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贞观二年(628年),东突厥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雪灾。

一个冬天下来,冻死牛马羊不计其数。

马,是军队的命根;牛羊,是百姓的命根。

李唐朝臣都建议起兵,趁机去收割一波。

但李世民拒绝了。

“陛下......”

“陛下......”

“陛下......”

“陛下......”

陛你妹!打仗打得是钱粮。

渭水之盟(又称便桥之盟,玄武门之变之后,李世民与入侵的东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的结盟)已经把劳资掏空了。

李世民暗叹。

而且,突厥地盘又那么大,又没有导航,大军劳师远征,万一连人都找不着......到时候国内要是先乱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没多久,李世民对突厥的心思又活泛起来了

因为突厥内斗了......

02

根源在于突厥汗位的继承,太乱了——草原规矩,谁的拳头硬,谁说了就算。

例如,启民可汗死后二十年,东突厥三代可汗是:始毕可汗——处罗可汗——颉利可汗。

这仨人可不是祖孙,而是哥仨。

他们登位的理由一样:哥哥的儿子太小了,我只能勉为其难了!

可年幼的侄子总会长大:这把椅子本来应该是我的!

就这样,二十年里,突厥内部的攻杀就没断过。

鉴于此,颉利可汗便做了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把始毕可汗(大哥)的儿子突利,封到了草原东部,称为“小可汗”。

离我远远的。

可突利的能力实在平庸,镇不住领地里的契丹、靺鞨等部落。

镇不住也就算了,还经常叫人到各部落,去催要贡物。

契丹、靺鞨等部落能忍他?!时不时跟突利闹点叛/乱啥的。

突利自己又摆不平。

人菜手贱!突利经常遭到颉利辱骂。

骂得多了,突利便心生怨恨......甚至暗中勾搭上了李世民,上表请求入朝。

《旧唐书·突厥列传》载:

贞观元年,阴山以北薛延陀、回纥、拔也古等部皆相率背叛,击走其欲谷设。颉利遣突利讨之,师又败绩,轻骑奔还。颉利怒,拘之十余日;突利由是怨望,内欲背之。其国大雪,平地数尺,羊马皆死,人大饥,乃惧我师出乘其弊。引兵入朔州,扬言会猎,实设备焉。

03

贞观三年(629年)八月初八,太极宫里又来了几个薛延陀的客人。

薛延陀部落,居于漠北,当时也受突厥统治。

薛延陀首领夷男表示:突厥人太孙子了,不仅给我们的都是些没人要的穷乡僻壤,又急敛暴征!我们愿意带着族人归附大唐。

这里的“我们”,包括团结在薛延陀周围的小兄弟,例如回纥、拔野古、仆骨、同罗等部族。

李世民心里乐开了花,当场册封夷男为真珠毗伽可汗(简称:真珠可汗),承认其合法地位。

资治通鉴·唐纪九》载:

秋,八月,己巳朔,日有食之。丙子,薛延陀毘伽可汗遣其弟统特勒入贡,上赐以宝刀及宝鞭,谓曰:“卿所部有大罪者斩之,小罪者鞭之。”夷男甚喜。突厥颉利可汗大惧,始遣使称臣,请尚公主,修婿礼。

不仅如此,东突厥在边境上安插的棋子,死的死,投唐的投唐......

草原气候突变......

盛极一时的突厥,肉眼可见的衰落......

04

李世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终于决定:趁他病要他命。

为了彻底打垮突厥人,李世民派出了全明星阵容:

以并州都督李勣(原名李世勣,避李世民讳,改了)为通漠道行军总管

妹夫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

灵州大都督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

朝中第二名将李靖总领(第一名将当然是李世民自己)

集结大军10余万,兵分6路,对突厥实行全方位立体化围歼。

但李靖仔细研究发现,如果按照既定方案实行合围,很有可能唐军还没出发,突厥人就已经收到风声,逃之夭夭了。

李靖决定采用突厥人的拿手好戏:奇袭!以快制快!

由他自己带着中路军率先实行突击。

突厥人的行动一向疾速诡异,必须以快制快!

贞观四年(630年)正月,他火速抽调3000轻骑兵,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了定襄城。

定襄城是东突厥在漠南的王庭所在地,颉利可汗平时就呆在这里。

由于时间是深夜,颉利不知道唐军到底来了多少人。

眼看人马被冲得四分五裂,颉利便认为来的是唐军主力!

在无休止的内斗和灾荒加持下,颉利失去了与唐军抗争的勇气,放弃了抵抗!

《资治通鉴·唐纪九》载:

“春,正月,李靖帅骁骑三千自马邑进屯恶阳岭,夜袭定襄,破之。突厥颉利可汗不意靖猝至,大惊曰:“唐不倾国而来,靖何敢孤军至此!”其从一日数惊,乃徙牙于碛口。靖复遣谍离其心腹,颉利所亲康苏密,以隋萧后及炀帝之孙政道来降。”

就这样,这场突袭战,以唐军压倒性胜利而告终。

05

屋漏偏逢连夜雨。

颉利准备退居漠北,等秋高马肥之时再举兵南下,报这一箭之仇。

可他的运气实在是霉到家了。

李靖事先预判了颉利的预判,在颉利逃往漠北的必经之路——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北郊)埋伏了一支精兵。

颉利又是措手不及,仗着马快才得以逃脱,逃到了铁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久后,颉利的全权使者执失思力,出现在了长安城。

执失思力恳求李世民:东突厥愿意称臣,并请求举国内附,不要再打了,好不好?!

实际上,这是颉利的缓兵之计——唐军撤了,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自己的!

可他低估了李世民。

李世民早就将颉利的盘算看得一清二楚!

但李世民并没有戳穿突厥人的阴谋,而是决定将计就计——

一边派出鸿胪寺卿(主管少数民族事务)唐俭前往铁山,与颉利进行“友好协商”;一边又下令,让李靖带兵去“迎接”颉利。

怎么个接法,李世民没有明说,他相信李靖一定明白。

先是,颉利既败,窜于铁山,馀众尚数万;遣执失思力入见,谢罪,请举国内附,身自入朝。上遣鸿胪卿唐俭等慰抚之,又诏李靖将兵迎颉利。颉利外为卑辞,内实犹豫,欲俟草青马肥,亡入漠北。靖引兵与李世勣会白道,相与谋曰:“颉利虽败,其众犹盛,若走度碛北,保依九姓,道阻且远,追之难及。今诏使至彼,虏必自宽,若选精骑一万,赍二十日粮往袭之,不战可擒矣。”

06

李靖接到诏书,随即点兵10000,每人只携带二十天口粮,直扑突厥铁山大营。

又是一波连夜出动。

由于行进太快,李靖在阴山脚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俘虏了1000多帐突厥人。

李靖裹挟着他们随大军一道行动,是唐军最好的掩护!

就快到颉利的大营了。

而此时,颉利还满心以为自己的缓兵之计已经凑效,在大帐里,宴请唐使团。

为了不过早暴露目标,李靖挑出200名精锐中的精锐,交给名将苏定方,匕首一般直插颉利的心脏。

(苏定方后来为大唐开疆拓土300多万平方公里,却在各种演义里被黑出了翔,老王以后会讲。)

是的,唐俭在李靖那儿,是个用完就能扔的“弃子”!

天公也作美,这时候下起了大雾,夜色+大雾的双重掩护下,苏定方成功到了距离颉利中军大帐只7里的地方,突厥人才反应过来。

唐军难道是会天上而降?他们有多少人?

惊慌失措的突厥人来不及组织有效的反击,甚至都来不及撤退......

此役,李靖再次消灭突厥军万余人,俘虏随军家属十余万人,牲畜数十万头。

同时斩杀隋室宗女、颉利的可敦(正妻)义成公主,俘虏义成公主的儿子阿史那叠罗施。

唯一可惜的是,颉利又跑了。

也是没办法的事,颉利乘千里马先走。

颉利跑了,李靖却不着急。

没错,他还有后手——

早在战前,李靖就让李勣在颉利逃窜的必经之路上,再次设伏。

能看出李靖和缜密的心思和无双的智计。

也有点心疼颉利,无论他怎么旋转跳跃,唐军的大网一直死死照着他。

以其谋告张公谨,公谨曰:“诏书已许其降,使者在彼,奈何击之!”靖曰:“此韩信所以破齐也。唐俭辈何足惜!”遂勒兵夜发,世勣继之,军至阴山,遇突厥千馀帐,俘以随军。颉利见使者,大喜,意自安。靖使武邑苏定方帅二百骑为前锋,乘雾而行,去牙帐七里,虏乃觉之。颉利乘千里马先走,靖军至,虏众遂溃。唐俭脱身得归。靖斩首万馀级,俘男女十馀万,获杂畜数十万,杀隋义成公主,擒其子叠罗施。颉利帅万馀人欲度碛,李世勣军于碛口,颉利至,不得度,其大酋长皆帅众降,世勣虏五万馀口而还。斥地自阴山北至大漠,露布以闻。

07

漠北,碛口——颉利的谢幕之战。

李勣在碛口守株待颉利。

惊魂未定的突厥人,一如既往,又损失了近五万人马......

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颉利又跑了。

可茫茫草原,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南起阴山,北到瀚海,此刻尽归大唐。

南、北、东三面全被唐军包圆了,颉利只能往西跑,投奔一个人。

这个人叫苏尼失,是颉利的亲叔叔,属地靠近灵州(今宁夏灵武县)。

苏尼失的手上,还有突厥最后的野战力量,大概五六万人,是颉利翻本的唯一依赖了。

听说侄子奔自己来了,苏尼失心里直打鼓:颉利是在李世民心里挂了号的!如今东突厥的灭亡已基本成了定局,自己离大唐又太近,如果接纳颉利,不就是叔侄俩抱着一起死吗?

你要死不要紧,别拉上我!

苏尼失派人直接找到颉利,绳子一捆,打包交给了灵州都督、任城王李道宗,顺道自己也投了降。

从此,享国47年,历11代大汗,盛极一时的强大游牧帝国东突厥汗国,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距离上一次,颉利趾高气昂地兵临长安城下,仅仅过去了4年。