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读者留言,说他查了一些资料,发现清代一等公好像大部分都不是世袭罔替的,连傅恒、海兰察等都有规定的承袭次数。为此他希望能整理一篇关于清代异姓爵位的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清代异姓爵位确实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要想梳理清楚且得费上一番口舌。由于准备不足,只能想到哪写到哪。

一、搞清楚异姓爵位的概念

所谓的“异姓”是指除爱新觉罗皇室以外的满洲、蒙古、汉军、汉人。《清史稿》以及《大清会典》中载有明文:

异姓爵凡二十五等,即一等公、二等公、三等公、一等侯兼一云骑尉、一等侯、二等侯、三等侯、一等伯兼一云骑尉、一等伯、二等伯、三等伯、一等子兼一云骑尉、一等子、二等子、三等子、一等南兼一云骑尉、一等男、二等男、三等男、一等轻车都尉、二等轻车都尉、三等轻车都尉、骑都尉、云骑尉、恩骑尉。

尽管官方文献中划定了二十五等爵位,但实际上真正称“爵”的仅仅是三等子以上者,子爵以下有另外一个称呼叫“世职”

故而清代的异姓爵位被分为两等,即“世爵”与“世职”。这是两个很重要的概念,不可混淆。

从制度层面来看,一等公是异姓爵位最高者,不过清代尚有异姓王爵。国初有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三顺王”,入关后又有吴三桂、孙可望、黄芳度等因功被晋王爵。异姓王属于皇帝特恩极少授予,故而没有列入清代的爵位系统。

二、爵位世袭罔替的由来

清初时期,爱新觉罗氏家族尚没有枝繁叶茂,当时的亲王、郡王、贝勒等高级宗室爵位,没有形成“降级承袭”的制度。老子是亲王,儿子、孙子仍是亲王。

以礼亲王一系来说,代善死后其亲王爵位由儿子满达海继承,改封号为“巽亲王”;之后又由代善的孙子杰书继承王爵,改封号为“康亲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开国诸王的子孙一直到雍正朝,其王爵始终没有降级,皆由子孙承袭原先的爵位。康熙帝的几个兄弟也被封为王爵,他们的子孙也没有按照降级承袭的原则承袭爵位。

不难看出,乾隆以前,绝大多数的宗室亲王、郡王其爵位承袭方式,实际上就是按照世袭罔替的原则进行传承的,然而缺少法律的支持,这种世袭罔替终究是不保险的。

乾隆四十三年,乾隆皇帝平反了多尔衮,并恢复了开国诸王的起始封号,按照乾隆的话说就是:“诸王均非初封之名,不足昭示后世,悉命复还始封爵号。”

从这一年开始,乾隆从制度层面规定了开国八王享有“世袭罔替”的待遇,即通常所说的“铁帽子王”,至于一般的王爵,则要严格按照降级承袭的原则执行。

异姓爵位世袭罔替的出现早于宗室爵位,该制度大致形成于康熙中期。对于异姓爵位是否世袭罔替,朝廷典章制度中是有明确规定的,即:

“国初以从龙英杰,皆为开国元臣,故凡拜勋爵受勋职者,咸得世袭罔替。若锡封于顺治壬辰以后,则即以次为沿革。”

这段话有几个意思,一是规定了开国功臣爵位准予世袭罔替;二是顺治壬辰(顺治九年)之前受封的异姓爵位,也准予世袭罔替;三是顺治九年以后的异姓爵位,则按照次数承袭。

所谓的“次数”也是有个范围的,即一等公承袭26次,二等公25次,三等公24次,其后的侯、伯、子、男每降一等递减一次。

这样的承袭标准似乎制定的并不那么科学,以一等公为例,其承袭次数多达26次,按平均一代人10年来算,就是260年。如此长的时间,几乎就是一个朝代的国运。

不过清统治者在制定规则的时候,显然不是这么打算的。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大清王朝生生不息,是可以千年万年传承下去的。乾隆皇帝就曾对大臣们说,自古以来没有万古不变的王朝,他只希望自己百年以后,能再传24代也就心满意足了。

虽然说高级异姓爵位实际等同于世袭罔替,但性质上却是不一样的。因为世袭罔替的爵位有一个额外的待遇,就是子孙若有过犯而被夺爵,其爵位仍保持不变,可在其他子孙中择贤明之人继承,也可以理解为“铁打的爵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非世袭罔替的爵位变数就很大,可能因其承袭者犯有过失,或革爵或降爵。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多见的,绝非个例。

三、汉臣世爵、世职的情况

异姓爵位获得的前提主要取决于“军功”,汉臣由于介入军事的难度较大,所以授予世爵、世职的人数并不多。

汉文臣在雍正以前没有赐予世爵、世职的案例,雍正年间以大学士张廷玉、朱轼、蒋廷锡赞襄有功,破例赐予一等阿达哈哈番(一等轻车都尉)世职。

只不过张廷玉等人的世职并不能世袭,仅限于一代。而且张廷玉在雍正十一年获封三等伯爵,本来按照承袭制度来说,他的伯爵应该传给儿子。

但乾隆皇帝对此有明确的批示:“我朝文臣无封公、侯、伯之例,大学士张廷玉伯爵系格外加恩,其奏请与其子张若蔼承袭之处不合,今著带于本身。”

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以后,汉臣的地位抬头,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所封的一等、二等侯爵,在上谕中就明确指出是“世袭罔替”的。

单论这一点,曾、左、李三人的待遇比傅恒、海兰察还要高,因为他们的公爵是有承袭次数的,而非世袭罔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