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崇祯十七年(1644)七月,南明小朝廷,弘光皇帝朱由崧向北京派出3000人队伍去找多尔衮。

找多尔衮?干仗去?

非也。

这支队伍,不是战斗部队,而是“北使团”,去找多尔衮合作的。

就连一向富有远见卓识的东阁大学士史可法,也上疏提出了“联虏平寇”的国策——明廷应迅速派员北上京师,联系清廷摄政王多尔衮,明清联合出兵,一举消灭正在山西、陕西、河南等地与清军激战的大顺农民军。

史可法《请遣北使疏》载:

......是目前最急者,莫逾于办寇矣......先国仇之大,而特宥前辜......定于月内起行,庶款虏不为无名,灭寇在此一举矣。

朱由崧令内阁首辅马士英等人主持廷议,推选出以兵部侍郎左懋第、总兵陈洪范为正副使节的北使团,携“大明皇帝致书北国可汗”的御书,并白银十万两、黄金一千两、绸缎一万匹,前往北京。

另派太仆寺卿沈廷扬从海路出发,携带白银五万两、大米十万石,联系吴三桂等“忠臣义士”。

为了表示明廷对双方合作“充满诚意”,除了上述“见面礼”,南明诸臣还建议,剿灭李自成后,以黄河为界,黄河北岸全归清廷。

顺治皇帝年龄幼小,到时候还可以与朱由崧缔结条约,约为叔侄。

“两家一家,同心杀灭逆贼,共享太平”。

李清《三垣笔记》载:左少司马懋第、陈都督洪范北行,命会同府部等官从长酌议,或言以两淮为限。高辅弘图曰:‘山东百二山河,决不可弃,必不得已,当界河间耳。’马辅士英曰:‘彼主尚幼,与皇上为叔侄可也。’人哂士英言。

PS:

我们后人在指责南明此番操作时,多带有上帝视角。

以南明诸臣当时的政治立场来说,北京是李自成攻破的,崇祯皇帝吊死煤山是李自成造成的,这种国仇家恨才是摆在第一位的。

南明诸臣一开始对清廷是抱有好感,尤其是听说清军将李自成打得节节败退的消息之后。

而多尔衮在此次入关攻占北京城,打的正是为崇祯报仇的旗号。

很具有迷惑性。

另外,南明小朝廷此时也还不知道,吴三桂已经投清。

1664年形势图

02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狠狠抽了南明诸臣几个大耳光。

首先——

北使团走得太慢了。

走了三个多月,十月十二日才到通州(今北京市通州区);

因为沿途太乱,盗贼流寇太多,使团成员不得不经常停下结阵自卫。

反观清廷呢?

这三个多月时间,清军在各个战场上取得压倒性优势,完全在黄河北岸立稳了脚跟。

其实,多尔衮刚攻占北京时,也拿不准:到底能不能在中原扎下脚跟?

可这几个月接触下来,发现弘光朝廷就是头“黔驴”,虚有其表。

便开始准备渡黄河,一统天下......

这时候,再跟多尔衮谈划界,无异让清廷笑掉大牙。

其次——

北使团出了叛徒,而且级别不低——副使陈洪范。

陈洪范之所以能当副使,是因为他是辽东系将门出身,之前跟吴三桂等人是一个战壕里滚过来的弟兄。

朱由崧的用意是,希望陈洪范可以把一些明将降官再给争取回来。

可哪知陈洪范反被吴三桂给争取了,就地潜伏,源源不断地给多尔衮提供情报。

底牌全漏了,还谈个鬼啊?

清廷收下北使团的礼物之后,当场宣布弘光朝廷的三宗罪:

1、崇祯皇帝在时,南京方面没有勤王行动;

2、朝臣以下犯上,擅自拥立外系藩王为帝;

3、新设立的江北四镇等军阀拥兵自重,荼毒百姓。

并表示:清军不日将继续高举义旗,兴兵南下,为崇祯皇帝和大明列祖列宗讨伐不忠不孝之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史可法像

04

眼见北使团迟迟不归,史可法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恐怕“联虏平寇”的事情要坏菜!

为以防万一,史可法随即上疏朱由崧,要求变“联虏平寇”为“沿河御寇”:让江北四镇之一的兴平伯高杰带领本部人马进入河南境内,严防清军渡河南犯。

江北四镇形势图

这里插一句:为什么四镇里先动的是高杰?

高杰,原是李自成的同乡兼心腹兄弟、

跟李自成的老婆邢氏接触多了,一个没忍住就给老李戴了顶帽子。

为了跟邢氏长相厮守,高杰便拉着队伍投了明廷官军,反过来对李自成挥起了“屠刀”。

更关键的是,高杰所部没有传统明军那种消极避战、首鼠两端的无赖习气,比较服从调派,军力也是四镇当中首屈一指的。

史可法出面了,高杰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当即答应从原驻地邳州(今江苏徐州邳州市)移师河南。

但高杰跟史可法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请朝廷按时给我们发工资。

军饷就是战斗力,高杰的要求并不过分。

史可法自然答应。

可等史可法把报告上去的时候,却出了幺蛾子。

05

幺蛾子,是马士英。

马士英像

马士英怕史可法和江北四镇关系紧密后,会谋夺他内阁首辅的位置。

因而,只下令催促高杰克日进兵,而军饷......一个大子儿也没有。

更恶心的是,马士英借四镇缺饷为由,公开明码标价,卖官鬻爵,狠赚了一大笔,所得银两全部入了自己腰包。

高杰撂挑子不干了:“我可以拿着精忠报国的理想当饭吃,可我的弟兄们不干啊,再不发钱,他们就得拿刀冲我来了。”

移师的事,就这么被搞黄了。

可清兵一点没耽误,日渐南掠。

十一月初四,清沂州总兵夏成德率兵越界进占海州,围攻邳州。

史可法着急啊,再次遣人回南京调兵调粮催饷。

可马士英照例不批:

“此史道邻之妙用也,岁将暮矣,将吏例应叙功,钱粮例应销算,盖为叙功销算地也。”

——马上年尾了,所有钱粮都要核销了,史可法正好从中捞一大笔!让史可法自己想办法去!

都已经火烧眉毛了,还在内斗,早点散伙吧。

06

十二月二十日,正在湖北追击李自成的清廷定国大将军、豫亲王多铎,同时传命:

分兵一支,去湖北与泸州的边境,截断李自成逃往南京方向的退路;

沂州、济宁两地的清兵继续南下,攻击邳、宿二州;

彰德、卫辉两地的清兵东行,威胁归德、徐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意图很简单,让南京朝廷摸不着清军攻击的重点,消耗南京朝廷的有生力量。

待剿灭李自成之后,吃下南京。吃不下,也要啃块肉。

史可法急令高杰(在邳州)率军救援宿州,再前往归德,与河南总兵许定国会合,一同把清军赶回去。

但史可法忘了,许定国和高杰有仇,解不开的那种——

早在高杰跟着李自成的时候,曾路过许定国家,许定国的宅子被洗劫一空,全家大小阖门死难,许定国命大,逃过一劫。

如此深仇大恨,许定国怎能轻易放下?

他开始计划着复仇......

可高杰,不仅一身好武力,平日里身边都跟着一大堆侍卫,根本无从下手。

怎么办呢?

许定国决定先麻痹高杰,刻意跟高杰拉关系,称兄道弟。

高杰心思简单,根本料不到许定国和善的外表下,会藏着杀机......

这次高杰率兵进至河南,许定国深感报仇的机会来了——

他给高杰去了一封信,言辞颇为恳切:“我的驻地睢州,城池坚固,粮饷充足,咱俩是好兄弟,大哥来睢州驻扎吧。”

高杰正愁手下领不到工资呢,许定国上赶着送钱,哪有不收的道理?

计六奇《明季南略》:初,高杰为李自成将时,尝劫定国村,杀其全家老幼,惟定国逃免。至是同为列将,定国衔之,秘而不言,阳与杰好。时杰冒雪防河,疏请重兵驻归德,东西兼顾,联络河南总兵许定国以奠中原。定国在睢,闻杰将至,遣人致书云:‘睢州城池完固、器械精良,愿让公驻兵’。杰信而不疑。

07

弘光元年(1645年)正月初十,高杰进抵睢州。

十二日,许定国邀高杰进城喝酒。

正当高杰准备入城之时,河南巡抚越其杰向他报告了一个惊天大秘密:探子已经查明,许定国有意降清!已经把两个儿子送到清军大营当人质了!此时邀你入城,一定有诈!

可高杰没当回事儿:本帅数万精兵就在睢州城下!他许定国就算想动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儿!

便大大咧咧,带着8名部将、300亲兵,进城赴宴去了。

宴席之上,宾主尽欢。

许定国殷勤劝酒,高杰喝得酩酊大醉,搂着两个妓女,就去了前兵部尚书袁可立府邸的内室......

见高杰不省人事,许定国偷走了高杰随身携带的武器和铠甲,控制高杰的贴身侍卫后,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亲自带人将高杰戳成了马蜂窝。

等高杰部下发觉时,许定国早已溜之大吉,带着人马渡河,投了肃亲王豪格。

史称“睢州之变”。

08

高杰之死,一定程度上给弘光朝廷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其他藩镇,实力不如高杰,军阀们也不如高杰听话。

史可法“沿河御寇”的方略,乃至于日后出兵北伐的构想,胎死腹中。

史可法顿足长叹:

“中原事不可为矣,国事尽被许贼所坏。”

09

高杰死后,邢氏担心儿子太小,便主动让儿子拜史可法为义父。

邢氏看得还是很通透的——高杰的部队成分极其复杂,既有李自成的老底子,又有老秦兵的系统(当初孙传庭给他配置的),还有罗汝才的部下。

这些人平时谁都不服谁,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互相攻杀。

只有高杰压得住场子。

史可法明白邢氏是对的,而且对自己掌控高杰军也是极为有利的。

但史可法没同意,只是因为高杰以前的“流贼”身份。

史可法只是将高杰的儿子顺位替补成了兴平伯世子,让高杰的外甥李本深做提督,亲信胡茂祯升为中军,部将李成栋为徐州总兵。

麻烦来了:

后来清军南下,群龙无首的高杰部众根本就没抵抗,一股脑儿全投降了,成为清军横扫江南的急先锋......

史可法,也脱不了干系。

参考来源:《明史》、李天根《爝火录》、杨士聪《玉堂荟记》、李清《三垣笔记》、计六奇《明季南略》、钱海岳《南明史》、顾诚《南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