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上要中秋了,最近陈安艺总在公司加班,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她都是在楼下面馆随意地打包一份饭菜回家潦草地对付一下。

回到家她把手机放在客厅充电,却意外发现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打了8个电话,陈安艺第一反应是是不是家里出现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母亲突然给她打了这么多个电话。

她也顾不上此刻是深夜了,直接回拨了电话,母亲很快就接起了电话,陈安艺问母亲怎么了.

母亲走到了门外,压低声音说:“没怎么,就是想让你回来看看,你都多久没回来了,你们两姐妹都不怎么回来,家里的事情你们都不关心吗?尤其是你,听说你现在月薪2万,你挣这么多,你自己过着好日子,想着一点家人吗?”

母亲说话永远像机关枪一样扫射,陈安艺最近没日没夜地加班已经够累了, 接起母亲的电话只会让她更心烦意乱。

陈安艺总觉得母亲开口闭口对她都是一种亲情绑架,她靠着自己打拼并不容易,母亲从不问她究竟累不累,只会反复不断地提醒她要记得给家里钱。

这一次母亲让她回去,一开口就说她不关心家里,因为疫情的原因,她这两年除了给母亲打电话,逢年过节除了给母亲发红包,确实没有回过娘家。娘家有弟弟在,她作为女儿 不回去其实也不打紧。

看到母亲给她连打了8个电话,她终究还是想着于情于理也该回家一趟,她刚想答应,突然大姐给她发来了信息,大姐:“妈妈是不是打连环电话催你回去呢。”陈安艺不解地问:“你怎么知道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妈妈先前也一直打电话给我,我还以为是联络感情,我回了娘家一趟,发现是鸿门宴,进了娘家这个门,想出去就得把钱留在娘家,你知道我回去一趟花了5万,简直就是离了个大谱,你这次要是回去,你起码得准备9万。”

“为啥?我为什么要准备那么多钱?”陈安艺感觉很不可思议。

“咱弟在外面欠钱了 ,咱妈希望咱们姊妹两个补上这个窟窿。”陈安艺终于明白,其实在母亲心里,她和大姐就是工具人,母亲并不关心她和大姐过得如何,她只关心她和大姐能拿多少钱回家。

父母子女一场,没有感情有时候还不如陌生人,陈安艺收到大姐的提醒后,转身就拒绝了母亲,表示不会回家,但拒绝后她还是于心不忍,转了8000给母亲,母亲秒收钱,接着回了一句:你怎么才转了8000,至少应该转80000。

陈安艺没有继续回复,她愿意给8000已经是仁至义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