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拉斯维加斯的新地标火了,它的火源于视觉效果上给人们带来的超出认知的震撼。对于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问世,很多人甚至不知该如何将其归类,只好给出最直观的称呼:那个「大球」。

然而在热度之外,财报中三个月近1亿美元的亏损,以及公司CFO的火线离职,让它的前景看上去远不及建筑本身耀眼,甚至有可能成为老板詹姆斯·多兰一场耗资166亿的「自嗨」。

文 / 李佳浚‍‍‍

编 / 李禄源

举全世界之力,166亿造个「球」

「整个项目的设计过程不亚于一场战争。」巴里·修格斯向氪体说道。

巴里是世界顶级建筑公司Populous洛杉矶办公室的副董事、高级工程师,从2019年起,他参与了公司内部最初对于「大球」项目的部分前期规划与讨论,并见证了设计工作的全部流程:「整个设计是一个不断推翻又重启的过程,但我们很高兴能够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大球」的建设工作几乎是与疫情同时开始的,前前后后停工无数次,原计划中2021年的面世时间也被不断更改,直到今年9月才正式亮相赌城,官方名为:MSG Sphere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图源:Dezeen

这一切的开始,其实源自于麦迪逊广场花园娱乐公司(MSG Entertainment Corp.)老板詹姆斯·多兰2016年在草稿上的寥寥几笔。而为了将这一创世构想化为现实,财大气粗的多兰组建了一套极尽奢华的全明星阵容,或者说是「举全球之力」都不为过。

据氪体了解,从确定计划的可行性到最终落地,整个过程囊括了来自全球范围的十余家大型企业共同参与。除了上文提到承担场馆绝大部分建筑设计工作的Populous以外,MSG还拉上了曾负责纽约世贸中心重建工作的跨境工程事务所AECOM,共同承包该项目;来自德国的音频公司Holoplot为全馆提供了音响系统;结构工程则是由美国的Severud提供。

场馆内部公共区域的视觉设计由来自美国的设计工作室ICRAVE负责,而占据全馆内外绝大部分面积的LED显示,则主要来自加拿大公司SACO Technology。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LED的驱动控制系统工作是来自两家中国企业:深圳的洲明科技负责了外立面球幕的部分控制系统,内部的显示驱动和控制芯片则来自北京集创北方科技。

图源:SBJ

集结全球精英,在整个建筑过程中共同完成科技、理念、运营等多个层面的革新,加上近年来全球供应链危机和通货激增,这些因素都对场馆的建筑成本造成了直接影响——公开数据显示,该场馆最终的建筑耗资高达23亿美金(约166亿人民币),比原计划的12亿美金高出将近一倍。

要知道,占地面积超过「大球」2.5倍的鸟巢体育场,耗资才不过35亿人民币。那么,这些钱到底都花哪了?

一座不断颠覆认知的「独角兽」建筑

「大球」的占地面积为81,300平方米,这放在全球范围内的顶级场馆里来看并不突出,但其夸张之处在于由可编程LED屏幕完全覆盖的外部表面。据了解,球体表面面积约为55,700平方米,相当于超过三个足球场的尺寸,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LED屏幕。

这块屏幕被称为「Exosphere」,中文意思为散逸层,也就是大气层最外面的一层。表面120万个圆盘上装载了5,760万个独立LED,共计能呈现2.56亿种不同颜色,其像素密度更是高达19,000 x 13,500,使观众在距离150米外仍能清晰看到精彩影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michaelbittle

建筑外部效果已经足够带来令人震撼的视觉冲击,但正如很多已经造访过的幸运观众所说,场馆的内部体验才是真正的颠覆,也是人类最接近「未来」的地方。

场馆内部提供17,600个座位和2,400个站立空间,理论上可以容纳20,000人,其中,整个观众席面朝着的,是演出人员所在的中央舞台,而环绕舞台上方和后方的,是面积15,793平方米的LED显示屏幕,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16K LED屏幕。

同时,为了让观众能真正沉浸其中,除了颠覆认知的视觉呈现外,场馆还为观众提供听觉、触觉和嗅觉等多个方面的配套体验:听觉方面,Holoplot在场馆中安装了164,000个扬声器,同时还配有「波束成形技术」的先进声学系统,为特定区域观众单独播放不同音轨,这意味着在没有佩戴任何设备的情况下,场内观众也能够根据自己的选择,听到不同的语言。此外,触觉震动地板、吹风降温系统以及气味系统,也能随着场景需求的变化,全面提升观众的感官体验。

正如官方给出的描述一样,「未来」是球馆内一切设计所遵循的关键词,从公共区域的装潢,到巨型屏幕的呈现都是如此。

图源:@Spherevegas

值得一提的是,负责场馆全部公共区域视觉设计的ICRAVE,仅是一家坐落在纽约诺玛德的设计工作室,相比大家想象中的大集团,ICRAVE整个团队也只有70余人。

ICRAVE合伙设计师布兰登·桑切斯告诉氪体:「让人有‘离开地球的错觉’是我们的目标。而从现在人们的反馈来看,我们可以很骄傲的说,我们的工作完成得很好。」

总之,以上提到的每一处设置,能够很好地服务到消费者体验,但无一不透露出烧钱的气息。

问题来了,这166亿要怎么赚回来?

球形馆丰富的商业机会,以及它为什么不适合办比赛

之前落幕的F1拉斯维加斯大奖赛中,除了赛事本身的讨论度,在比赛转播画面中频频出现的球形馆,同样赚足了眼球。

在「大球」正式亮相之前,F1就已经官宣了赌城站的比赛路线,并在场馆周围搭建了大量临时看台,同时获得在球型巨幕上配合赛事播放各种宣传视频、并进行成绩公布的权益。而「大球」的身影在官方转播镜头中也多次亮相,因此当一众飞驰的赛车极速过弯时,它也就成了最吸睛、最具质量的营销场景。


这可能是在座最大号的车迷了

今年战绩飙升的阿斯顿·马丁车队,就以该场馆为主要阵地,在拉斯维加斯举办了队史最大规模的营销活动。他们投放了一则30秒的广告,介绍旗下的超豪华SUV车型DBX707和世界上首款超级GT跑车DB12,每天轮播直至拉斯维加斯大奖赛结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Spherevegas

同时,NBA在此前也曾利用球馆外的屏幕宣传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投放的巨型篮球也成功刷屏了国内外各大社交媒体,获得了惊人的传播效果;根据美媒Medium报道,NFL也在考虑在「大球」上进行投放,为下届超级碗预热。

图源:Fox Sports

但是各位可能注意到,以上提到的体育相关活动,更多都是体现在营销层面,或者说只有广告的形式——背靠体育基因如此深厚的MSG,「大球」为什么不直接办体育赛事?

如果我们从传统体育的本质来看,这或许是比较好理解的一个问题。不管是球类运动还是搏击类运动,观众的关注点更多聚焦在现场和运动员本身,因此,比赛过程中,除了呈现更漂亮的数据统计以外,场馆内部这些先锋性的设置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浪费掉,甚至产生喧宾夺主的效果。

这样看,体育赛事方没有理由去为超出本身所需要的内容付出更高额的成本,场馆方也无法通过相关赛事体现其独一无二的竞争力。就目前情况来看,两者之间存在根本逻辑上的不适配。

不过,拥有全球范围场馆调研经验的场馆专家李和利认为,更多以屏幕为呈现主体的电竞,与「大球」有着非常高的适配性,独特的场馆设置,或许能将电竞的现场观赛体验大程度提升。

事实上,MSG在「大球」的建设初期,便确立了以演艺、观影、甚至发布会为服务主体的大方向。而延续这个逻辑,其首秀以及内部构造的初次曝光,便是爱尔兰传奇乐队U2的演唱会。

据了解,从9月29日场馆开放当天开始,到12月16日截止,U2将在该场馆进行25场演出,而首秀中,内华达州152种濒危动物遍布室内巨幕的场景,也让人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大球」独一无二的视觉呈现。

图源:@Spherevegas

而在U2乐队成为首位在球体馆驻场表演的艺人一周之后,达伦·阿伦诺夫斯基执导的环绕式科幻影片《来自地球的明信片》,成为了第一部在巨幕上演的影片。同时,在之后的时间里,场馆方还推出了探馆之旅 +《来自地球的明信片》,以作为常规门票销售项目,价格从69到500美元不等。

但是,即便拥有可观的独立票务收入,加上前文提到饱受业界好评的营销产出,球形馆最近公布的财报数据依旧出现了赤字严重的情况,也让行业对这一超前设计的未来保留观测态度。

不过对于「大球」来说,或许还远没到丧失信心的时候。

三个月净亏7亿,但「大球」未来或无需担心

日前,场馆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30日的财政季度中,共出现了9840万美元(约7亿人民币)的亏损。

然而,这其中更多的是前期项目开办费用,毕竟在季度中仅仅包含的两天营业时间里,场馆便通过两场U2演出获得了410万的收入,同时拿到了270万的广告费用,展现出了可观的潜力。

通常来说,当一个大型场馆或剧院的运营出现亏损,更多情况下是因为场馆本身无法保证自身转化而造成的收入和成本支出不对等。但对于能通过独立票务保证收益转化的「大球」来说,超过80,000平方米的顶尖科技和硬件设施带来的超高运营成本,才是更有可能打破比例的一方——叱咤场馆界数十年的多兰和他的MSG,也早就看到了这一点。

今年四月,麦迪逊广场花园娱乐公司(MSG Entertainment Corp.)发布公告,宣布完成了对于直属公司球形馆娱乐公司(Sphere Entertainment Co.)的分拆,后者成为拥有自己股票代码的独立公司。

就分拆一事,李和利表示,由于球形馆的独特性,它可能会采取与母公司成熟运作逻辑不同的运营策略。这次分拆动作可以被视为母公司对自身稳健财务表现的保护措施,同时也表明他们愿意让球形馆在盈利前经历一段不太稳定的财务时期,意味着母公司对球形馆的运营前景保持了宽容态度,并相信这一决策将为未来带来可观回报。

而通过一段时间的亮相,凭借高频率露出和外部大屏的优势,「大球」确实已经展现出了比传统场馆更为丰富的商业可能性,收到了许多国际品牌的青睐。

根据报道,在建成之前,外部广告便是其预期中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主创团队认为球馆外部夸张的显示系统能为品牌们带来前所未有的营销效果。截止目前市场也给出了正向的反馈,奔驰、索尼、喜力等人们熟知的企业都相继登上外部巨幕,加入到球形馆的营销客户名单当中。

同时,为了保证客户们能够有符合投放条件的素材,场馆方还完成了Sphere Studio团队的搭建,旨在为客户提供屏艺素材制作的服务,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大部分形象呈现,都是出自这个团队。随着一幅幅震撼且富有创意的作品得到展现,球形馆也逐渐成为了到访维加斯的游客们必须打卡的地标性建筑。

李和利向氪体表示:「相较于体育场馆或者演艺场馆,我更愿意将它和纽约时代广场,包括我们身边的裸眼3D屏幕归为一类,叫做‘媒体建筑’,只不过球形馆通过它夸张的外屏,将其媒介属性发展到了极致。」

从全世界范围内来看,一座建筑能够成为城市地标,要在一定程度上贴合区域内人群的需求,以及这个城市本身的调性,埃菲尔铁塔之于巴黎,大本钟之于伦敦都是如此。

而作为世界闻名的「罪恶之城」,拉斯维加斯素以娱乐至上的现代化形象示人,但有趣的是,除了经常在电影桥段中出现的「Welcome to Las Vegas」入境标示,这座城市似乎从来没有过一个拥有世界级影响力的代表性建筑。

随着球形馆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其地标属性也将被世界范围内更多人所认可,甚至成为维加斯的城市名片。届时,自身商业价值水涨船高的同时,也能在很大程度上为赌城的当地经济带来全新维度的增长。

图源:@Spherevegas

抛开越来越多的演艺收入本身不谈,根据全球需求情报和数据平台PredictHQ报道,‍‍‍‍‍在12月13日U2乐队的演出中,观众预计会在当地的住宿、餐厅和交通上花费高达994,109美元。而将这样的单日数据乘以24场,我们就能很容易地体会到「大球」对于周边经济的撬动力度,以及未来的无限前景。

同时,PredictHQ还做出预测,「大球」能够在未来创造超过4,000个稳定工作岗位,并且每年至少能够为拉斯维加斯当地经济带来7.3亿美元的增长。结合拉斯维加斯本身发达的旅游业以及活力十足的消费能力来看,「大球」超高的话题性和吸睛程度,能够为城市本身带来的正面影响是数据所无法体现的。

这与拉斯维加斯近年来对于职业体育的心心念念一样,都秉承着以文娱产业进一步激活城市本身经济架构的根本逻辑。

再大胆一些,如果「大球」能够用日益增长的商业表现赢得拉斯维加斯乃至内华达州的官方认可,其原本的市场逻辑得到更高维度的赋能,影响一个地区在全国范围内的能量和角色,也并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