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期以来都有这样一种论调,觉得努力就能成功,然后指责别人不努力,所以不成功。

后来说法更夸张了,香港富二代甚至以为有斗志就能成事。

(他去体验清洁工生活,没做几天就受不了了)

回过头来看这些言论是不是血压就高了?

反正余华老师看不下去了,他说努力工作,不一定会有好的回报,不要迷信心灵鸡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代变了,现在一味努力,不能让人致富躺平,反而可能越累越穷。

有个理论就说过,大多数成功的人都只是在电梯里做俯卧撑。更重要的是电梯要上升,怎么找到那个电梯。

今天就讲一个找到电梯者的故事。

主人公叫“飞翔的大西瓜”,90后的他从大二开始写网文,毕业后做的工作却是毫不相干的网络管理员(不是网吧的网管)。

维护网络安全的IT工作时间长,他只有下班后能写小说。

本以为很快能进入小白逆袭的道路,但没想到他遇到了写作之路的第一大难关——改开头。

当时的编辑很严谨,对开头的作用十分看重,而大西瓜所具有的是半个小白的写作经验,显然并不能支撑他一挥而就,顺利过稿。

为加快进度,他还搭上上班前的时间,一改改了三个月,越改开头越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抬头是成山的批改意见,低头是可怜的保底稿费。一种自我怀疑油然而生:我是不是不适合这里?

有人告诉他,你只是坐错了电梯,为什么不往旁边看看呢?

书旗的编辑秋刀顺着一些男频爽文找到了他,夸他网文想象力足,场景有亮点,也许可以换新平台看看。

本以为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大西瓜工作上项目结束后,秋刀还主动来询问签约的事。

到了去年十二月放开后,大西瓜河北家中缺药物,秋刀还想从杭州给他寄布洛芬,虽然没成功,但他都看在眼里。

一个扑街的写手怎么会被编辑记住呢?编辑又怎么力所能及地帮写手卸下负担去创作呢?

几个月里,这些带着温度的关怀感染了他,他果断签了合同。

场外有书旗编辑的身影,场内更是如此。

秋刀半催促半鼓励他多写,只提一些微小的改动意见;

《全民神祇》这本书写到70万字时,数据一般,秋刀力劝继续写,于是飞翔的大西瓜坚持了下来。

伯乐的点化,虽不能马上铸就千里马,但也能让人长足进步。

飞翔的大西瓜也不负众望,小说《全民神祇》取得了一些成绩:2023年4-8月会员金榜前十,2023年9月男生总榜第一。

这一个小火,他足足等了九年。

这还让他得到了连续两个月10万元奖金,被问到奖金怎么用时,他的回应很有意思:

存着当结婚彩礼钱。

一个苦尽甘来的故事似乎到此为止。

很多人肯定要说,这下终于逆袭成功,可以躺平成为网文大神了吧。大西瓜却不断提醒自己要有足够认知。

他自知笔力不够,以致于前几年连火都火不了,要真脱胎换骨还需要时间。

到了书旗,读者也对更新量提出了的要求,自己的节奏是每天写4000字,有时候还会断更,所以这个量在作品小火的情况下显得有点不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心理负担很多,还有一些完全是工作外的。

他是瞒着身边人写小说的,因为直到今天,许多人还会觉得网文是洪水猛兽:

你是个大学生为啥不去做点稳定正经的事呢,之前当网管都比干这个强吧。(网络管理员和网吧网管是有区别的)

你现在还全职写网文,一定疯了。

飞翔的大西瓜害怕断更,也害怕这些口诛笔伐的出现。

他本以为翻过了一座山,就到目的地了,没想到是进入了起伏的山区。

写了八九年,实在没什么好的办法,但拙办法也是办法。

写主角写卡壳了,就写配角,写大环境;写累了,就睡一觉,或者出门,吃碗正宗安徽牛肉板面,回房间整理思路。

他总想起那些平和的下午,对着《让子弹飞》拉片,当初怎么都觉得这些人在胡闹,可现在越看越有深度和历史意味。

写小说也如此,总要写点深刻的。

为了支持作者练内功,平台也在发挥帮扶作用。

书旗编辑的原则是少改文,注重把控方向,引导作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但这不意味编辑可有可无,他们掌握后台数据,提醒读者追读率等数据变化。

秋刀后来就告诉大西瓜,劝他继续写《全民神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前70万字的数据并不差。

平台的读者回馈如今也非常细致,飞翔的大西瓜学会去避一些雷,比如读者对副本不以为意,自己就没必要在这方面上铺展开来。

还有两个对写手来说比较友好的特性。

超千订阅量在书旗容易实现;

保底稿酬高了很多,不用担心全职写作养活不了自己。

这些方面解决了创作者的后顾之忧。后来一些不经意到来的顺利,更是让他有些雀跃。

他的月断更次数达到3天,但小说已经带来了一定的热度,所以平台破例补发了奖励。

写手也要吃饭,更何况这笔六位数的奖励,能解决许多现实问题。

高容错率的平台往往受创作者欢迎,因为那里能保障才华更大释放。

套用电梯理论来说,进入合适的电梯后,你努力越多,现实的正反馈也越多了。

飞翔的大西瓜没听说过这个理论,但他知道自己的具体目标:想写一本“让人看了想哭”的网文。

一般来说网文里塞梗搞笑容易,写点感动的情节很难,如何让网文出现煽情而不做作的场面,是笔力的考验,也是经验的体现。

对他来说,现在还有点难,但可以去逐渐达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文逐梦,从来不是一蹴而就。这句话说的是创作者,说的也是创作平台。

当下的所有努力,都在为以后的选择铺路。

当下的所有选择,都在让努力事半功倍。

而徒劳无功,甚至可能让整个团队说凉就凉。

最近就有这样一个“选择有时比努力重要”的案例。

《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的游戏电视火了,它在STEAM上高居过国区热销榜第二。

按照游戏42元的定价来算,半个月的售卖游戏收入一度高达4200万。

这游戏素质其实一般,制作得更像是短视频平台的那种小短剧而不是游戏。

但它的出现还是带来不一样的意义。

演员、编剧等主创过去是影视行业从业者,他们拍的是微短剧,运营的是短视频,从来没碰过游戏。

如果遵循惯例,拍短视频,很难拍好,能保本就不错。因为这个领域里已经杀红了眼,一进去就可能脆败。

公司业绩凋零,意味着大家都得喝西北风。

这时候一些与游戏相结合的短剧,令人眼前一亮。主创们当即决定进入互动型影视游戏领域,并认真编剧拍摄。

那一刻的选择,那一刻的努力为如今的爆火埋下了真诚的伏笔。

事实上,还有很多有潜力的行业或者方向被人忽略。它们不在天边,常常在竞争火热的地带旁。

网文也如此,没有所谓的先发优势,你有本事,找到好平台就能成功。什么时候写都不晚。

像飞翔大西瓜这样常年扑街的作者有很多,曾经的小透明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书旗能成为新神,说明一个好的平台并不会基于过往的经历轻易否定一个人。

无论是现在,还是五年前十年前,很多人会畅想未来网络文学会如何规模庞大,又如何出圈得到什么样的认可。

但常常忽略了那些写作者的处境。

《平凡的世界》里面有一句话很深刻:“你应该在短暂的岁月里,真正活得不负众爱。”

不负众爱的前提是众爱,而不是不负。

如果想让创作者在做喜欢的事时不那么受桎梏,就要考虑营造良好的平台和氛围了。

要知道,热爱用对了地方,才能放光放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