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他曾是个职业扒手,跟随“第二代贼王”陈虎钜等越战老兵做“大茶饭”,在陈虎钜被捕之后就是他的出师之时。

他出来单干后,横行香港十七年,打劫财物超过4000万,多次与阿sir交火,造成1死19伤,警方悬赏200万,并发出“红色通缉令”,联合178个国家对他进行通缉。

在他被捕后,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却因证据并不足以证明他做“大茶饭”的经历,只能以另外的罪名起诉,如今他已出狱,安享晚年。

他就是“末代贼王”季炳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60年,季炳雄出生于广东佛山三水区,他的原名不叫季炳雄,而是叫关德荣。季炳雄的父母都在当时的国营工厂上班,在那个许多人都还在种地的时代,像这种“双职工”的家庭条件是不会太差的。

虽然家境是殷实,但父母都在上班也意味着季炳雄没人管教,以至于他逃学与地痞流氓厮混,走上了不归路。

广州火车站自建成以来,客流量在国内就一直排在前列,人流量大就意味着潜在巨大的商机。可有些人却不走正道,而是专门搞邪门歪道,比如趁着人挤人的时候快速出手偷走钱包、大哥大等等事情那是屡见不鲜。

70年代,季炳雄就以“职业扒手”的身份混迹在广州火车站一带,并且他不是独自一个人做这种事,而是跟着一群人组成团伙,毕竟就如《天下无贼》里面演的一样,这一行也是有分地盘的。

作为扒手,平时就显得鬼鬼祟祟的,有时候被目标发现了难免是一场“龙争虎斗”,常年积累下来的战斗经验,使得季炳雄身手不凡。

80年代初,听闻香港的繁华季炳雄颇为向往,于是跟着同伙偷渡到这个灯红酒绿之地淘金。神奇的是,作为一名偷渡客,他还弄来了一张身份证,可能姓名只能是随机选择,他连姓氏都改了,也在此时他的名字就从“关德荣”改成了“季炳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初到香港,季炳雄并没有做违法乱纪之事,而是在一个找了份修水龙头的工作。但当时的人工工资并不像现在这么高,收入微薄不说,还累死累活,这般日子让作为扒手出身的季炳雄接受不了。

没多久他就“重操旧业”,在人流多的地方干起了扒手的买卖。在广州火车站干了这么多年从未失手,可在香港却是接连失利。

也许是为了吃免费的午餐,自1980年起到1983年,4年间他蹲了5次大狱。他在当扒手期间练就一身武艺,在狱中是出了名的能打,也因此有人对他很是赏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靠的就是眼缘,黄志明这次坐牢已经决定金盆洗手了,但他在季炳雄身上仿佛看见昔日的自己,因此对他颇为照顾。

这人叫黄志明,黄志明的来头可不小,他是“大圈帮”陈虎钜的门下,专做“大茶饭”生意,这次便是因打劫金铺而入狱,在狱中无人敢惹。

有了黄志明的照顾,与季炳雄有冲突的人就少了,季炳雄顺势拜黄志明为师,为黄志明鞍前马后。

听见黄志明讲述“大茶饭”的故事时,季炳雄犹如醍醐灌顶,意识到这才叫赚大钱做大事。

出狱后,在黄志明的引荐下,季炳雄加入了陈虎钜的团队。

原本作为越战老兵出身的陈虎钜,手底下这帮人个个素质过硬,特别是在枪械地使用上面。但季炳雄只是一个扒手,哪里能比得上他们。

此时陈虎钜正在策划一桩大案,正是缺少人手的时候,而季炳雄又是黄志明推荐的人,只好接纳他。

在陈虎钜这帮人的言传身教下,季炳雄在枪械地使用上突飞猛进,但行动时只给他最简单的活。

1985年年初,有卧底来消息:陈虎钜这帮人准备打劫“忠信表行”,并在四五月份之间出货。

在那个时候,“大茶饭”这一行,在许多时候都是事先联系好下家才动手的,这样才能更快地将抢来的东西换成钱,但陈虎钜此次的行动也因此消息走漏。

陈虎钜能成为“第二代贼王”就在于他明知警方已经部署近一个月的情况下,依然是带着人把“忠信表行”给劫了,劫走了价值180万的名表,这是令人蒙羞的一次劫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季炳雄在这场劫案中虽是有参与,但扮演的只是购买防弹衣、到表行里拿蛇皮袋装名表的一类角色,并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

这次做完,狡猾的季炳雄就离开了陈虎钜这伙人,为啥说他狡猾?

因为陈虎钜随后又做了多次大案,在当年的9月23号就被抓了,季炳雄好似预判到这件事情一般提前离开。

“第二代贼王”陈虎钜被捕之时,便是季炳雄的出师之日。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无关大局的小人物,日后却能搞得一方不得安宁,港英当局还给出最高的悬赏令。

经过陈虎钜这件事,季炳雄意识到干这一行钱来得实在是快,当扒手得猴年马月才能扒到180万!也在经历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季炳雄学到许多“知识”,采购武器、如何进攻、如何撤退、如何销赃等一系列“大茶饭”的知识,季炳雄都牢记于心。

1986年10月29日,26岁的小人物季炳雄与另外两名同伙组队,个个都手持“黑星”戴上头套,冲进了油麻地的爱运佳珠宝店,先是制服安保人员,将其手头的鸟枪夺了过来,随后砸开珠宝柜,抢走价值40万的珠宝。抢完冲到门口朝着天空开了3枪喝退围观的群众,坐上出租车逃之夭夭。

这是以他为主导的首次行动,前后只用了不到20秒的时间,现场仅留下几个“黑星”的弹头,这让警方怀疑到陈虎钜这些“大圈”的人,但经过各方排查又查不到任何线索,谁也没能联想到是他小人物季炳雄。

抢得财物立马分钱解散队伍,这是季炳雄的原则,为的是防止有卧底,或是被人出卖。值得一提的是,与他同伙的人皆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见季炳雄是多么小心谨慎,也非常符合他鬼祟的性格。

1987年2月26日,27岁的季炳雄重新与两名同伙组队来到了中环置地广场,冲进俊文宝石店,还是跟第一次打劫同一个套路,先是拿着“黑星”吓退众人,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搜刮店里的金银珠宝,随后迅速离开,同样是没留下丝毫线索地抢走了200万。

搞笑的是,他们作为亡命之徒很少来逛中环这种高端商场,带着劫来的财物冲出宝石店后小鹿乱撞,险些找不到出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挣大钱,娶老婆”,这是每个男人应有的目标。抢到200万的季炳雄偷渡回广州后,在老家成了亲。

原以为有了家庭他会就这样安定下来,可他却想到更广阔的地方见见世面,这次他准备移民到加拿大。

而移民本身就是很费钱的事情,各种手续各种费用,到了当地还得重新开始,这些都需要钱啊。

1989年9月7日,想到这些的季炳雄再次与2个同伙组队回到香港,再次提起“黑星”,这次还加了手榴弹,冲进中环的迪生珠宝金行,再次提着200万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