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柳永安,终南山下,庆云村人,时年十三岁,八岁那年成了一个孤儿,父母留下数亩薄田,在村里的人帮助下,勉强耕种,吃百家饭长大。

有句话说的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柳永安不仅是穷人家的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孤儿,为了在村里生存,本来就十分聪慧懂事的他,变的更加明事理了。颇被村里的长辈喜欢,有人愿意教他读书,有人愿意告诉他如何采药,还有人愿意指点他在山里如何对付野兽。

十岁左右开始,柳永安就不愿意吃白食了,经常一个人出入山林之中,或狩猎一些小动物,或者做一个樵夫砍柴,对那些曾经帮过自己的人有一个小小的回报。

除此之外,即便有些人没有帮过自己,他也会帮忙,在他看来,人就应该互助,不求什么回报,毕竟,若是最开始帮他的那些人,就想他的回报,那么,他那时很小,根本回报不了任何人,别人也不需要帮他了,那他必然早已饿死了。

所以,能够经常看见柳永安小小年纪,就会帮一些走路不便的老人挑水、送干柴、浇菜等等。

这是一个下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天没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终南山深处,只拥有一座房子的破落道观门口坐着一个老道士,笑眯眯地看向背着一捆干柴的柳永安,继续说道:“缸里又没有水了,小友放下干柴之后,能不能再帮个忙,将水缸挑满啊?”

“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啊!”

柳永安熟门熟路地走进道观,将干柴放到了厨房里,便挑了两只木桶出来,经过老道士旁边时,说道:“道长,要不,您和我一起搬到山下去住吧,您老了,一个人住在这山里,毕竟不太方便,身边也没有一个人照顾!”

老道士笑了笑,没有说话。

柳永安摇了摇头,挑着水桶走远了,山里传来担子上铁链的碰撞声,叮咚作响,传出去很远很远。

老道士静静地看着柳永安的背影,脸上的皱纹堆叠了起来,笑容更深了,他记得很清楚,一年半以前,正在山里砍柴的柳永安遇见了大雨,寻见这里的道观,前来避雨,从那个时候起,两个人便相识了。

柳永安见他老了,便经常来帮他砍柴,帮他挑水。

只是,柳永安毕竟年纪还小,没有想过太多,只觉得是一个住在山里的老人,便经常来帮忙。只是,他从没有想过,在他来之前,这老道士是如何生活的,并且,他的食物是哪里来的。

从这一座道观,到山间小溪,来回路程不短,柳永安挑了两桶水,来回用了半个时辰左右,当他回来时,老道士还坐在门口,晒着太阳,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脸上还挂着笑容,他真的以为他去世了。

将两桶水倒入水缸,柳永安就准备继续去挑水。

老道士却叫住了柳永安,说道:“别急,永安,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柳永安还挑着两只水桶,闻言,回答道:“十三岁了!”

老道士点了点头,好奇道:“这么说来,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才十一岁。即便是穷人家的孩子,十一岁时,也不用这么辛苦,何况还是帮我这么一个非亲非故的糟老头子,你怎么一直坚持一年半的?”

柳永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憨厚一笑道:“我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别人帮我,我帮别人,天经地义,所以,我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您年纪大了,可能走路不便,我又年轻,所以,只是尽一点自己的力气罢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道士哈哈一笑道:“你这孩子,确实有意思。这样吧,从明天开始,你搬来这道观里住吧,老道我有点小本事,想要传给你!”

柳永安只以为老道士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便答应了下来。

他想要继续去挑水,可是,老道士却挥了挥手,让他下山去了,言说够用了,不用太多。

柳永安只好拜别老道士,扛着自己的干柴,沿着山路,下山去了。

当柳永安转过山坳,消失不见时,老道士忽然间站了起来,精神矍铄,哪里有半点走路不动的模样,只见他并指如剑,轻轻向上一指,不多时,从山涧小溪那边有一缕水腾空而起,如化龙一般,横空而来,落入了水缸之中。

不多不少,水缸满了!

“有意思的小子,心性不错!”

老道士叹息了一声,再次恢复了懒洋洋的模样,慢吞吞地回到了道观之中。

柳永安回到了村子里后,整理好一下衣物,甚至,还准备了一袋子粮食。这才向村里照顾过他的那些人说了情况,言称自己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村里,让他们不用担心,他要在山里照顾一位不愿下山的倔强老者。

第二天,柳永安便拿着自己的衣物,背着那一袋粮食,一路进发,到了中午时,终于再次来到那一座道观,却正好看见那老道士背着长达两三丈的巨大木头,向着道观走去。

这一幕,直接将柳永安惊呆了,这是那个每天需要他挑水、砍柴的老道士?

老道士看见柳永安,笑道:“愣着做什么呢?快来看看,给你建的这一间屋子,如何,满意不?”

柳永安又被震惊到了,等他走到道观里后,才发现一件神奇的事情,道观里一夜之间多了一间简单的屋子,虽然不够精美,但是,躲避风吹雨打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甚至,那一间屋子里还有一张简单的床。

“对哦,看我这记性,房子已经盖好,自然不需要这么长的木头了!”

随后,老道士将巨大的木头抛飞在空中,单掌如斧头一般,凌空将这一根巨大的木头斩成几段,整齐地堆在厨房外,说道:“倒是可以用做烧锅了,不用再去砍干柴了!”

看着这一幕的柳永安已经昏倒过去。

他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啊,一个看上去行将就木的老人,将一根需要数人才能扛起的巨大木头随手抛飞在空中,徒手切成几段,正常人都无法接受这一幕。

老道士伸手一点,一缕冷水从水缸里飞了出来,砸在了柳永安的脸上,笑道:“怎么了?我又不是妖怪,至于被吓晕吗?”

柳永安苦笑道:“我相信,我们村子里,不管谁看到这一幕,都会觉得是在做梦一样。道长,您这么有本事,哪里需要我班门弄斧,在这里帮你挑水和砍柴啊!”

老道士开玩笑道:“老道我很懒,有人帮忙,我自然懒得清闲!”

柳永安一阵无语,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能保持沉默。

老道士走到柳永安面前,收起了笑容,满脸严肃,问道:“永安,你可愿意拜我为师,学习这些本领?这是一种传承,不过,即便是你学了,只能到了不得已而用之,平时生活里不能使用,明白吗?”

柳永安想都没有想,直接跪在地上,行礼道:“永安见过师父!”

老道士呆了呆,摇头失笑道:“没有想到,你还有如此滑头的一面。”

“滑头?”柳永安茫然地盯着老道士,不知道何意,自己哪里就滑头了呢?

此后,柳永安便跟在老道士身边学艺,除了学这些,老道士还教了柳永安两种生存技能,一种是采药,另外一种则是医术。

在道观的另一侧,山洼里,竟然还有几亩田,这些田自然交给了柳永安来耕种,到了农忙季节,柳永安不仅要学艺,还要学医,还要回去种自己父母留下的田,还要种道观另外一侧的田。

晃眼间,柳永安便已经二十岁了,老道士说:“七年,七年,下山去吧,该教的已经都教了,该学的已经都学了,既然学了医,也该下山行医济世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庆云村只有数十户人家,并没有郎中,地方太小,药铺也不愿意开在这里。距离庆云村最近的镇子,也要二十来里的路,来往不太方便。

所以,柳永安决定将自己的医馆开在庆云村,自己还能种地,还可以上山采药,还能给庆云村的人方便,自己还能糊口。

一开始,柳永安开起这个医馆时,还没有人愿意来,不过,他们随后想到柳永安平时的为人,便又放下心来,认为柳永安不会害他们。于是,有个头疼脑热风寒什么的,都不再去镇子上,都来到永安医馆。

柳永安确实也没有让他们失望,能用针灸便用针灸,能不吃药,就不吃药,尽量减轻他们的花费,而且,柳永安从老道士那里学到的医术确实很高明,常常能治好一些让镇子上郎中都束手无策的病症。

口碑,凭借着这两个字,柳永安渐渐为自己的永安医馆打出了名声,甚至,还被十里八村的人称为“小神医”,关键是,在永安医馆看病,柳永安不会乱收钱,更不会随便开药,对于很多人而言,负担也不是那么重。

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永安医馆都是常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