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话说屈东民在加代满月宴闹事被打后

回家咔吧往床上一躺,但是屈东民这一躺,越寻思越憋屈,越寻思越窝火呀,我刚出来没几天,我就让人给揍了,不行,我得报仇。

加代当天这满月宴办的也挺成功,挺圆满的就结束了,当时这些各地的朋友,你是东北的还是深圳的,你是香港的,当天晚上都在北京住的。

加代是全程安排的,晚上的时候又到天上人间,还有豪斯红屋夜总会,那是一顿玩,全是吃喝玩乐一条龙,把这些哥们招待的也是相当到位了。

第二天的时候,这些大哥也都陆陆续续的该走都走了,当时就大连段福涛,还有王平和他们在北京没走,因为段三哥在北京有个项目,得待一段时间,其余这些大哥,像什么贤哥,焦元南,深圳广义商会的,这都陆陆续续的全都走了,代哥这满月酒也算是圆满的就结束了。

这个时候咱们转过头来再说说屈东民这面,这家伙在屋里边一躺着,当时都想好了,打我肯定是不好使,这个仇我要不报,以后我怎么混江湖,我怎么玩社会。

当时跟下边兄弟二伟就说了,二伟呀,这个仇肯定得报,现在咱们一无所有,身无分文,咱们住的地方都是他妈租的,我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吗?杜仔给我打了,肯定是不好使。

二北一听,说哥呀,那杜仔是南城大哥呀,在北京相当牛逼了,你看咱们要兄弟没兄弟,要家伙没家伙的,你咋跟人家干呢?

我跟你说,二北,你要是前怕狼后怕虎,这一辈子就完犊子了,你得这么想,如果说咱俩把杜仔给办了,咱俩能不能成名,能不能出名?咱俩是不是直接就立起来了,是不是直接就支棱起来了,以后不就是要啥有啥了吗?别人都得主动给咱俩拿米儿,你知不知道,你就听民哥的就完事了,咱俩先拿杜仔开刀。

但是咱说句实话,屈东民和二北他俩身上没有米儿啊,你不管干啥事,你没有米绝对是不好使。

这俩小子商量完之后,他当时一个电话打给谁了,他有一个妹妹,是他舅家的妹妹,跟他关系挺好的,不错,他在大学改造的时候,他妹妹经常去看他去,他这妹妹是卖小百货的,自己做点小买卖小生意,这电话一拨过去,这家伙直接就说了。

老妹啊,我是你明哥啊。

明哥呀,咋的了?给我打电话,你这有事啊?

老妹啊,哥求你办个事呗?这个事你必须得帮哥呀,哥实在是没招了。

那什么事啊,明哥你说吧。

妹子,你看看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现在手里边一分都没有了,实在是没招了,哥刚回来也没有工作,只能跟你张嘴了。

老妹一听说哥呀,那你借多少啊?

你这么的,那个你看看有没有5000,你给我拿5000吧。

不是哥呀,你咋要这么多呢,干啥呀?这我一下拿不出来这么多呀。

咱说九六年的时候,那5000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不说天文数字也差不多,你不像代哥,贤哥他们这都有米儿,但是普通老百姓可没有那么多钱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大民的直接就说了,老妹儿啊,你帮哥想想办法啊,你放心,这5000借给我,我也就一个星期左右,我就还给你,到时候我还给你1万,哥实在是没招了,哥用这个钱有正用。

这个时候他这妹妹一听,说那行哥,那我给你想想招吧,我得给你先张罗,我这手里边也没有那么多。

那行妹子,哥就麻烦你了,谢谢了,啪嚓电话就撂了。

咱说他这个老妹对他还真就不错,你要是一般人,谁能借给你呀?

两天之后,他这老妹儿把这5000块钱给他张罗到了,屈东民上二北,直接把这五千米一取过来。

当时往屈东民面前一放,这小子一看,当时挺高兴的,直接在这5000里边抽出来200,说这200留着,咱俩今天晚上喝八加一啊,咱俩得庆祝一下子,咱们要干大事了。

之后又从这5000里边又拿出来1000,说兄弟啊,这1000你拿着。

二北一听说哥呀,你这是干啥呀,怎么给我1000呢?啥意思啊?

兄弟啊,你跟哥一回,咱俩都从改造大学里边刚出来,你说哥也没有米,哥觉得对不住你,这1000你拿着,你要是想花你自己就花,不花你就留着,或者是给家里边的人,这就是哥的一点心意。

这二北一看,说那行哥,那我谢谢了,直接把这1000就拿着了,随后屈东民又从这5000里边抽出来800,说剩下这800,咱俩今天晚上喝完八加一之后,咱俩就上他妈洗浴二楼,咱们哥俩也乐呵乐呵,找个小白菜啥的,是不是咱俩也得开开荤?

二北一听,哎呀,哥呀,这个事我绝对同意,这个是好事。

你看剩下这3000,这3000咱们买一把五连子,买完之后再买十颗花生米就够用了,咱们准备就动手了,干杜仔,

就这么的,当天晚上这俩小子喝的挺痛快的,绝对没少喝,喝完之后就上洗浴二楼来找了两个小白菜。

这两件事办完之后,他俩睡了一觉,直接就来到第二天了。

第二天二北拿着这三千米去买五连子。

那个时候你要买这玩意,它好买这个。

二北以前也是混社会的,他也认识不少人,他真就买了一把五连子,都没用上3000,花了两千七买了一把,剩下那300买了20个花生米。

这小子乐颠颠的拿着五连子就回来了,当时把家伙事往那个屈东民面前这一放,大明直接一看就来精神了,我操,这下我怕谁呀,干就完了。

这家伙直接把花生米往五连子里咔吧上了一颗,说二北呀,你起来,你起来上一边去。

二北一看,你要干啥呀哥?

你躲了。

这家伙一搂膛火,对着他住的屋墙上咕咚就一下子。

哈哈,妥了,兄弟啊,咱们有这个玩意,哥就带你发家致富了,你就跟着我好好干就完事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屈东民把五连子往破兜子里边一装,随后往身上一背,和二北那是一瘸一拐的从家里边就出来了,当时打了一辆出租车,奔着南城就去了。

杜仔不是在南城吗?仔哥在南城有一个麻将馆吧,老大的一个地方了,一共是一、二、三层楼的,一楼二楼全是打麻将的,三楼是放局的,这是杜仔其中的一个买卖。

这家伙准备完毕之后,当天晚上是一瘸一拐的打着车往南城杜仔这麻将馆就来了。

这小子绝对是个狠茬,也是个手子,那是心狠手辣,他想把仔哥给干了,想来个一战成名。

当时坐着出租车来到杜仔麻将馆,这俩小子从车上一下来,屈东明就说了,二北啊,一会儿进去之后,我放五连子,你直接就往这个兜子里给我装米,有多少装多少,听没听见,装完之后咱俩就快速地撤离,就完事了。

二北一听,哥呀,我明白了。

这俩家伙推门往屋里边一进。

一楼他们玩的小,也就是千八的输赢,二楼玩的也不大,三楼玩的是最最大的。

这俩小子直接干到三楼了,当时得他妈有好几十人在这玩呢,他俩这一过来。

仔哥这块也有看场的,其中有一个兄弟还认识屈东明,说哎呀,这不民哥吗,咋的过来玩来了?

兄弟,我过来看看,溜达溜达,那个谁?仔哥在不在?

仔哥今天晚上没来,出去办事去了。

没在呀,那行,你忙你的吧,我随便看看。

这小子也没在乎。

当时屈东民在这三楼厂子里边转了一圈之后,他一看这台面上多了没有,能有个十二三万吧,这家伙看好了之后,把这手往兜里边一伸,把这五连子直接就拿出来了,当时就喊了一嗓子,哎哎,别玩了,别他妈玩了。

他这一说,别玩了,大家都回头往他这块看。

当时五连子咔吧,一搂膛火对着棚顶上咕咚就一下子,都他妈别动啊,都消停的,跟你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今天过来取点米儿,你们都老实了,都别动,谁他妈要敢动一下子,我今天我直接就给他销户。

二北呀,去装米去。

当时这二北拎个破刀到台面上,啪啪的就往那兜子里边装,屈东民拿着五连子就在那支着,你们都听好了,我是老宣武的,我是屈东民,你们应该也听说过我,你们放心,没有事,我把这些米儿今天我拿走了,你们找杜仔就行,他得赔偿给你们,听没听见。

咱说这些人在这站着,没有一个敢动的,有挺多人都听说过他,知道这家伙虎,那跟他妈虎逼似的,啥事都能干出来,没有人敢拦着他。

二北装完之后,这俩小子一转身,从三楼就要下来,就要走,这时候人家杜仔厂子里边不也有看厂的吗?刚才那个小子跟屈东民认识,正好他又上楼来了,

这一看,说民哥,你干啥呀?你不能这么干啊,咱们这都认识,你怎么能这么干呢?你这么干的话,仔哥知道咋整?

兄弟,跟你们有关系,我是冲杜仔,你别拦着我,咱俩认识,我不想动手。

民哥,你这么干肯定不行,你要把这些钱拿走了,仔哥回来不得怪我吗?你要想拿走绝对不好使。

屈东民一看,说也是啊,兄弟,你说的对,我要是拿走了杜仔回来肯定得怪你,你这么的,我给你想个好招。

他说着话把这五连子一调过来,用枪把对着这个兄弟这脑瓜子,咔吧,一下子这哥们直接被干躺地下了。

咱说大民子在这个楼上一放五连子咕咚一声,楼下也都听见了,从楼下又上来七八个小子。

当时屈东民把五连子,咔吧,一楼搂膛火对着楼下咕咚,就是一下子。

咱说仔哥这些兄弟都没拿五连子,拿的全是稿吧啥的,一看五连子一支上全都迷糊了。

屈东民直接就说了,跟你们他妈没有任何关系,谁敢拦着我,今天我就销户他。

咱说这些兄弟真就没有一个敢拦着的。

大民子跟二北从三楼直接就干到一楼了。

到一楼之后,那一楼有吧台呀,吧台里边有个女服务员正在这坐着呢,屈东民五连子一支。

老妹儿啊,你听好了,吧台里边有多少米?你给我拿出来。

这服务员一看,说,大…大哥呀,你干啥呀?没,没有米啊。

屈东民把这五连子往前一指,一下就知道指到服务员的雷子上了,我告诉你,你给我拿出来啥事没有,你要不给我拿出来,雷子我给你打废,快点拿出来。

当时服务员都吓懵逼了,服务员哪见过这个呀?赶紧把抽屉一开开,里边能有个三四万,全都消停的给拿出来了。

二北啪啪往兜子里边一装。

咱说这俩小子这一趟真就没白来,这一趟整了他妈十六七万。

这俩家伙把米装完之后,从麻将馆里边就出来了,出来之后在门前准备打车就要回去,就要跑了,咱说也赶巧了,就在这时候,杜仔和他的两个朋友开着他的虎头奔正好回来了。

刚到麻将馆门前,仔哥在车里边坐着,往前这一看,看见门口有两个小子,背着一个大破兜子,但是仔细一看,这不是屈东民吗?

还他妈想呢,这小子来干啥来了?但是同时屈东民一歪脑袋,也看见对面来了一台虎头奔,一看车牌号,这他妈不是杜仔的车吗?

这家伙一句话都没说呀,把五连子一搂膛火对着虎头奔前风脑玻璃,扑咚就一下子,这一下子当时把这玻璃就打炸了,把他妈仔哥都吓蒙了。

司机赶紧咔嚓一脚刹车就踩住了,仔哥当时双手抱着脑瓜子,快跑快跑快跑,快他妈走。

咱说这个司机技术是真不错,也是临危不乱呢,咔吧一挂倒挡,脚底下一脚油门,这台奔驰哇哇往后就倒。

屈东民拎着五连子咕咚一下子,咕咚一下子,这家伙一瘸一拐的就往这追,幸亏大民子这腿脚不利索,跑的不快,如果说是腿脚好的话,仔哥当天晚上直接都得让他销户了。

当时仔哥这个头奔,那油门都踩到底了,哇哇,往后倒也不管后边有没有车了,还是有啥的,结果一到咣当,后边有一棵大树,撞他妈树上了,把后备箱都撞开了,随后司机啪嚓一挂挡,一打方向盘,脚底下一脚油门蹭棱一下子上道直接跑了。

屈东民他妈没追上,仔哥跑了之后,这屈东民跟二北这俩小子在路上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打车回到老宣武了,回到屈东民他们家老宅子了,他这个老宅子是一个大平房,挺偏僻的,一般人找不着。

这俩小子回来之后把这17万往炕上一摆,这一看,那高兴坏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米啊。

当时屈东民在这17万里边拿出来2万给二北了,随后又拿出来5万,让二北直接拿着给他老妹送过去,说兄弟,你现在拿着这5万给我妹妹就送过去,我怕明天再有别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