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年来,以光伏、风电、氢能等为代表的低碳能源高速发展,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与投资圈热门的投资主题,在中国30·60双碳目标下,每一类新能源的背后都存在巨大的全球市场空间以及技术革新机会。然而,有另一种在国内投资行业热度相对较低的低碳能源,却已在欧洲、中东、北美等地广泛运用,切实助力各国减少碳排放,这种能源就是天然气。

近期,CMC资本刚完成领投的全球领先的液化天然气(LNG)和风电装备制造商——惠生清洁能源,其两大拳头产品之一便是目前新能源板块中新兴的FLNG(浮式天然气液化装置)技术,被誉为海工领域“皇冠上的明珠”。在人均能源需求量提升且全球减碳的大背景下,天然气作为低碳清洁能源具有良好的成长性和广阔的商业发展空间。CMC资本董事总经理顾晓立CMC资本投资副总裁刘希瑞,围绕“天然气”这一低碳能源和大家一起聊一聊「天然气,一场被国内资本忽视的能源革命?」

天然气已成为欧美国家的主力低碳能源

天然气主要由甲烷(CH4)组成,相比其他化石燃料如煤和石油,甲烷分子中含碳量最小,在燃烧时产生的二氧化碳(CO2)较少,同等热值下,天然气燃烧时二氧化碳排放量相较石油和煤炭分别减少29%和44%;相比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光伏和风电依赖于日照,风力等自然因素,存在内生的不稳定性,而天然气稳定性更高,可以在各种天气条件下提供持续可控的电力。因此,凭借着燃烧热值高、碳排放少、稳定性高、能源利用效率高、价格有竞争力等核心优势,天然气已然成为全球经济发展和能源消费结构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

以欧美地区为代表,天然气已经成为众多欧美国家的重要支柱能源。在欧盟27国中,天然气作为直接燃料或发电能源,提供了该地区45%的化工能源需求、40%的钢铁能源需求、55%的食品饮料能源需求和40%的建筑能源需求。欧洲在过去二十年致力于推动清洁能源的利用,将可再生能源的占比从7%提升至了19%,但主要取代的是煤炭和石油的份额,丝毫没有动摇天然气在欧洲地区的重要地位,天然气在所有能源中稳定占据约23%的份额。

欧盟28国(包括英国)总可用能源占比

俄乌战争期间,由俄罗斯输至欧洲的天然气管道“北溪”发生爆炸泄漏,欧洲天然气价格与电价大涨。欧洲天然气基准荷兰TTF天然气期货收盘价一度达到188.8美元/MMBtu;NordPool交易所电力交易价格最高甚至到达了317欧元/兆瓦时,对应每度电约2.5元人民币。欧洲大量工业部门为了节约天然气和电力开始大规模减产,德国总理号召民众节约能源以应对俄气供应的减少,这一切均是天然气对于欧洲国家重要性的直接体现。

中国接棒欧美,正贡献全球最大的天然气需求增量

2012年国家发改委公布《天然气利用政策(2012)》,以大力鼓励、引导和规范天然气利用,推行“煤改气”以改善污染问题。中国天然气消费量从2012年的1,471亿立方米增长至2022年的3,663亿立方米,增长至约2.5倍,天然气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占比从2012年4.8%提升至2022年的9.0%。而同期中国煤碳消费量基本见顶,过去十年停滞在27-30亿吨区间,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比例从2012年68.5%下降到2022年的56.2%。

2022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9.0%,然而,对比同期欧洲24%的占比,天然气未来在中国仍将是一个具备长期增长性的能源类型。2017年国家能源局发布《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提出“逐步将天然气培育成为我国现代清洁能源体系的主体能源之一”,2023年国家能源局进一步发布《天然气利用政策(征求意见稿)》,指出需要“有序推进天然气利用,优化能源结构,加快绿色转型、促进节能减排、提高人民生活质量”。

为满足国内快速增长的天然气需求,中国正从全球加速进口液化天然气(LNG)。中国LNG年进口量在2016-2021年间保持约25%的年复合增长率,并在2021年超过日本,正式成为全球最大的LNG进口国。中国占全球LNG贸易总量的21%,占全球LNG需求增量的60%。从近期我国重要外交活动来看(中卡、中俄、中阿、中法、中国与东盟),天然气均为双边合作的重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速发展的天然气行业将涌现新机会

随着天然气在全球范围的更广泛运用,我们认为从上游的开采与液化、中游的运输和储备、再到下游的终端,均孕育大量的行业变革机会。

在上游的开采与液化环节,天然气行业正在向“深蓝”进发。深远海地区通常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包括大量的深层天然气。这些区域的勘探和开发对于满足全球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至关重要。随着技术与装备的不断进步,深远海天然气的开采与液化变得更为经济可行。在这一过程中,浮式液化天然气生产储卸装置(FLNG)应运而生。

FLNG是一种用于深海天然气田开发的高度集成化装置,集气体处理、液化、储存和装卸等功能于一体。FLNG是天然气化工、船舶等学科的交叉应用,技术含量高,被收录在美国国家地理拍摄的《伟大工程巡礼》纪录片中。

相比在岸上建设的传统LNG工厂,FLNG建造周期短且工期可控,且灵活度高,可以二次部署至其他气田项目。尤其适合非洲、东南亚、西澳等天然气资源丰富,但是周边基础设施不发达的地区。例如,道达尔能源于2019年决定开发莫桑比克LNG陆地工厂,总造价预计200亿美元。但在2021年4月,由于项目地点被当地武装恐怖分子攻击,道达尔能源宣布暂停该项目开发,至今仍未重启,给道达尔能源造成巨额损失。而同期在同一国家,ENI集团选择以FLNG的方式,在海上进行天然气处理和液化,避免了莫桑比克的治安问题,并于2022年11月实现首船LNG发运,实现了莫桑比克历史上第一次的LNG出口。

停产的莫桑比克LNG陆地工厂项目(左图)与成功投产的莫桑比克FLNG项目(右图)

简单来说,FLNG的核心价值是帮助下游客户实现项目更快投产,在目前高气价的环境下更早获利,其对用户的价值不言自明。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至少有超过30个FLNG项目在建造或者筹划中,单艘FLNG造价在数十亿美元,一个数百亿美元规模的新行业正浮出水面。

CMC资本旗下首支碳中和股权基金近日宣布完成对于惠生清洁能源的联合领投。惠生清洁能源是领先的清洁能源技术与解决方案服务商,致力于为能源行业提供高效集成的EPCIC解决方案,包括浮式液化天然气设施、陆上标准模块化LNG工厂、浮式天然气发电设施、浮式风电及其它清洁能源解决方案。基于成功的项目交付记录,经验丰富的惠生清洁能源团队凭借其专业技术创新实力及两个世界级建造基地,为客户提供符合最高国际质量和安全标准的EPC服务。2022年12月,惠生清洁能源与埃尼签署了一项主要的EPCIC合同,用于交付浮式液化天然气(FLNG)设施,该项目2023年1月在惠生清洁能源南通基地正式开工。

惠生集团公司总部

当下中国新能源行业的竞争进入淘汰赛,过去几年巨量涌入相关赛道的企业和资金,将面对未来愈发残酷的竞争,直至行业完成优胜劣汰,重新回归秩序。CMC资本在新能源领域从始至终秉承“反内卷式”投资,在行业过热时保持清醒,避免扎堆热门赛道。通过行业深度研究和广泛覆盖,甄选具有价值独特性和明确退出渠道的优质项目,继续用资金和资源赋能国之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