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有一部电视剧上映,反响平平,甚至无人问津。

然而14年后,这部剧却口碑逆袭,突然蹿红,豆瓣评分飙至9.2。

到今天,这部剧依然热度不减,被无数观众奉为“商场圣经”。

这部神剧就是《天道》。

剧中人物不多,却展现了人性之间的激烈冲突;情节虽然简单,却揭露了复杂的财富秘迹。

《天道》用尖锐的视角勾勒出阶层众相,让我们看到小人物的挣扎与沉浮。

更重要的是,其中暗藏的4个财富底层逻辑,看懂受用不尽。

1

  • 关于人性:贪图安逸是天性,但成功需要逆人性。

《天道》里,有一群人从出生起就注定要过着贫穷的生活,他们就是王庙村的村民。

在王庙村这个穷困潦倒的小地方,村民们只知道埋头种地。

年景好的时候还能勉强糊口,碰上收成不好,大家伙只能勒紧裤腰带生活。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村民们想的不是换个法子谋出路,而是跪拜老天保佑能发财致富。

他们大部分人只知道靠天吃饭,却从不思考出路去解决温饱问题。

后来政府为了扶持村民,特意给他们建了翻砂厂、木工坊。

可是建厂没有多久,村民们就巴不得立马发家致富。

一旦厂子效益不好,他们就开始怨天尤人、破罐子破摔。

《认知觉醒》里说:“人类的天性是在欲望上急于求成,在行动上避难趋易。”

王庙村的人宁愿忍饥挨饿,也不愿走出舒适区去改变;

宁愿种一辈子地,也不愿意动脑子去赚钱。

这种好逸恶劳的劣根性深深烙印在村民们的灵魂里,以至于贫穷成为王庙村的一种魔咒。

有句话说得好:毁掉一个人,就给他足够的安逸。

这种安逸,未必是财富上的充裕,而是骨子里的不思进取。

总是习惯于现有的懒散状态,而不设法去改变,就很容易陷入命运的死局。

媒体人@张晓枫有位朋友,毕业后找了一份月薪7000的工作。

这份工作没有太大的难度,日常就是写写材料。

有些文稿甚至不需要动脑子,只需要改个日期就行。

这让朋友很是得意,觉得自己在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里,捡到了大便宜。

并且对比老同学们,自己的生活也是滋润无比。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行业的没落,朋友公司迎来了大幅度裁员。

毫无竞争优势的朋友,自然成了裁员名单上的首选。

更扎心的是,那些起点很低的同学,这些年来不断跳出舒适区,工资翻了好几倍。

唯有张晓枫的这位朋友,面对严峻的就业市场,茫然不知所措。

最终他只能缩在家里,靠打游戏麻痹自己,活得颓丧至极。

你看,一个人想要退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只要顺应骨子里的人性,好吃懒做,自甘堕落就行了。

真正的上坡路,通常都不好走。

路遥说:

你在人群中看到每一个耀眼的人,都是踩着刀尖过来的。你如履平地般的舒服,当然不配拥有任何光芒。

一个人想要致富,就要培养一种舍易求难的本能。

其过程就如同一次次逆水行舟,需要逆着人性一直向上划行。

当你能够克制自己的惰性,逼自己去突破原有的生活,命运才能发生真正的转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 关于认知:认知贫瘠使人陷于穷困,拔高认知才能彻底脱贫。

心理学上有个著名的“个人构念论”。

是说一个人的认知,是由他过去的见识、经历、思维等形成的。

很多时候,贫穷不是命运使然,而是认知局限所致。

不懂得多维突破,人只能被困在贫穷的死循环里。

《天道》里,丁元英和叶晓明等人开了一家叫格律诗的公司,主要负责生产音响。

当时,全国音响最牛的品牌叫乐圣,在市场上占据很大份额。

格律诗步入正轨以后,丁元英要求降低自家音响价钱,目的是打价格战最终从乐圣那里分得一杯羹。

叶晓明等人听完瞬间就懵了。

在他们看来,降价就意味着营收锐减,这对公司来说是死路一条。

很快,乐圣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一纸诉状将格律诗告上了法庭。

叶晓明等人听到消息后,立马退出了格律诗公司。

结果,最后格律诗这场官司赢了,公司市值瞬间翻了好几倍,叶晓明等人立马悔不当初。

格律诗之所以能够打赢官司,是因为从一开始,丁元英对格律诗的定义就是扶贫公司。

完全是建立在贫困村的农户式生产,根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业化生产方式。

也就是说,公司根本不存在什么不正当竞争。

一场诉讼变成了一面照妖镜,将所有人的认知照得清晰可见。

有句话说:“赚钱,就是认知的变现。”

你的认知有多么卓越,能抓住的财富就有多么丰厚。

我认识一个朋友,早年在镇上开了一家服装店,起初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

当时正赶上直播风口兴起,但是很多人都毫无察觉。

我这个朋友平时有分析社会时事的习惯。

他知道直播业务迟早会取代传统电商模式,于是抓紧时间买设备、入驻短视频平台。

等直播普及到各行业之后,朋友已经凭借先机赚到了很多钱。

升级认知,是赚钱的先决条件。

如果一个人的认知只有鸡蛋那么大,那他就存不住碗口那么大的钱。

想要达到目的,就要不断提高自己的认知。

当你的认知能达到餐桌的大小,碗里的钱才能源源不断落入你的口中。

3

  • 关于能力:赚到的每一块钱,都是实力的变现。

财富专家托马斯·斯坦利,曾经提出过这样一个著名的观点:

人的收入只能增长到其能力增长的程度。

也就是说,每个人的财富都是跟自己实力相匹配的。

当你困于贫穷的时候,最重要的不是想着一夜暴富,而是脚踏实地将自身能力打磨到顶尖。

《天道》中,刘冰和欧阳雪原本都是在底层摸爬滚打的小人物,但各自的结局却截然不同。

刘冰起初在古城卖唱片,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丁元英,于是二人有了几分交情。

后来丁元英要组建一个音响公司格律诗,作为同行的刘冰听说了,死皮赖脸地要加入进来。

进入公司之后,刘冰因为能力不足,只能担任一些跑腿的工作。

但他却不满足于做这些工作,也没有沉下心来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

整天吊儿郎当地四处闲逛,甚至还开着公司的宝马车到处炫耀。

当格律诗遭遇危机的时候,刘冰又因目光短浅退股,最终错失了跨越阶层的机会。

绝望之下,他选择从天台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纵观刘冰的一生,其实遇见过很多翻身的好时机,但都因能力不足而无法抓住。

反观欧阳雪,原本只是一个收入微薄的服务员,最后却成长为身家不菲的饭店老板。

她的成功之路,其实就是一场自我能力的突破和精进。

年轻的时候,欧阳雪为了生存,进入一家饭店工作。

在饭店打工期间,她立下了一个梦想:以后要开一家自己的餐馆。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她付出了无数个日夜的努力。

她会观察别人家餐厅环境的设计构想,去体会服务员的待客态度。

她还特意品尝不同餐饮店的菜式口味,就是为了比较各自的口味之间有何区别。

欧阳雪的极度钻研,让她的能力飞速提升。

短短几年,她就学会了国内最顶尖的餐饮管理方式,成为赫赫有名的餐饮业商贾。

作家水木然说过一个概念,叫做“财富守恒定律”

一个人最终拥有的财富值,取决于他对世界创造的价值总量。

能力不够,即便天降横财也会很快如掌中流沙,一晃而逝。

而当你能够不断精进自身实力,那么所有期待的财富,最终都会源源不断流向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

  • 关于利他:利他是最高境界的利己,双赢是最长久的牟利。

《天道》中,有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物——冯世杰。

作为格律诗音响公司的股东,他每天想的不是如何多赚钱,而是如何帮助王庙村的村民脱贫。

第一次股东大会上,他问丁元英的问题是,万一公司靠不住,农户的钱怎么办?

在公司每一个生死存亡的时刻,他心里惦记的永远都是村民。

后来,格律诗音响公司遭遇官司危机,一时茫然的他虽然选择了退股,可退股以后,他一想到王庙村村民的利益,马上就后悔了。

为了弥补遗憾,股份卖出去后,他没想着要换成现金,而是想着用股份拿回音响公司的设备。

他的解释是这样的:“农户建个生产线不容易,设备能保多少是多少。靠着这些设备,我还能出去跑跑销售,找条活路。”

结果格律诗赢了官司后,冯世杰因为手握王庙村的生产设备,又重新被吸收回格律诗。

以设备入股,反而得到了比之前更多的股份,最终冯世杰笑到了最后。

稻盛和夫说:利己则生,利他则久,利他是一种高级的利己。

如果一个人只关注自己的利益,路就会越走越窄。

相反,能够以利他之心行利他之事,带来的才是持久的双赢。

20世纪80年代,企业家高文光创办的公司以经营五金机电为主营业务。

有一次,一位业务员被批发商指派去给客户送货。

业务员到了以后跟客户谈判,以后直接从他那里进货,省去了批发商的环节。

回到公司,业务员兴冲冲地把这件事告诉了高文光。

他以为自己会得到褒奖,没想到高文光严厉地批评他说:

假如钱都让你赚走了,别人都没钱了,你还赚谁的钱呢?

正是凭着这种利他精神,高文光才把事业越做越大,最终成为当地有名的富商。

与人相处,极致的利他,往往才是最好的利己。

因为没人愿意和只占便宜的人相处,也没有人喜欢和机关算尽的人共事。

当你能够愿意分别人一杯羹,日后别人也自然愿意扶你一把手。

心怀一颗利他之心,最终得到的会是长久的福泽和馈赠。

有人说,《天道》是这个时代的“穷人逆袭指南”。

因为它深刻揭露了一个真相:

穷人和富人之间最大的差距,从来不是金钱,而是生存的底层逻辑。

如果人不能透过现象找到本质,再怎么努力也是枉然。

而当你能够深入探知赚钱背后的真理,那么终将迎来人生的逆袭。

永远记住:金钱只会流向最匹配它的人。

而这样的人,一定是掌握了财富运行底层逻辑的人。

点个赞吧,和朋友们共勉。

作者:洞见Ley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