤独地坐了很久,白岩似乎不觉得寒冷,最近生意不好的他,觉得自己的心更冷。他缓缓起身,刚要回屋,却发现远处的墓地起了几团火焰,在火焰中间还有一个红色的人影。

红色的人影一步一步向这里走来,白岩总是盼着能够像孟铁柱一样,真的从地下爬出来一个人送他奇遇,可是,当他真正看见这一幕时,依旧心惊胆战,立刻转身,就要回酒馆。

他也不知道那红色人影是什么,太远,看不清楚,但是,半夜从墓地里走出来的,能是什么呢?想想都觉得遍体生寒。

不曾想,那红色人影的速度极快,白岩刚刚转身,想要迈步,他抬在空中的脚,硬生生地又落了下来,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人影。

白岩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他不敢抬头去看,只能看到一双红色的鞋子和红色的衣裳,这是很多说书先生口中的故事,心情顿时紧张到了极点,轻声道:“放过我,放过我!”

红色人影缓缓弯腰,低头,然后脸朝上,看向了白岩朝下的脸,好奇道:“你是孟铁柱的朋友?”

白岩看着那张梦里都没有见过如此绝美的白皙脸庞,呆了一呆,茫然地点了点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色人影拍了拍白岩的肩膀,说道:“别紧张,我是孟铁柱的朋友。”

随后,红色人影走进了小酒馆,坐在大堂偏左的位置,说道:“一碟醋泡花生,一壶温酒,一碗羊肉汤,两张饼!”

白岩不敢说什么,立刻去后厨忙碌了起来,不多时,便将红色人影所点之饭全部端了上来,托盘上还有一壶酒,那是小酒馆最好的酒,当然,在坟地旁边开着的小酒馆,最好的酒也不会太好。

主打一个烈酒,冬季喝了,可以暖暖身子。

红色人影边吃边道:“味道没变,和孟铁柱在时是一个样子,哦,对了,我叫莫小红,你可以叫我小红。”

白岩不敢说话,呆呆地立在一旁,随时伺候着。

红衣少女先看了看白岩,又扫了一眼旁边的凳子,嘴里填的满满的羊肉,含糊不清地好奇道:“你为什么不坐?站着不累吗?”

白岩结巴地道:“不累!”

莫小红盯着白岩,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有些怀疑地道:“真的不累吗?我看你,大冬天这么寒冷的天气,你都出汗了!”

白岩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拜托,大姐,我这是累吗?这分明是害怕啊!你若要问,男子汉大丈夫为何害怕,拜托,是个正常人都害怕啊,您可是从一片坟地里突然间出现的,关键是,还穿着一身红衣,从发簪到鞋子,全是红。

莫小红,也就是红衣少女,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这是害怕!”

白岩一阵讪笑,祖宗唉,您总算是明白我为何出这么多汗了。

莫小红拿着筷子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又夹起一块羊肉放在嘴里,咀嚼着道:“坐,你不用害怕,虽然我是一只狐妖,却不会伤害你,毕竟,你是孟铁柱的好兄弟。不过,你这羊肉汤真的是汤?汤太少了,这么多羊肉,怪不得多年过去,这小酒馆还是这么残破,因为赚不了多少啊!”

白岩缓缓地坐下,不置可否,毕竟,他也是害怕,手抖了一下,才放了这么多羊肉的。

莫小红柔声道:“你不用紧张,我只是一只狐妖而已,你怕什么?我来找你,是看到你天天给那一座无人上坟的孤坟扫墓,大约是有所求吧,所以,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白岩沉默片刻,他知道,这个交易肯定不简单,然而,他敢拒绝吗?显然,他是不敢的。思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不过话到嘴边,却说道:“仙子有要求,只管提,交易什么的,就算了!”

莫小红夹了一颗花生米,脸色微红,说道:“你知道我喜欢你兄弟孟铁柱吧?”

白岩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拜托,自己第一次见你,怎么会知道?

莫小红盯着白岩,又道:“现在知道了吧?”

白岩连忙点点头,这不废话吗?能不能直接说什么事情。

莫小红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想和他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他肯定会娶我了,你想想办法吧!反正,孟铁柱现在还没有娶妻,我这样做,并不算没有道德,也不算插足别人的婚事。”

白岩沉默了一会儿道:“其实,就算他结婚了,也是可以的,毕竟,他可以养个外室,或者,你给他当个小妾!”

莫小红深以为然地道:“有道理!”

她拿着筷子,接着要去夹菜时,发现桌子上的盘子空空如也,于是,她看向了白岩。白岩很懂事,立刻起身,转头去了厨房,不一会儿,端了一小盆羊肉汤出来。

羊肉汤,汤少,肉多!

莫小红向白岩投去了赞赏的目光,与这样的人合作,的确省心,她忙着扒拉着羊肉,先吃了满满一嘴肉,这才说道:“所以,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我可以给你一百两银子,这已经是我的全部家当了。”

白岩摇了摇头,表示拒绝,一百两银子或许很多,但是,自己开这个小酒馆,一百两银子还是能赚到的,为了这个,去谋算自己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他白岩还算是人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莫小红皱眉道:“你不是说,这不算交易吗?”

白岩抿了抿嘴唇,双眼微微眯着,说道:“可是,孟铁柱是我的亲兄弟啊!”

莫小红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森然地问道:“所以,你要拒绝我?”

白岩很是淡然,毕竟,是莫小红有求于他,狐妖又怎么了?反正是有求于他,那么,一切都将由他来主导。他沉思片刻,缓缓开口道:“我的意思是,孟铁柱和我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他的母亲对我有恩,所以,你让我做这件事情,得加钱!”

莫小红愁眉苦脸道:“银子,很难赚的啊!”

白岩心中莫名一乐,虽然不敢说出来,可是心中还是嘲讽了莫小红一番,您可是狐妖啊,拥有莫测的威能,竟然说银子难赚?唔,还真是可怜。

他再次习惯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其实,我是想说,你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而不是简单的银子。这样说吧,你身为狐妖,肯定会术法的吧,你能不能教教我?”

莫小红深深地望了一眼白岩,有一件事情她想不通,这样的人和孟铁柱怎么会是好兄弟呢?孟铁柱踏实忠厚且修出了浩然正气,可眼前这个男人,和孟铁柱的性格一点都不一样,难不成是在成长的路上长歪了?

白岩又强调了一遍,说道:“那可是我的亲兄弟啊!”

莫小红摇了摇头道:“我是狐妖,我的术法,你是学不会的。不过,我有一种技能,没有攻击性,倒是可以借给你,简称心控,你可以叫魅惑或者蛊惑,这是我们狐妖的天赋技能,你若是想学,我倒是可以直接给你,不过,这技能对于意志力较强的人而言,如同鸡肋,比如孟铁柱!”

白岩想了想道:“确实也是,如果真的那么强,你可以直接去对付他了,不用我帮忙了。这样吧,一百两银子加这个天赋技能。”

莫小红摇了摇头道:“五十两银子,剩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