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一个三岁的小男孩一路小跑,手舞足蹈的翻过了高高的座位,端端正正坐在舞台的特别座位上。

这是江苏卫视一档特别的儿童节目《了不起的孩子》,而这个男孩就是王恒屹,后来成为诗词神童的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主持人孟非询问他认识多少字的时候,他羞涩的回答是三千多字,这个答案让孟非也吓了一跳,毕竟小学六年级的识字量才只有三千多,而这个孩子才三岁,刚刚摸到幼儿园的边。

这是王恒屹第一次登上舞台,在台上他还是个害羞的男孩,连目光也不敢和主持人对视。

谁也没想到,之后的几年里,他成为各大文化节目的常客,在各种综艺舞台上大放光彩,而这也让很多网友有了很多议论:这会不会又是一个伤仲永的故事?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岁神童

一个三岁的神童应该是什么样的?也许王恒屹就是一个很好的答案。

在2017年江苏卫视的舞台上,3岁的王恒屹一溜小跑奔向舞台中心,熟练的翻过阻拦,乖乖坐在特别安排的座位上,在场的观众都被他的可爱萌化了心。

观众们都看得出他的紧张,主持人孟非和他握手的时候,王恒屹只敢悄悄看主持人一眼,立刻就恢复了乖乖坐着的样子。

直到孟非提起王恒屹认识很多字,这个拘谨的小男孩一下子灿烂起来,伸出手指得意的说:“三千个!”

在本该上幼儿园的年纪,自称能够识字三千,这是真的么?孟非现场就让观众在书中挑选了一页,让这个小小的孩子阅读前两句,王恒屹毫不怯场的就读了出来。

这份自信从容,更是和之前的紧张局促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除了出色的识字基础之外,年幼的王恒屹还有更多神奇之处。他能够认出两百多个国家的国旗,背诵出几百首古诗词,对很多古文中的意思也能够把握和理解。

而在文学之外,王恒屹还是个歌曲爱好者,猜歌识曲也是他的拿手好戏。之后的猜歌节目,王恒屹飞快按下按钮,大声回答歌名,孟非都惊讶于他如此反应敏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8年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的播出,更是让许许多多人认识了这个诗词底蕴丰厚、出口不凡的小神童。

随着他陆续参加了《开门大吉》、《欢乐中国人》、《挑战不可能》,更是得到了一个含金量满满的外号“行走的中华小诗库”。

一个年幼的孩子,为何能有如此庞大的知识积累量,家长又是如何培养他?当网友们寻找王恒屹的成长轨迹时,惊讶的发现,在这个小神童的成长过程中,奶奶的努力不可忽视。

神童教育

中国人对神童的喜爱古来有之,《世说新语》中记载,谢安曾经问家中众人为何想要培养后人更佳,谢玄站出来回答:“好比芝兰玉树,总想长在自家庭院里啊。”

家中有子初长成,王恒屹的出色,离不开家庭中大人的刻意培养。不过让人惊讶的是,主要负责培养王恒屹识字和背诵诗词等等才能的不是别人,而是王恒屹的奶奶。

原来,王恒屹的家庭是山东一户普通人家,父母都是年轻力盛,要承担养家的责任,为了争取更好的收入,夫妻双双在上海工作,而王恒屹的奶奶退休不久,自告奋勇为小夫妻俩照顾孙子。

一开始王恒屹的妈妈也精心准备了儿童启蒙,给儿子读一些简单的文本,例如《三字经》、《弟子规》之类的简单易懂的文章,虽然此时的王恒屹还不懂意思,却逐渐在熏陶里习惯了诗词文章的节奏。

当爸爸妈妈把教育的大棒递给奶奶何霞之后,何霞非常高兴。何霞是一个文艺工作者,多才多艺,也喜欢朗读古诗词,她成了孙子的领路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生活中,何霞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激发孩子对诗词的兴趣,从简单的《咏鹅》《静夜思》等入手,让孩子感受到诗词的韵律和美好。

单纯的背读难免会有倦怠期,何霞就用游戏的方式调动孙子的积极性,例如一起玩诗歌填词游戏,用讲故事的方式让他理解其中内容,渐渐的,王恒屹往往不等奶奶说完,就能够接上未尽之语。

当王恒屹两岁时,他就已经有了阅读的兴趣。不过家里人并没有因此加强他的学习量,相反,奶奶何霞也鼓励他多多发展爱好,爷爷则用各国国旗教导王恒屹认识各种各样的知识。

在爷爷奶奶的鼓励式教育下,在父母的肯定和赞赏中,王恒屹在3岁时就登上了综艺节目的舞台,此时他已经识字不少,还能背诵两百多首诗词,可以说是在诗词文化方面远远胜过了同龄人。

但在舞台上,王恒屹还是时不时露出小孩子的一面,例如在湖南卫视的舞台上,他就因为人太多,紧张到憋红了脸,而主持人何炅见状也鼓励他,让他和台下的奶奶拥抱来缓解,抱了奶奶后,王恒屹很快就放松下来,还在台上熟练的说起了珍藏的冷笑话。

之后几年里,王恒屹参加了多档节目,虽然还是年幼,在舞台上的风格却越来越稳健,看得出那个可爱又紧张的萌娃正在逐渐走向自信和纯熟。

但这也让很多人叹息和担忧。

毕竟在演艺圈,年幼的孩子大多是接受父母或者别的成年人安排,而王恒屹还太小,不免让人担心,这株芝兰玉树在长成前,就被过盛的赞誉和目光引向了伤仲永的道路。

伤仲永的故事之所以广为流传,正是因为时间长河里有太多类似的故事。神童的名声之下,父亲携方仲永到处交际周旋,不再让神童学习,导致神童很快泯然众人。

那么王恒屹的成长又如何呢?

家有芝兰

2020年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上出现了一道题目: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到底是“班马”还是“斑马”,成为了20多名选手苦苦思索的难题。

王恒屹选择了“班”,尽管他没有接触这个知识点,却在之前的诗词学习中得知“班”在古文里有着“分别”的意思,从而选择了“班”这个答案。

而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也表现出了神童的实至名归,一扫之前对他能力的质疑,更是让人们看到,当知识深入钻研并掌握后,会成为开拓的利器,他的成长和努力并不仅仅是镁光灯下的惊鸿一现。

其实,王恒屹的成长轨迹,和另一个许多年前的神童家庭不谋而合。在20世纪60年代,匈牙利心理学家拉斯洛决定人为制造“国际象棋神童”——为此他寻找了志同道合的妻子,安排了孩子的教育课程,以证明合理的教育能够将任何孩子变成天才。

拉斯洛陆续生下了三个孩子,都是女孩,而在国际象棋领域,一度被认为是男人的世界。在拉斯洛的培养下,大女儿4岁就拿到了第一个冠军,15岁成为一流国际象棋棋手,但她的两个妹妹甚至做的更好。

二女儿在14岁时声名大噪,打败了几名德高望重的大师,赢得了9盘比赛中的8盘,拿下了当时最高的等级分。小女儿在15岁时成为了特级大师,并且在退役前25年里一直是世界女子国际象棋手排名第一。

当这位心理学家介绍自己的教育方式时,提出了三个阶段:用好玩的方式向孩子们介绍,激发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随着水平的提高,孩子们变得认真,逐渐进入更加专业化阶段;而到了第三阶段,就成了自发的全力冲刺。

而王恒屹的父母和奶奶的耳濡目染,正是为还在幼年的王恒屹开启了第一阶段,随着他不断地得到大人们的肯定和鼓励,他也逐渐走进了第二阶段,主动汲取知识,练习并收为己用。这也许是为什么王恒屹不仅没有走向让人担心的方向,反而越来越优秀和闪耀。

2022年,王恒屹又一次回到了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上。

这一次,一身小西装的萌娃长高了,在舞台上俨然是个从容大方的好少年,面对嘉宾和主持人,已经用上了冯巩的名台词:“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在这个舞台上,王恒屹确实如同回家一般亲切、自然,而观众看着他随着岁月的改变,也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自豪和高兴。

随着“飞花令”起,王恒屹自信的应对,流畅洒脱,横扫千军。而让他底气满满的,是早在两年前,他的诗词量就已经突破了1400首,案头的书也换上了大部头。

如今王恒屹的生活重心渐渐转移到了上学,参加综艺的频率也大为减少,每一次出现,人们都能看到芝兰玉树渐渐长大的改变和成熟,生出油然的亲切和熟悉。

没有孩子永远能做一个“神童”,但童年时期家人付出的爱和引导、耐心和沟通,却会为渐渐长大的王恒屹铸造最柔软也最坚不可摧的铠甲,让他在以后的岁月里走得更远,也走得更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