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健雄,一位东方的居里夫人,她的一生波澜壮阔,堪称传奇。1936年,24岁的吴健雄告别家乡,只身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当时正值二战爆发,美国积极参与战争,吴健雄凭借出色的学术造诣,很快就崭露头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主攻原子核物理方向,在放射性气体研究上独辟蹊径,取得多项创新性成果。导师塞格瑞先生对她的天赋与勤奋备加赞赏,曾多次在公开场合盛赞她“聪慧过人,学识渊博”。

同时,吴健雄在社交场合也颇有建树,认识了许多具有影响力的知名学者。其中,一位名叫费米的物理学家正着手参与一项重要国防研发计划,目标是制造史上第一枚原子弹。

这项计划隐秘至极,只有极少数核心成员才知情。然而由于技术难题层出不穷,费米等人对放射性气体的认知有限,研究陷入瓶颈。

这时,塞格瑞老师私下联系吴健雄,原因是她此前在该领域有独到心得。经老师再三恳请,吴健雄不忍见利国防科研受阻,于是答应协助。她将自己多年来的研究心得无私奉献,这对费米凿开技术瓶颈起到了关键作用。

随后,第一颗原子弹在新墨西哥州的沙漠试爆成功,向世人昭示出核武器的巨大威力。面对日本军国主义在亚洲的狂飙突进,这可谓利好消息。

就在此时,吴健雄的两位好友杨振宁和李政道发表理论文章,质疑数十年来公认的物理定律不足之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起初,整个圈子对他们信心不足,甚至有人质疑华人的学术造诣。为证明自己,也为捍卫民族荣誉,两人恳请吴健雄参与关键实验。

在她悉心指导下,实验取得突破,终于证实了新的物理定律。论文一经发表,立时在圈内引起轰动。

随着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成功,吴健雄知道,距离战争结束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果然,原子弹很快就被投到了日本本土,加速了日本的投降进程。

吴健雄也深知这一点,但她无法改变现实,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然而,美国政府并不打算让海外学子回到中国,这让她感到非常无奈和无助。

在加入美国国籍后,吴健雄受到了严密监视,行动受到很大限制。她只能每天生活在不安和恐惧之中,无法为祖国的发展做出任何贡献。这种处境让她感到非常痛苦和失落,但为了科学研究的梦想,她不得不忍耐下来。

尽管生活充满了艰辛和困难,但吴健雄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她在学术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成为了世界物理学界的顶尖人物之一。她的研究成果不仅对个人做出了巨大贡献,也对整个物理学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所有学者无不对华人科学家刮目相看,大加赞赏。然而,随后的诺贝尔奖却仅颁发给了杨振宁和李政道二人,这无疑深深刺痛了吴健雄,她再次为他人披盔戴甲。尽管如此,她没有丝毫气馁,只是更加专注科研,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

1997年,85岁高龄的吴健雄在美国家中与世长辞。遵其遗愿,骨灰运回中国安葬。墓碑上简单地刻着几个字:“一个永远的中国人”。这句铭文,道尽了她毕生的情谊,是对那个遥远东方故国最深沉的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