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破城就是死路,缅军将军要拼命

缅北老街战场最新战况,果敢同盟军已经夺取老街东山区变电站。在无人机火力打击下,果敢同盟军发动地面冲锋17分钟,就成功夺取变电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时,果敢同盟军拿下老街拱掌和新平街,拱掌缅军守军大约100多人非死即伤,剩余人员已经被迫投降。现在缅军和电诈集团唯一的据点,就只剩下了老街城区和大水塘乡两个地方。

老街城区已经有3万多居民通过摩托车、汽车,甚至步行逃跑,这座被包围即将爆发大战的孤城。果敢同盟军正在为难民提供水和食物,帮助大家有序撤离到腊戍等地。

同时对逃离人员进行排查,防止有人浑水摸鱼逃跑。在近日,缅甸驻当地移民局局长、3名副局长携家属一行7人混在逃离老街的难民群中,意图蒙混逃回下缅甸被果敢同盟军检查站发现。

现在老街城区的形势就是,老街缅军守备司令吞吞敏准将必须要做出最后决定了。是立刻开始突围,还是等着被消灭。

因为,从内比都出发的缅甸援军已经不会到老街了,南天门上的缅军则是自顾不暇,也没有精力下山增援老街。

老街本身的粮食储备日益减少,断电已经持续近2个星期,城内守军已经陷入绝境当中。现在,还能抵抗,全靠严刑酷法。

现在看,敏昂莱还不准老街缅军突围。最新消息,老街缅军守备司令吞吞敏准将已经下达两个命令,第一统一编组老街城内缅军和电诈民团兵力。

也就是将白家的2000卫兵,还有魏家的边防营以及电诈民团等四大家族全部4000多果敢汉人伪军都编入守备部队。

缅军与伪军混编,每一个伪军指挥官都配备2-3名缅军老兵进行监督,禁止这些伪军指挥官随意与外界联系,或者随意进出。其实就是剥夺了他们的指挥权,强迫打到底。

在每一栋楼房堡垒区,每一层楼都设置缅军督战队,一旦伪军作战不力或者投降逃跑,当场执行军法处置。每一个伪军火力点,都有缅军士兵督战。

第二就是,缅军已经没收了所有伪军的手机,不准他们与外界联系,也不准投降。同时确保发给守军足额工资,这就是打仗者有赏,后退者杀。要强迫四大家族的电诈民兵,跟着缅军一起顽抗到底。

因为,无论是缅军守备司令吞吞敏将军,还是四大家族的白所成、魏蓉,以及电诈集团中高层人员都非常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城破之日,就是他们的死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切荣华富贵都将立刻消失。他们的下场不是被枪毙,就是被关入监狱一辈子都要在铁窗里熬着。因此,这些人正在绑在一块准备困兽犹斗。

督战队杀无赦,真管用吗?

在战场上,使用督战队真可以挽回败局吗?在现代战争当中,一旦在战场上到了需要使用督战队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失败了。一支胜利的军队士气高昂,根本就不需要督战队。

真正不怕死的军队,都不是靠督战队这类手段。靠督战队打仗,就说明这是一支怕死的军队,已经开始胆怯的军队,只不过最后的结局可能是死在督战队的枪下,也可能是集体造反打死督战队投降。

在北伐战争的贺胜桥大战,北洋军玉帅吴佩孚亲自督战,让督战队发射马克沁重机枪“向退却者扫射”,随即血流成河。

甚至,吴佩孚大刀队还一连砍了10多个旅团长,把人头于电线柱上示众,以惩戒后退之官兵。但是结果却是在北伐军两路大军攻击下,已经心态崩溃的败兵与督战队打成一团。

惨无人道的血腥督队战,不给战场上的士兵,留下一线生机,最终只能招致前线士兵心灰意冷,或后方士兵以及百姓的痛恨。

到了关键时刻,督战队有枪,你也有枪,反身杀死督战队,肯定比顶住果敢同盟军进攻更容易。到时候,老街伪军那些普通底层士兵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真以为有督战队有武力很充沛么?在抗战时期,十来个太君两个排,蹲炮楼吓唬吓唬老百姓还凑活,跑去堵八路军的子弹和刺刀。你还得准备几个小队当督战队才能防止他们往回跑。结果是你用两倍的人力吃更多的补给,干的还是原先那点事,还要想着溃散了反水了哗变了怎么办。

狗腿子

现在的情况说明,对于老街,敏昂莱已经没有办法了,援军上不去,飞机炸不顶用。城内守军士气低下,只能靠刺刀威逼着作战。

一旦,果敢同盟军夺取老街,那就意味着整个缅北战争形势的彻底改变。宣布缅军1个旅,再加上4千武装民团都无法守住一个城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解放战争时期,1947年11月,石家庄战役,我军夺取了敌人1个师据守的大城市。从此宣告敌人1个师据守钢筋水泥工事死守城市,都无法阻挡住我军突击。这对于当时的国民党军队来说,是一个沉重的心理打击。从此,敌人开始丧失据守大城市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