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候“闻张文远之名,能止小儿夜啼”。如今朋友间的梗是:“你这样的就应该给你报个200元团送雪乡里”。

冬季来了,亚布力、雪乡等黑龙江冬季旅游项目的宰人新闻、相关吐槽也随着来了。

近日,博主“B太”爆料雪乡旅游团报价混乱,550元和1180元的套餐,行程一样,只是所乘坐大巴的座椅有所不同。荒谬的是,虽然价格差了一倍,但550元的团在对外宣传时,也说能提供与1180元套餐相同的座椅,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临时以“没座位”为由,换成了普通大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微博截图

甚至有旅行社报价更低,称“仅需200元,但和550元的团一模一样”。对于此种乱象,目前哈尔滨道里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发布通报称,已初步查实涉事旅行社及其有关人员存在违法违规行为,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而随后另一位博主“灰鸽子”的爆料更令人三观震碎。该博主卧底298元雪乡低价团,交钱时对方承诺无附加费用,上车就开始霸王条约。

来源B站截图

“灰鸽子”发布的视频中,可以清晰的听见,雪乡导游称“这台车我是主宰,解放前这地方是土匪窝,天上飘下来的雪花在我眼里都是钞票”。

“灰鸽子”表示,在交涉中由于反骨过于明显,被人认出。随后旅行团多次想设套将其忽悠下车未遂。最精彩的是,当晚住宿时,旅行社和民宿没有为“灰鸽子”登记便让其入住。

结果当晚九点房门突然被打开,并有数名人员将其围住。对方以住宿没有登记为由,将“灰鸽子”送入公安局。完成调查后,“灰鸽子”照片又被人发到当地行业群中,当晚“灰鸽子”所到雪乡内民宿统统满房,只能在游客服务中心过夜。

目前该事件处理结果还未有官方通报。但网络上关于黑龙江雪乡旅游的骂声一片。当年雪乡导游那句经典语录再次被提及:“我们雪乡一年只营业三个月。九个月磨刀,三个月宰羊,谁是羊?大家都是羊”。

事实上,雪乡“零负团费”宰客由来已久。旅游产业链中分组团社与地接社。“B太”和“灰鸽子”,报名的都是组团社。而组团社无论是收299元、550元、1180元,都是进自己的腰包,一分钱不会分给地接社。

而全程带你玩的地接社,接团的一瞬间就是亏钱的,甚至可能还要花点钱把人头从组团社手中买过来。所以游客在组团社花了多少钱,跟地接社没有任何关系。因此,地接社用浑身解数既要把运营费用挣回来,又要把九个月歇业亏空赚出来。

但这种产业链的畸形问题,导致的体验弊端,不应该由消费者买单。公开信息显示,哈尔滨市旅游协会于今年11月22日发布2023-2024年冰雪季“哈亚雪”旅游专线诚信指导价,意在维护“哈尔滨-亚布力-雪乡”旅游专线的冬季市场秩序,并作为确定“不合理低价游”的执法依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摄图网

而另一方面,“哈亚雪”中的亚布力滑雪场也并不乐观。亚布力滑雪场建于1980年,当时是国内最大的滑雪场,也是设备最先进的滑雪场。但如今与众多新兴滑雪场相比,设施、住宿都相对老旧。

虽说亚布力的住宿有Club Med度假村可以撑撑场面,但2019年亚布力Club Med度假村因部分游客发生呕吐、腹泻等症状引发维权风波,也令Club Med的信誉一度下滑。

百度词条显示,亚布力滑雪场拥有多条初、中、高级滑雪道。全自动、半自动混合造雪系统覆盖长12460米、面积431800平方米的全部雪道。但事实上,雪道可选性并不多,开放的也不多。

大锅盔专供运动员训练使用,下面初中级雪道部分对外。二锅盔野雪道开的机会很少。三锅盔即“阳光度假村”属个人,共计11条雪道。但是由于坡度原因更适合中阶到高阶雪友,不适合初到中级。特别是六号道,有一段很长很平缓的的路,让很多新手误以为可以战胜,但是要比部分雪场中级道陡好多。

亚布力滑雪场整体的管理也差强人意。有游客吐槽称,没买票的人也可以进雪场,导致雪场上一直有没穿雪服没戴头盔的游客在闲逛,对于新手很多的初级道来说还是很危险的,现场有工作人员用喇叭维持秩序,但收效甚微。

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12月27日,一名17岁少年在亚布力滑雪场滑雪时不幸去世。事件发生后,亚布力滑雪场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事发时滑雪场已经关闭,少年是在私自进入滑雪场滑雪时发生的意外。

这份声明反而激起了公众对亚布力管理能力的质疑。而亚布力阳光度假村滑雪场也曾有伤亡事件。有游客在社交媒体称,“在亚布力滑雪,半山摔脱臼,不见工作人员,自己滑下山,到山下工作人员说医务室换了位置,无人带领,自己15min才找到。医务室里几位吸烟打扑克的人告诉我要到镇上才可以处理。然后给工作人员200元才载我到镇上医院。”

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而整个亚布力雪场令人吐槽最严重的则是教练私下索要红包小费。多名游客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除雪场的官方收费外,教练会用“冰天雪地我们教练也不容易”、“教会了你是不是得包个大红包”等话术索要红包。红包金额没有标准。

有当地人称,亚布力教练索要小费是因为提成太少。亚布力教练两小时仅收费两百多元,提成只有几十块钱。而外地的滑雪场教练,一小时就要两三百元。但这种运营及管理上的混乱,及没有明码标价全靠个人发挥的销售方式,很难不令游客反感。

2023年是东北振兴战略实施20周年。今年9月初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东北全面振兴座谈会里,东北振兴口号再次被提及。《关于进一步推动新时代东北全面振兴取得新突破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也已经通过。但显然,振兴不能依靠混乱的管理、随意的定价,以及肆意的宰客。

封面源于摄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