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令风味

#hz,378

这家菜场档口,我是第一次去,为了一碟温州咸菜。

你有没有在温州的面馆吃过面条?家家都有自制的咸菜,桌边上放着黄辣椒酱啊,醋啊,还有就是咸菜。

那咸菜的味道,咸津津的,甜滋滋的,关键是菜厚实,咬起来有油糯之感。咸菜诶,空口吃也能吃得满口丰腴。于是,我每次吃面,都要盖厚厚一勺咸菜,愣生生把面条吃成咸菜面。

在杭州也吃过一些温州面馆,也有放咸菜的,用的却是市场上的雪菜。

那就是李鬼充李逵,生吃很咸又干。问过一些店:“为啥不跟你们老家一样做咸菜呢。”

一般都说人工成本太高了。想想也是,咸菜做得再好也是配角,赚不到钱的。

这次恰巧看到了这档口卖咸菜,立马冲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家的咸菜呢,咸味淡,鲜味浓,微微甜,油糯之感缺了一些。仍然比不上当地的,但差可拟了。

问他们怎么做的?

掌柜的是个五十出头的阿姨,说,咸菜用到的芥菜就是老家寄上来的,她在杭州腌制了来卖。

经营这档口的是一对夫妻,五十来岁,龙港人。

来买菜的,听到差不多的乡音就要问一句,你哪儿人?一姐们说自己是灵溪的。听闻店家是龙港的,就说:“你们现在好奥,是市了。”

夫妻俩实诚:“市不市的,跟我们这种农民可没啥关系。”

这档口是他外甥经营的,去年,老两口上来帮衬,外甥诓人家上来是说杭州好赚钱。

阿姨说:“哪儿好赚钱呢,你瞧瞧,杭州的菜市场,新归新,哪儿有人。我们老家旧归旧,早上市场里全是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的策略便是量不大,但种类多。

牛腱子、鱼饼、海蜇、粗泡凤爪、芥末鸭爪、猪鼻子、猪耳朵……二十多样,都是阿姨一个人做的。

连鱼饼也是。

做鱼饼多麻烦啊,鮸鱼打成浆,鱼肉改变了原来纤维组织的排布,变得Q弹筋道。

也难怪她从接手开始,每天清早3点就起床,一直得做到晚上八九点收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就这样,还不够糊口,为了弥补生意,老两口还做外卖,说出来你都不信,卖蛋炒饭和龟苓膏。

我听到后,索性当场点了一单,借他们个地方,吃了个便饭。

你还别说,阿姨做的蛋炒饭味道还不赖嘞。胡萝卜丁、卷心菜切得比米粒还细碎,加上切成末的酱油肉。

好的是里头的酱油肉,虽说只是像葱花一样撒了一点,但酱香气足,吃起来像家里妈妈的味道。

阿姨听罢:“是了,我在家也是这么做的。”

配蛋炒饭的是鱼面汤。

他们家没有黄辣椒,不然加点黄辣椒再淋点醋,吃了保管微微出汗,舒服嘞。

鸭爪是芥末味的,脱骨,吃起来方便。

唯一不OK的是排骨泡,和炸醋肉一道。

我点了一个炸醋肉,裹着面包糠油炸,不够酥脆,关键是调味不行。也有可能是我在当地吃过一个中街排骨泡,两相比较,那才叫绝。

一边吃饭,叔叔在旁问我:“你跑得多,你说,明年生意好不好?”

才下去的蛋炒饭,差点噎了。今年出门采访,听到最多的就是,生意比去年差嘞。

其实大家都一样的,苟着苟着等云开。

但我打心底里是希望明年能好,这些小摊都能挺过去。

现在的同质化太重了,去商场,从A到B再到C,都差不多的,就好像我们这1200万人,审美极端一致。

于是再看这些摊位,眼里投射的都是温柔波。

比如前阵子逛农发城市厨房,在二楼卖蔬菜区,撞到了一个档口,别的蔬菜档口,都是满满摞摞的时蔬,他们家就放着蔫儿吧唧的金南瓜 ,粽叶。

就问他们卖金南瓜啊?

店家说,他们从近江开始,做了十来年了,主要是卖一些不常见的蔬菜,带我去看他们的冷库。

冷库门一开,神奇的蔬菜就此打开。

黄色的大白菜,紫色的大白菜,白色的茄子……如果场地再开阔一点,小学科学老师可以带孩子去溜一圈。

还有就是我今年极端喜欢的金家渡菜场了,每次去都有惊喜,之前种草的是15块半只的烤鸭。

最近嘛,被上面的羊肉吸引了。他们上面奥,有很多羊肉档口,内蒙的、贵州的,安徽的……有的挑。

上次还遇到一家能买潮汕牛肉的摊,现切的匙仁、黄喉、吊龙、脖仁,还有现熬牛肉汤底,买回家就能在家吃潮汕牛肉锅了。

这次去发现,二楼的灌香肠贼便宜,18块一斤,我一开始以为我听错了。

而说起灌香肠,我之前去的是文晖菜市场的于师傅,不过如今于师傅名气响,价格也贵,今年的价格是土猪肉35元/斤,普猪30元/斤。

上次他还跟我说,今年多了梅干菜口味的香肠了,我这个人对梅干菜就没啥抵抗力,等再冷一点,得跑一趟了。

这些都是这座城市顶顶普通的小摊,幸运如于师傅,拿到了金华一家火腿香肠厂退休老师傅的做香肠方子,来杭州闯荡;普通如龙港晋阿姨,在家攒了几十年手艺,来杭州讨个生活。

但这几年资本干预,预制菜横行,但凡遇到些 不连锁的,自己做的小本生意,便觉得他们 是凤毛, 是麟角,是这座城市的 吉光 片羽。

本图文版权归本小O独有,

欢迎留言,严禁盗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